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章 关禁闭

第1章 关禁闭

    金钊此时正一个人坐在一间小黑屋里,屋内除了一张硬木板床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采光极差,即使现在是白天,屋里也是黑乎乎,让金钊的心情更加的压抑。Www.00kS.com

    不过也难得有这么清静的环境,让金钊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这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钊清楚的记得两天前,自己还在片场忙着拍戏。不错,金钊是一名演员,金钊自己都记不清曾经演过多少部影视剧里,其中不乏一些风靡全国的神剧,金钊那潇洒的身影,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全国观众的面前,迷倒了成千上万的影迷。但是金钊那自认为还算英俊的脸庞却从来没有出现在荧幕上一秒,不错!哪怕是一秒钟都没有,因为金钊只是一个苦逼的替身演员。

    虽然经过这些年的努力,金钊已经成为了一名非常出色的替身演员,曾经为许多大腕明星当过替身。金钊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影视巨星,让全国的观众不但能够看到自己的背影和身姿,还能看到自己这张还算英俊的脸庞。金钊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也始终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打拼着,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梦想已经永远无法实现了。

    两天前,在片场拍戏的金钊发生了意外。金钊亲身体会了一把从几十米高空自由落体的刺激,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三秒钟,金钊根本来不及咒骂那些可恶的工作人员,便带着一声拉长的惨嚎,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随后便失去了知觉。用两个字描绘就是“啊~~!啪!”,金钊就这样窝囊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个影视巨星之梦,也戛然而止。但是金钊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被吊到几十米高空时,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准确的击中了金钊,接下来意外便发现了,那是金钊脸部朝下,根本没有发现那道白光。

    金钊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是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只是眼前的场景变了,自己的身份也彻底变了,不错自己穿越了,而且是传说中的魂穿。金钊也是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整合了自己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被迫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想到这里金钊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猛然站起身,想要逃离这个令人无限压抑的小黑屋,出去散散心。但是刚打开房门,守在门口的一名士兵就将金钊拦了下来,“对不起,金营长你现在正在关禁闭,不能出去。”

    看着那名士兵带着哀求的眼神,金钊强自压下心中的暴躁,转身走回了房间,那名士兵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了。

    金钊一屁股瘫坐在床上,拿起床头的一包老刀牌香烟,抽出一根点上,猛然吸了一口。“咳咳”金钊被呛的咳嗽了两声,随口抱怨道,“没有过滤嘴的烟,就是呛人!”

    不错就是老刀牌香烟,这种香烟在民国时期可谓风靡一时。而现在的金钊就是穿越到了民国时期,而且幸运的是,金钊现在待得地方便是最繁华的的大上海。

    不过金钊可不认为自己有多幸运,穿越就穿越吧!刚过来,就被关了禁闭,实在是倒霉到家了。

    说到被关禁闭,这完全不怪金钊,只能怪这具身体原来的那个主人,当然那家伙也叫金钊。两天前,这名叫金钊的营长,酒瘾犯了,于是偷偷跑出军营喝酒,结果喝的酩酊大醉,倒霉的是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跌倒在地,脑袋直接撞到了墙角上,结果这位曾经的北伐军战斗英雄,就这么憋屈的魂游天外了,而穿越过来的金钊也趁机占据了这具尸体。

    随后出来寻找金营长的战士,发现了喝的酩酊大醉的金营长,于是将他抬回了军营。战士见其额头有伤,于是找了军医给检查了一下,军医检查之后,发现这位金营长只是磕破点皮,并无大碍,只是由于醉酒昏迷不醒。团长听后,当场发飙,直接派人将金营长扔进了禁闭室,如果不是他昏迷不醒,恐怕还少不了一顿军棍,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金钊已经不是原来的金钊了。

    一根烟抽完,金钊内心的烦躁也减轻了不少。静下心来的金钊开始通过融合的记忆来熟悉自己现在的身份。

    金钊公元1907年出生于直隶省,也就是现在的河北省。父亲是袁世凯手下新军的一名军官,一直到袁世凯死之前,金钊的父亲凭借军功,混到了一个团长职务。但是好景不长,在后来爆发的直皖战争中,由于站错了队伍,直接被干掉了。后来金钊的家世也就开始没落了。

    1925年末,在家乡实在混不下去的金钊,南下广州投靠革命军,并成功考上了黄埔军校,成为了黄埔四期步科的一名学员。

    “我靠!黄埔四期!有没有搞错呀!”金钊忍不住惊呼道。对于这段历史有一定了解的金钊可是知道,这个黄埔四期可是牛人辈出呀!金钊努力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竟然发现有一个叫胡琏的家伙竟然跟自己是一个连的,关系还算不错。对于这位牛人,金钊虽然谈不上了解,但是也是久闻大名呀!只是现在的胡琏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猫着呢。金钊翻遍自己的记忆,发现与自己还算熟悉的,也就只有这个胡琏了。不过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份还是不错的,黄埔毕业,在现在的华夏可是很吃香的,说不定将来能够成就一番非凡事业,但是前提是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

    金钊在黄埔毕业之后,便被分到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师任见习排长。第四军也就是在北伐战争中大名鼎鼎的‘铁军’。在北伐战争中,金钊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擢升为副连长,连长。在后来的军阀混战中,更是表现突出,逐渐被升为副营长,营长。去年夏天,部队改编,金钊晋升中校军衔,进入七十八师担任中校营长。

    “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五团一营中校营长金钊!”金钊缓缓的吐出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十九路军就是当初的第四军第十师扩编而成。

    “十九路军,我现在是在上海!”金钊忍不住惊呼一声。金钊当然知道十九路军的大名,1932年1月28日,日军在上海公然进攻我华夏军队,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奋起抵抗,打得日军四易主帅,一时名扬中外,名垂青史。

    “现在是什么时候?”金钊忍不住叫了一声。脑中有些凌乱的记忆显示,这个金钊出去酗酒好像是1月21日,而金钊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呆在了这个小黑屋里,自己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金钊实在想不起来了,也不可能想起来了,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长时间。至于那个金钊嗝屁之前的事情,金钊只能想起一个大白屁股在自己眼前晃悠,但是现在的金钊可没心情考虑那屁股的主人是谁。

    “今天是几号?”金钊大叫着跑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但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拉的老长的死人脸。

    “你鬼叫什么?”死人脸抬起一脚将金钊踹倒在地。

    金钊当时就怒了,麻辣隔壁的,老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爬起身来就想打那个死人脸。但是当他看清那人的面貌时,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脑中残存的记忆告诉金钊,眼前的这个死人脸就是自己现在的顶头上司,团长丁荣光。似乎原来的金钊很怕这个团长,因为此时的金钊当到丁荣光时,都忍不住一阵心里发毛,畏惧之情溢于言表。

    “哟!长本事了是吧?还想打我是不是呀?来呀!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丁荣光看到金钊竟然还想打自己,瞪着眼珠子大声吼道。

    此时的金钊被丁荣光踹了一跤,立马清醒了。一想到眼前的这位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日后还得跟着他混呢,如果今天把他打了,那以后也不用混了。于是马上堆起一副笑脸,笑呵呵的道,“团长,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打你呀!我是看你军装上有点土,我给你掸掸土。嘿嘿”装孙子的事情,以前的金钊可是没少干,因此业务熟练的很。

    “少来这套!”丁荣光一把打开金钊的手,大步走了进来,“怎么样?关禁闭的日子很舒服吧?”

    “团长,我都快在这里憋死了!你就放我出去吧。小鬼子随时都有可能进攻上海,大战在即,你就行行好放我出去,大不了将来我多杀几个小鬼子,将功补过就是了。”金钊急忙说道。

    丁荣光没好气的瞪了金钊一眼,“看来你小子不傻呀!你还知道大战在即呀!小鬼子在上海闹事,军部刚刚下达了命令,要加强戒备。你倒好,身为营长,竟然偷偷跑出去喝酒,还喝的酩酊大醉,公然违抗军纪,你好大的胆子呀!”

    金钊一脸陪笑道,“团长您消消气,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少他娘的拿这种话来混弄老子,你的保证,老子听了没有一百遍也有八十遍了,可是你哪次改了。”丁荣光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