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风流人物 > 第9章 你认识许文强吗?

第9章 你认识许文强吗?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金钊回到房间换了一身便装,准备出去一趟。www.00Ks.com走到营门之时,两名卫兵先是恭恭敬敬的敬了一个军礼,金钊回了一个军礼后。其中一人笑嘻嘻的说道,“营座,今天这么早就出去呀?”

    金钊当时正想着事情,只是恩了一声也没太在意。走出去很远之后,方才醒悟过来,刚才那个臭小子话里有话呀!再想想刚才那小子笑的是那么的猥琐,金钊马上明白了那两个混蛋肯定以为老子又出去喝花酒呢!吗了个巴子的老子是那样的人吗?金钊忍不住心中骂道。但是想想好像那个死鬼金钊就是这样一个人,那小子以前可没少偷偷溜出去喝花酒,被长官抓住的就有好几次,要不是看在他作战勇敢,屡立战功的份上,恐怕早就被赶出军队了。换句话说这小子如果没有这些喝酒**的习惯,凭借着以前的战功,这小子恐怕也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营长了。

    金钊这次出来自然不是去喝花酒的,而是刚刚听说小鬼子的航空母舰进了黄浦江,出于好奇想来看看这个时期的小鬼子航母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黄浦江畔金钊看到了所谓的日军航空母舰能登吕号,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理解错了。水上飞机母舰只不过是能够携带水上飞机的大型水面舰船,并非自己印象中的航空母舰,最多只能算是早期的航母。

    能登吕号水上飞机母舰原为“八八舰队辅助舰艇计划”中所列的1艘特务舰(给油舰),1920年竣工。此时日本海军唯一的一艘水上飞机母舰若宫日益老朽,遂决定将能登吕号改造为代舰。1924年,能登吕号在佐世保工厂实施水机母舰改装工事,内容与若宫的改造相同(设置飞机起飞甲板,在舰体内部设置机库、零件库、汽油库和航空人员住舱),不过由于该舰体型较大,载机数量可以达到若宫号的2倍,可以搭载八架战机。除搭载水上飞机外,该舰还可继续作为给油舰使用。

    能登吕号水上飞机母舰排水量:14050吨(基准),主尺度:138.88米(全长)/17.68米(宽)/8.08米(吃水)。动力:1台三段膨胀往复式蒸汽机,6座宫原式燃煤锅炉,5850马力。航速:12节。火力:2座单装阿姆斯特朗式120毫米L/40速射炮,2座单装三年式76毫米L/40高炮;舰载机:水上飞机×8,舰员:324人。日僧事件发生后,鉴于上海的局势,日军随即将能登吕号派到了上海。

    金钊装作经过的路人,随便看了几眼,正准备离开,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吵闹。隐隐约约金钊听到有人在喊:“八嘎丫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金钊走过去之后,方才看清,原来是两个日本浪人正在拉扯着一个中国汉子,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时不时的蹦出一句“八嘎丫路!”,看到这两个小鬼子的样子,金钊就忍不住想要上去揍这两人一顿。

    但是还没等金钊走上前去,那被拉扯的中国汉子,突然暴起,一脚将拉扯自己的一个小鬼子踹倒在地,大声喊道,“八嘎你姥姥!”

    另外一名小鬼子显然没有料到那汉子竟然敢还手,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刺啦一声拔出了腰间的挂着的东洋刀,一刀便向那汉子头顶劈去,围观的几个行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那汉子却临危不惧,身子一斜,不退反进,向前斜跨出一步,堪堪躲过了那小鬼子当头一刀,随即抡起拳头照着那小鬼子面门便是一拳,砰的一声,鲜血夹杂着两个白色的东西从小鬼子的嘴里喷了出来。

    麻辣隔壁呀!金钊只感觉胸中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一言不和就想拔刀杀人,这小鬼子未免欺人太甚。这时那先前被踹倒在地的小鬼子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恼羞成怒之下,也拔出了刀,哇哇怪叫着就要砍向那汉子。金钊再不犹豫,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小鬼子拿刀的右手,只能咔嚓一声,随即响起一声非人的惨叫,那小鬼子的胳膊竟然被金钊直接折断了。金钊一脚将那小鬼子扫到在地,随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看到小鬼子挨打,围观的中国人群中传来一阵阵的叫好声。

    就在这时刺耳的警笛声响起,金钊抬头一看,远处正有两个红头阿三快步跑了过来。这时两名小鬼子已经被金钊两人打的如同烂泥一样瘫在地上,金钊对那汉子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撤!”

    那汉子冲着金钊点了点头,随后两人撒腿朝一个小巷跑去。围观的人群见警察来了,也一哄而散。等到那两个阿三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早已没了金钊两人的身影。在围攻中国人的遮挡下,那两个阿三甚至没有看清两人逃跑的方向。

    那汉子显然对于上海的大街小巷非常熟悉,带着金钊七拐八绕的,没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小茶馆。那汉子爽快的说道,“这里应该安全了,进去喝杯茶,我请客!”

    这时金钊也跑累了,对那汉子点了点头,那汉子笑着拉着金钊的手进了茶馆。这茶馆由于并不在什么繁华路段,所以客人很少,多是在这附近讨生活的苦哈哈们。

    那汉子显然经常来这里喝茶,一进门,茶博士便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力哥您来了!哟这是怎么了,又跟人打架了?”茶博士自然是看到了那汉子身上的血迹,所以才有此问。

    那汉子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顺手教训了两个杂种!少废话!赶紧将你们这里最好的茶上来!”

    “好勒!力哥稍等!马上就来!”茶博士应了一声,马上下去上茶了。

    那汉子拉着金钊走到一个靠窗的桌子,两人坐定。那汉子冲着金钊一抱拳,“在下丁力,今天多亏大哥出手相救,还未请教这位大哥尊姓大名?”

    金钊一听说这人竟然叫丁力,先是一愣,随即张口问道,“丁力?那你认识许文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