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风流人物 > 第10章 上海滩阴云密布

第10章 上海滩阴云密布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听到金钊的话后,丁力先是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许文强?不认识。www.00Ks.com”

    金钊小的时候没有少看上海滩这部电视剧,因此一听说眼前这人竟然叫丁力,于是脱口而出便问了一句“你认识许文强吗?”现在才突然想起这丁力,许文强只不过是戏剧人物,而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名字刚好叫丁力而已,想道这里金钊忍不住摇了摇头。

    见金钊摇头,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丁力随即说道,“大哥急着要找这个人,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吗?这样吧,我叫人打听一下这个人,如果有消息了,马上通知大哥。”

    “也没什么急事?只是这个许文强是我以前的一个兄弟,多年前来上海滩打拼,好几年没见了,怪想他的。如果兄弟能够帮我找到这个人,在下感激不尽。”金钊自然不可能告诉他,这个许文强只是戏剧人物,只能随口胡诌了。

    “哎!小事一桩!要说感谢也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今天要不是大哥出手相助的话,没准我现在已经被扔到黄浦江里去了。”丁力笑着说道。

    “丁兄弟说笑了,即使没有我出手,凭借兄弟的身手,那两个小鬼子也奈何不了你。”金钊笑着说道。这话倒不是客气话,刚才看到丁力出手,金钊已经看出来这个丁力是个练家子,而且手底下功夫不弱,那两个小鬼子身手一般,确实不是丁力的对手。

    丁力呵呵笑道,“让大哥见笑了,还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在哪里高就呀?”

    金钊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在下金钊,跟着十九混口饭吃。不知道丁兄弟在哪里高就呀?”金钊所说的十九自然指的是十九路军。

    “我呀就是一个穷哈哈,在码头当苦力,混口饭吃。”丁力随口说道。这时茶博士给两人上了一壶碧螺春,丁力忙招呼金钊喝茶。

    金钊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以丁兄弟的身手,在码头做事实在是屈才了。现在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不知道丁兄弟是否愿意投军为国效力,我可以代为引荐,以丁兄弟之能,如果投军必受重用。”

    丁力笑着摆摆手道,“金大哥的好意兄弟心领了,只是我这人自由自在惯了,受不得约束,如果真的进了军队,免不了给大哥招惹麻烦,我看还是算了吧!”

    金钊摇了摇头无比惋惜的说道,“人各有志,既然丁兄弟不愿意,那我也不好强求,只是可惜了丁兄弟这一身功夫,不能为国效力,实在可惜呀!”

    两人又一边喝茶又闲聊了一阵,期间难免说起日本人。刚才丁力之所以和那两个日本浪人起冲突也是因为丁力在看到黄浦江里的日军军舰之时,一时气愤填膺冲着日本军舰吐了口唾沫,不巧正好被那两个日本浪人看见。一说起日本人,丁力便一阵咬牙切齿,金钊借此有意无意的向丁力透漏了一些战事即将爆发的消息,自是希望劝说丁力投军为国效力,但是再次被丁力婉拒了。金钊自是不好再说些什么,闲聊了一会儿,金钊便以军务繁忙为由,告辞了。

    离开茶馆之后,金钊并没有回军营,而是先去了一趟旅部,想要提醒一下旅长,日军即将对上海发动进攻之事。但是不巧的是旅长翁照垣并没在旅部,而是一大早便陪同军长蔡廷锴赶往了苏州。

    蔡廷锴在苏州召集了十九路军驻苏高级将领沈光汉等人,在花园饭店举行了紧急部署会议。蔡廷锴在会上表明了十九路军抗战的决心,并传达解释了23日发布的密令。于会的驻苏将领也一致表示反对向日军妥协,坚决支持抗日。

    由于形势紧急,开完会议之后,蔡廷锴等人便紧急返回了上海。回到上海之后,蔡廷锴便接到了国大党元老张静江和上海青帮大亨杜月笙等人的邀请到杜家赴宴。

    现在上海局势紧张,张静江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上海来游山玩水。此次张静江是受老蒋之托,也给十九路军的高级将领做思想工作的。老蒋虽然心里也明白,中日之战在所难免,但是现在中国尚未实在统一,实在不是开战的最好时机。现在日本人在上海不断挑衅,老蒋自然害怕因此爆发全面的抗日战争,因此老蒋还是希望上海之事能够和平解决,哪怕是向日本妥协,出卖一些利益,也是在所不惜。老蒋害怕十九路军会因为一时冲动,和日军爆发大规模冲突,那样事情便不好收场了,所以才会派张静江来沪。

    “十九路军素来军纪严明,革命战争有功。上海日军处处挑衅,如果不善于应付,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望蔡将军能够体念中央意旨,最好将部队撤退到后方南翔一带,如果战端一开,损失极大。倘能撤退,我可报告蒋总司令。”张静江缓缓的对蔡廷锴说道。

    听了张静江的话,蔡廷锴随即脸色一变,蔡廷锴自然能猜到张静江应该是受老蒋之托,前来传达老蒋的意旨,得知政府态度后,蔡廷锴自然是气愤填膺,随即冷哼一声说道,“上海是我国领土,十九路军是中**队,有权驻兵上海,与日本帝国毫无关系。万一日军胆敢来犯,我军守土有责,决定迎头痛击。张先生也是中国人,应接纳我的意见,向蒋总司令报告。”

    听了蔡廷锴这番铿锵有力的话,张静江一时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在场的杜月笙等人,只好从中打圆场,说张先生和蔡将军双方都是爱国,只不过是方式不同云云。最终这场宴会不欢而散。

    就在当天,1月24日,日本人再次寻衅起事,日本特务机关派人放火焚烧了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在上海的住宅,诬称是中国人所为。上海形势便的越发紧张,而日军的援军不断赶赴上海,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战争阴云逐渐笼罩上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