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章 小鬼子的哀的美敦书

第11章 小鬼子的哀的美敦书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1932年1月26日,日本驻沪领事村井向中国方面发出了“哀的美敦书”。www.00Ks.com拉丁语最后通牒音译为“哀的美敦书”,意思是谈判破裂前的“最后的话”。一般是一国就某个问题用书面通知对方,限定在一定时间内接受其条件。否则就采取某种强制措施,包括使用武力,断交,封锁,抵制等等。

    日方威胁中国政府,如果在48小时之内(即1月28日下午六时前),中方如不答应日方提出的“道歉”“逞凶”“赔偿”“取缔抗日活动”“解散抗日团体”等五项无理要求,日方将采取自由行动。

    日方所谓的自由行动,毫无疑问自然指的是军事行动。如果中日两国在上海爆发冲突,那么驻守闸北等地的78师156旅翁照垣部将首当其冲,为此旅长翁照垣当即召开了全旅营以上军官开会。

    “日方已经向我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威胁我们答应他们的无礼要求。现在形势已经异常严峻,各营要加强戒备,在政府未作出答复之前,尽量避免和日本人发生冲突,但是如果日本人胆敢进攻我军驻地,给我狠狠的打!”会议一开始翁照垣便气势汹汹的说道。

    “听说政府已经有意向日方妥协,前日南京方面还来人劝说军长,让我们十九路军撤出上海。我等身为军人,守土有责,即使血洒疆场,我等也毫无怨言。但是怕之怕,我们没能死在小鬼子的手里,反而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之下,这会令将士们寒心的。”翁照垣话音刚落一名中校军官便大声说道。

    此话一落,屋内立刻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翁照垣虎目扫了一眼众人,大声说道,“诸位兄弟尽管放心,如果上峰怪罪下来,有我翁照垣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诸位。但是如果小鬼子胆敢进攻我军阵地,你们就给我往死里打,如果谁敢临阵脱逃,我翁照垣认识你,我手里的枪可不认识你。”

    “旅座这话怎么说的,我们十九路军各个都是带把的爷们,临阵脱逃那不是我们十九路军的风格。小鬼子要是敢来,我们定要他有来无回!”翁照垣话音刚落一名营长便站起身来大声嚷嚷道。

    “旅座!如果政府真的妥协答应小鬼子的无礼要求怎么办?”这时又一人站起来大声问道。

    “这个?”翁照垣一时垭口无言,是呀如果政府真的答应了日本的无礼要求,向日方妥协我们该怎么办呢?翁照垣此人也在心中问着自己同样的问题,是抗命反抗,还是服从政府的命令,翁照垣内心也是十分的纠结。

    这时金钊突然站起来说道,“各位放心,就算政府向日方妥协,小鬼子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小鬼子那几十艘军舰和几千海军陆战队可不是来上海滩度假的。就算政府向小鬼子妥协,上海之战也在所难免,因为小鬼子狼子野心,政府的退让是永远无法满足他们贪婪的胃口的,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加紧备战,一旦开战,狠狠的揍他狗娘养的的小日本,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中国人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果然,面对日本方面提出的无理要求和最后通牒,上海市市长吴铁城秉承老蒋“忍辱负重”的指示原则,立即派警察查封了“上海各界抗日救国会”等抗日团体,以打击抗日爱国力量的手法来谋求对日军妥协。同时为了防止第十九路军违令抗日,老蒋又密令参谋总长朱培德和军政部长何应钦,立即派宪兵第六团从南京开赴上海,配置在中日两军战斗部队的中间地带起缓冲作用,以防不测事态发生。

    本来蔡廷锴以局势紧张,开战在即,十九路军守土有责为由,指令翁照垣部拒绝交出闸北一带防务。但是南京的一众大佬纷纷发来电报指示十九路军保持克制,声称现在国家军阀割据内乱不已、军令政令不统一、财政拮据,无力与日本全面开战,所以竭力避免冲突,主张忍让。在得知政府的态度后,蒋蔡等人感到沮丧,但是最终无奈的表示会服从军令撤出上海。蒋光鼐说:“遵照政府命令就是。”

    1月27日下午,参谋总长朱培德、军政部长何应钦调宪兵第6团接替第十九路军在上海闸北地区的防务。该团27日晚8时从南京车站上车,28日正午抵达真如,其先头一个营下午到达上海北站,准备次日(29日)拂晓接替十九路军第78师第156旅第6团在闸北的防务。

    上海市长吴铁城在南京政府和上海各界的要求下,乃于28日13时45分复文村井,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所有无理要求。

    当天下午金钊再次来到旅部,劝说旅长翁照垣加强戒备。“旅座您想想,小鬼子就是一群豺狼,无论我们如何妥协退让,都无法满足小鬼子的胃口,因为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要灭亡我们中国。卑职猜测,最迟明天,也许就在今天晚上,小鬼子就会有所行动。请旅座马上下令预防不测。”金钊唾沫横飞的对翁照垣说道。

    此时翁照垣已经知道政府已经答应了日方的无礼要求,也接到了军部下达的换防命令,翁照垣本来已经开始布置部队进行换防,但是听了金钊的话后,不禁犹豫了起来,虽然对于金钊的话有所怀疑,但是生性谨慎的翁照垣还是接受了金钊的建议,下令部队加强戒备。

    就在此时,也就是28日下午,日本海军巡洋舰“夕张”号率第22、第23、第30驱逐队,共有驱逐舰12艘,运载第2特别海军陆战队460余人抵达上海。同日,日海军省又下令调航空母舰“加贺号”、“凤翔号”,巡洋舰“那珂号”、“由良号”和“阿武隈号”3艘及水雷舰4艘从本土出发开赴上海。

    日本第一外遣舰队司令官兼驻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官盐泽幸一少将,在接到日本领事馆发来的关于中国政府答应接受日方条件的电报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便将电报扔到了垃圾桶,并命令部队,一切按原计划进行。至此战争已经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