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7章 血战广东路

第17章 血战广东路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此时小鬼子正在猛攻广东路口十九路军的阵地,枪声,爆炸声,喊叫声组成了一曲悲壮的交响乐。Www.00kS.com一名十九路军的战士架着手里的捷克式轻机枪,躲在由沙袋堆积成的简易工事后面,对着冲上来的小鬼子就是一通猛射,很快就将弹夹里的三十发子弹打空了。

    “子弹!子弹!”那名战士赤红着双眼大声喊叫着,但是迟迟没见供弹手送上子弹,猛然回头发现供弹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脑袋上赫然多了一个大洞,鲜血混合着脑浆正不断的往外冒着。那名机枪手不由的愣了一下,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一颗炽热的子弹直接击中了他的面门,在他的额头上炸开一个大洞,那名战士满含着愤怒与不甘,缓缓的倒了下去。

    机枪一停,本来被压制的小鬼子瞬间抬头,向十九路军的阵地猛冲了过来,这时最前面的小鬼子已经冲到了阵地前二十多米了。

    “机枪怎么停了!”156旅五团一营二连下士班长潘德章大声喊道。回头却发现机枪手和供弹手都已经牺牲了。潘德章想都没想,本能的冲了过去,从供弹手的手里抠出了一个弹夹,熟练的上到机枪上,对着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小鬼子就是一通猛射,直接将跑在最前面的两名小鬼子打成了筛子。

    “小鬼子我日你十八辈祖宗!”潘德章一边大喊着一边将子弹疯狂的扫向冲上来的小鬼子,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被先后报销了五个小鬼子,但是一个三十发的弹夹也打空了。潘德章快速的将空弹夹换了下来,然后弯腰捡起放在旁边的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夹。就在潘德章捡弹夹之时,一发子弹在潘德章的左臂溅起了一朵血花,潘德章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左臂上已经多两个血洞,子弹直接击穿了潘德章的左臂,鲜血正在不断的往外冒着。

    潘德章强忍着剧痛,上好弹夹,架起机枪继续扫射。这时一名十九路军的战士,拖着被炸烂的双腿,慢慢的爬到了潘德章身边,有气无力的说道,“班长我也帮你上子弹!”说完拿起一个空弹夹,抓起一把子弹,双手颤抖着将一发发子弹压到弹夹里。

    “好样的!回头老子请你喝酒!小鬼子来吧!爷爷请你吃枪子。”潘德章大声喊道。

    虽然十九路军的战士们拼命抵抗,但是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我军的防线就像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眼瞅着小鬼子逐渐逼近,潘德章的心逐渐的沉了下来,但是手里的机枪却没有停下来,始终喷吐着火舌,不断的收割着冲上来的小鬼子的性命。

    “弟兄们!给我狠狠的打!”就在这最危急的时刻,潘德章的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潘德章一听到这个声音,精神为之一阵,再也顾不得自身的安危,抱起来机枪,对着冲上来的小鬼子开始疯狂的扫射。而这时潘德章的身后也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六支冲锋枪喷吐出六条火舌,如同死神之鞭一样,肆意的收割着冲上来的小鬼子的性命,眨眼间的功夫,冲到近处的二十多个小鬼子便被打成了筛子。

    “弟兄们!冲呀!杀鬼子!”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潘德章抱着刚换好弹夹的机枪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一边冲一边向着小鬼子不断的扫射,嘴里大声喊着,“杀鬼子!”

    一百多名十九路军的战士,纷纷跃出战壕,开始反冲锋。本来在刚才的激战中损失惨重的小鬼子,眼看十九路军援军赶到,士气一下降到了谷底,面对十九路军的疯狂反攻,很快败下阵来。

    十九路军的战士们一口气追出去三百米,这时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弟兄们!撤退!”战士们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有序的开始撤退,在撤退途中,战士们还不忘扶起受伤的战友,甚至是背起牺牲战友的尸体。但是如果碰上没有断气的小鬼子,战士们将会毫不犹豫的上去一刀将小鬼子的脑袋砍下来。

    很快战士们便撤回了原来的防线,这时潘德章终于见到了那个熟悉声音的主人,“营座!”潘德章的声音由于激动而有些颤抖,但是却异常的洪亮。

    这个人自然便是带着两个排的战士赶来支援的,十九路军78师156旅五团一营营长金钊。金钊走到潘德章身边,拍了拍潘德章的肩膀笑着说道,“好样的!不亏是老子的兵,没有给老子丢人。更没有给咱一营抹黑,回头老子给你请功。”

    “谢营座!”潘德章大声说道。

    金钊低下头看了一眼潘德章的左臂,此时鲜血已经染红了潘德章的半边身子,兀自有鲜红的血液顺着潘德章的左手不断的滴落,金钊不由心中暗赞,真是个铁打的汉子,伤成这样竟然还能抱着机枪冲锋。“来人,赶紧把潘班长送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

    “营座!我这只是被小鬼子的子弹钻了两个眼儿,并没有伤到骨头,只不过刚才来不及处理,血流的多点儿而已,其实根本没有大碍,随便包扎一下就可以了,用不了去医院,在说了,轻伤不下火线,就我这点伤,您要是把我送到医院去,那我老潘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潘德章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这时早有一名卫生员跑了过来,赶紧给潘德章包扎了起来。金钊拍了拍潘德章的肩膀说道,“好好休息一下,实在不行就说话,别硬撑着,我还指望你小子给老子多杀几个鬼子呢!”

    “是!绝不辜负营座期望!不把小鬼子杀光,我还舍不得死呢!呵呵呵”潘德章傻笑着说道。

    金钊突然觉得那个死鬼金钊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在部队里,上司对其是相当器重的,虽然经常挨骂,那也是上司们恨铁不成钢。而在下属之中,威望也是非常高,一营的战士对于金钊,可以说已经到了满目崇拜的境界,真不知道那个死鬼金钊给他们灌了什么**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