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4章 夜袭天通庵车站

第24章 夜袭天通庵车站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1932年2月29日晚,金钊率部,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迂回到了天通庵车站的外围。wWw.00ks.cOm此时车站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车站内时而传出一阵日军的欢笑声。

    金钊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车站内的小鬼子戒备并不森严,看来白天的胜利,小鬼子认为胜利在握,难免有些大意了。

    金钊抬起右手向前一挥,几个黑影便脱离了队伍,悄悄的向着车站方向摸了过去。而此时伍赔,伍全,王安,王宁还有宋德洪五人,已经分别找到了合适的位置,瞄准了车站内小鬼子的岗哨和机枪手,一旦我军行踪暴露,他们将毫不犹豫的将这些对我军有重大威胁的目标击毙,以保证我军进攻的顺利。

    宋德洪本来是六团的一名士兵,枪法很准,在虬江路一连击毙了十几个敌人。敌军退去后,他兴冲冲赶上去缴枪,不料遭一敌伤兵袭击。他忍着伤痛,将该敌击毙,还拉回来好几枝步枪,在军中传为美谈。金钊知道之后,用了两挺缴获的歪把子机枪,将宋德洪换到了自己的麾下,并将他编进了狙击小组。

    金钊看着黑暗中的那几个黑影悄悄的接近日军的岗哨,不禁悄悄的握紧了拳头。虽然天色很黑看不清那些人的相貌,但是金钊还是很轻易的便能分辨出其中一个魁梧的身影,这个人便是丁力。丁力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蹑手蹑脚摸到一个小鬼子的身后,然后一把捂住那小鬼子的嘴一把拉进了黑暗中,噗呲一刀便将那小鬼子解决了。鲜血溅了丁力一脸,丁力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爽快。

    很快小鬼子的几个外围岗哨就被摸掉了,金钊手一挥,带着手下便悄悄的向着车站靠近了过去。很快金钊等人便悄悄的摸到了车站附近,金钊缓缓的抬起手,做了一个准备进攻的手势。

    “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打碎了夜晚的宁静。五个小鬼子瞬间被狙击小组击毙。于此同时几名战士猛然站起,飞快的将手里的手榴弹甩进了小鬼子用沙包垒砌的工事里面,“轰轰”几声巨响,几名小鬼子直接被炸的飞了出来。

    金钊举起手中的盒子炮大声喊道,“弟兄们随我冲,杀鬼子!”“吼!”早已经憋足了劲儿的战士们,大吼一声,纷纷一跃而起,向着车站内的小鬼子冲了过去,枪声,爆炸声,喊杀声顿时响成一片,激烈的大战顷刻间在天通庵车站上演。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不断的涌出十九路军英勇的身影,吼叫着向着车站内的小鬼子杀了过去。

    面对着十九路军的突袭,小鬼子一下被打蒙了,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的阻击,十九路军的战士们便疯狂的冲进了车站,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十九路军英勇的身影,小鬼子惊惧之下,在士气上首先弱了一筹。

    金钊手持盒子炮一边冲锋一边对着小鬼子射击,但是金钊的枪法确实不敢令人恭维,十发子弹竟然有五发落空,而另外五发还有,最终打趴下了三个小鬼子,但是至于打死几个,那就只有鬼知道了。如此凄惨的战绩,让金钊一阵无语,话说那位猪脚不是有不死神光,无敌神光,等等众多光环笼罩,怎么轮到自己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上战场便挂彩了,虽然只是擦破点皮儿,但是毕竟是见血了呀。金钊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实在不想在丢人了,于是收起盒子炮,一把抽出背后的大刀,冲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小鬼子便扑了过去。金钊几步助跑,然后猛然跃起,照着那小鬼子的脑袋便是一刀。那小鬼子见金钊冲了过了,气势上首先弱了一筹,忍不住退后了两步,但是还是本能的举起了手中的步枪希望能够挡住金钊这致命一击,但是希望是美好的,结果却是凄惨的。只听咔嚓一声,小鬼子的步枪连同脑袋一块被劈成了两半,脑浆混合着鲜血溅了金钊一身,虽然想起了非常的恶心,但是此时的金钊已经杀红了眼了,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转头又朝着另外一个小鬼子扑了过去。

    枪声一响,丁力便舞着一把厉斧冲进了小鬼子人群,左突右撞,如同虎入狼群一般,顷刻间便将五六个小鬼子毙于斧下。跟随丁力一起来的那一百多名斧头帮帮众,也一个个举着斧头,大刀冲进了天通庵车站,和小鬼子杀成一团。

    “杀呀!”金钊大喊一声,一刀将面前的一个小鬼子的脑袋直接砍了下来,斗的头颅直接飞出了好几米外,一腔热血喷出半米多高,溅了金钊满头满脸都是。此时的金钊双眼赤红,浑身浴血,如同地狱里逃出的恶鬼一般,凶狠的扑向了小鬼子。本来挺着刺刀冲过来的两个小鬼子,看到金钊这副模样,终于忍不住胆怯了,不由自主的转身便跑。金钊又岂能放过他们,举着鬼头大刀便冲了上去。

    激战只持续了二十分钟,面对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的中国勇士,小鬼子终于溃败了。金钊率兵成功收复了天通庵车站,于此同时上海北站也在十九路军的突然袭击下,被我军成功收复。

    金钊将沾满鲜血的鬼头大刀插在地上,对着围过来的几个连长说道,“立刻通知团座,就说我们一营已经成功收复天通庵车站,小鬼子已经全线溃败,卑职正率部追歼日寇,扩大战果。”

    “是!”郑富贵对着金钊敬了一击军礼,随即转身离开了。

    金钊随即看着李龙和张金山道,“一连和机枪连留下守卫天通庵车站,二连三连还有特务排随我追击日寇。”

    “是!”众人轰然领命。

    “金大哥那我们呢?”丁力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鲜血问道。

    金钊看了一眼全身浴血的丁力,哈哈大笑道,“好样的兄弟!咱哥俩儿今天便并肩作战,一鼓作气,将小鬼子赶出上海!弟兄们!杀鬼子!杀呀!”

    “杀呀!杀鬼子!”勇士们挥舞着手中的的各式武器,呐喊着向着小鬼子溃败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