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风流人物 > 第26章 第一次谈判开始

第26章 第一次谈判开始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翁照垣忍不住白了一眼金钊,“就你小子本事,你怎么不说直接带着兵杀到东京去呀?”

    金钊挠着头嘿嘿笑道,“嘿嘿,我这不是不会游泳嘛。www.00ks.com”

    翁照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日本领事已经请求英美两国领事已经出面调停,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在29日夜20时停止战斗的协定。军座已经命令师座负责和日方进行谈判。”

    金钊皱着眉头说道,“小鬼子狼子野心,这次战斗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看这多半是小鬼子的缓兵之计罢了!”

    听了金钊的话后翁照垣忍不住眼睛一亮,翁照垣突然有一种错觉,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金钊已经不是原来的金钊了。以前的金钊作战勇猛,就是一个猛张飞类型的人物,虽然打仗喜欢耍些小聪明,但是也仅仅局限在小聪明上。而现在的金钊对现在的形势可谓洞若观火,从战前金钊就断定,无论我们如何退让小鬼子都会发动进攻,上海之战已经不可避免。而现在金钊当听到小鬼子要谈判之时,更是想都没想就断定这是小鬼子的缓兵之计,仅凭这份见识已非原来只有些小聪明的金钊可比了。但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又确确实实是金钊无疑,这让翁照垣不由得一阵恍惚,也许是这两天和小鬼子交战,太紧张了吧才会产生这种感觉,翁照垣心中暗道。

    “旅座!”金钊被翁照垣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小子有长进呀!学会动脑子了!不错,小鬼子很有可能是缓兵之计,他们的援军恐怕已经在路上了。但是,一来我们也需要调整部署,军座已经命令我们78师全部投入战斗,驻镇江以东之第60师进驻南翔、真如一线,并将第61师调沪。二来嘛!国家积弱呀!唉!”说到这里翁照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接着说道,“如果我们不接受调停,难免落人口实,在国际上陷入孤立,如果这样的话,上海之事更难善罢。说白了就是现在国家太弱,我们打不起呀!”说着翁照垣拍了拍金钊的肩膀,又勉励了金钊几句,随即带着警卫人员离开了。

    金钊看着这位铁血将军,一代抗日名将,落寞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暗暗发誓,既然老子来到了这个世界,就绝对不会再让那段屈辱的历史重演,总有一天,我会让这群东洋畜生知道知道我中国人的厉害,我要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1月30日,老蒋发表《告全国将士电》,他说,沪战发生后,“我十九路军将士既起而为忠勇之自卫,我全军革命将士处此国亡种灭、患迫燃眉之时,皆应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为革命尽责任,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心,以与此破坏和平、蔑视信义之暴日相周旋。”要求全国将士“淬厉奋发,敌忾同仇……枕戈待命,以救危亡”,并表示他本人“愿与诸将士誓同生死,尽我天职”。此电发布后,影响甚大,“人心士气,为之大振”。同日,南京国府发布《迁都洛阳宣言》,表示绝不屈服,并自该日起将政府部门迁往洛阳,但军委会和外交部留驻南京,同时命令前方军队由军政部长何应钦和参谋总长朱培德共同指挥。

    金钊拿着上级下发的老蒋的《告全国将士电》,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熟知老蒋为人的金钊自然不会相信老蒋的鬼话,在金钊看来这无非便是老蒋为了稳定军心的作秀而已。他如果真有如此决心,就不会最终和小鬼子妥协,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现在的老蒋已经被日本的强大,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和日本全面开战。就算是到了后来全面抗战爆发之后,经过所谓的黄金十年发展的南京国府也不敢和日本人开战,卢沟桥事变之后,任然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能够和平解决,但是结果小鬼子根本就不买账,又在上海发动了八一三事变,这时老蒋才如梦方醒,知道小鬼子这次是来真的。于是调集军队拼命抵抗,结果一败再败,导致半壁国土沦丧日寇之手。

    “现在还是实力太弱呀!”金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现在金钊只是一个小小的营长,手下不过几百人,虽然有系统这个金手指,但是任然实力太弱,很难对整个战局产生决定性的影响。金钊知道,历史上的淞沪抗战,小鬼子最终增兵到了十万,而我军却只有一个十九路军和一个第五军不过五六万人而已,而且装备落后,如何抵挡武装到了牙齿的十万日军。想到这里金钊忍不住一阵头疼,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1月30日,虽在停战,但敌我双方仍不时互相射击,枪声此起彼落。从这天起,前线将士接受民众慰劳。许多人热情前来,说了许多赞美和勉励的话。有人在报纸上倡议为前方将士缝制棉衣。一时捐布料棉花的纷至沓来。不仅贫家女子赶来作义工,富裕人家的小姐和少奶奶们也积极上阵。一时珠光宝气,鬓影衣香,欢声笑语,形成战时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夜间,被夷为平地的闸北一片漆黑。但不远处的租界仍然灯火灿烂,歌舞升平,有天堂地狱之别。日寇利用租界掩护,向我军进攻。租界当局无力阻止日军的行动。我军严守租界中立的行动虽然博得外国人的赞许,但使自己在作战上陷入被动。

    同日,双方军事代表在英国领事馆进行谈判。负责此次谈判的中方代表为十九路军第78师师长区寿年。区寿年,字介眉,广东罗定人。蔡廷锴的外甥。军人出身的区寿年,本来极力反对对日妥协,一二八事变前夕,军政部长何应钦亲自来到上海,要19路军立即后撤到新阵地布防,但被蔡廷锴婉拒。蔡廷锴试探区寿年口风说:“中央决定对日和谈退让,如果不听话就要换防,怎么办?”区寿年愤慨地表示:“如果真的要撤退,宁可不再做军人,回家种红薯好了!”蔡廷锴自然知道此次谈判不过是小鬼子的缓兵之计罢了,所以才会派出这位**派和小鬼子进行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