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风流人物 > 第57章 谢晋元

第57章 谢晋元

    1932年2月16日,在淞沪抗战第19天后,张治中奔赴战场。www.00ks.net在出发前的15日深夜,他起身开窗户、面向故乡写下一封遗书:“正是国家民族存亡之秋,治中身为军人,理应身赴疆场荷戈奋战,保卫我神圣领土,但求马革裹尸,不愿忍辱偷生,如不幸牺牲,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前赴后继,坚持战斗,抗击强权,卫我国土……”

    2月17日一早,金钊早早的起来观看新兵训练。经过这几天的招募,**团已经扩充到了五百多人,但是大多数都是新招募的新兵,只有不到二百人是金钊通过系统召唤的精兵。上海形势危急,大战一触即发,金钊自然要加紧训练这些新兵蛋子,金钊自然不会傻傻的认为,经过几天的加强训练就能让这些新兵蛋子都能成为精兵,但是这起码能够增加他们在战场上的存活几率,金钊可不希望这些热血青年们都沦为战场上的炮灰。

    “孟博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呀!”金钊正看得入神,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金钊忍不住眉头一皱,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我日!孟博是金钊的字。但是在军中,很少有人称呼金钊的字,下属自然都是称呼金钊为金营长,现在应该称金团长了。至于上司例如翁照垣等人,大多直呼金钊的大名,虽然在民国时期,直呼其名有些不尊重,但是毕竟不像古代那样严重。再加上金钊这个人从来就不本分,总是惹麻烦,上司见了他都头疼,自然不会对金钊客气,因此一般都是直呼其名。一想起这倒霉的字,金钊就忍不住心里大骂,孟博?老子晨勃倒是真的,偶尔还会梦遗。这个金钊感觉无比悲催的字,是他的老爹找人帮他起点,金钊的老爹也是大老粗一个,自然也不会认识一些大学问家。当年老金中年得子,兴奋异常,找到了自己认识的一个老秀才,给金钊取了这么个名字,顺便连字都取好了。按照惯例男子二十岁行冠礼之后才会取字,当然也有像金钊他老爹这样提前就取好的。虽然没等到金钊长到二十岁,老金就挂掉了,但是那个死鬼金钊还是按照老金的意思,用了老爹给取的孟博这个悲催的字。

    金钊听到有人称呼自己孟博兄,知道这是外边有人来找自己了。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身着少校军装的汉子正笑着向自己走了过来,金钊仔细看了良久,才从记忆深处挖出眼前之人的资料,于是笑着迎了上去,“中民兄!这是吹的什么风,竟然把老兄你给吹来了。”

    金钊一把抓住来人的手,随后就是一个熊抱,呵呵笑道,“中民兄,黄埔一别,我们都有五年没见了吧!今日难得一见,你我兄弟不醉不归,对了,中民兄你不是在武汉任职吗?怎么跑到上海来了?”

    来人笑着说道,“我来上海自然是为了公务,那咱们就先把公务办了,再续私情。”说着那人刷的一声,对着金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报告长官,第十九路军**团少校参谋长谢晋元前来报道,请指示。”

    不错眼前这人,正是谢晋元。现在的谢晋元还是个小小的少校参谋,名声不显。但是在八一三淞沪会战之时,谢晋元却一战成名,名扬海内外。

    1937年在淞沪会战中,“八·一三”抗战爆发后,日军屡受重挫,不断增调援兵。10月26日,日军突破大场防线,企图切断闸北、江湾中**队的后路,形势十分危急。谢晋元受命率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官兵411人向南推移,留守闸北,掩护大部队撤退。谢晋元带领部队穿过敌人猛烈的炮火,于27日晨2时进驻苏州河北的四行仓库。曾奉命率部死守上海四行仓库,坚守4天4夜,击退日军6次进攻,被当时的报纸媒体与楚汉相争时田横的五百义士作比较,被称作是“八百壮士”,而谢晋元的英名也被人民广为传颂。不久,以《歌八百壮士》为题的歌曲也创作出来:“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飘荡!飘荡!飘荡!飘荡!八百壮士一条心,十万强敌不敢当。我们的行动伟烈!我们的气节豪壮!同胞们!起来!同胞们!起来!快快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谢团长率领八百壮士孤军血战四行仓库的事迹,随同着这首《歌八百壮士》,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激励着无数的华夏儿女为国奋战,坚决抗击日寇。

    然而谢团长和八百壮士的结局难免令人唏嘘。谢团长坚守四行仓库四昼夜后,奉命撤入上海租界。被租界英军借口解除了武装,安置在胶州公园边一个临时营房中。谢晋元一直想归队,但上海租界沦为孤岛,无路可走。当时,孤军营成为照耀上海全市的一座灯塔,每天前往访问的人不断。谢晋元治军极严,每天升旗、上操、学习,生活井井有条,大家都等待有朝一日重返战场。不幸事件发生在1941年4月24日凌晨,当时有四名不肖士兵同外界相勾结,被汪伪政府所收买,沦为汉奸。利用早操时间,身带匕首、铁镐向谢头部、胸部猛击,谢流血倒地,不久即逝世,年仅37岁。这件事震动了全国。第二天在孤军营举行棺殓仪式,前往吊唁的有6万多人。同年12月,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美军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随后日军进入租界,企图将孤军营编为伪军,遭到坚决拒绝,慑于民心所向,日军未敢屠杀孤军,将他们分散各地充当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