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8章 植田谦吉的哀的美敦书

第58章 植田谦吉的哀的美敦书

    谢晋元,字中民,广东蕉岭县人。Www.00kS.net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官。谢晋元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1926年10月毕业,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任排长,参加北伐战争。在济南讨伐孙传芳战斗负伤,愈后先后任武汉要塞参谋,河南省保安处营长。

    金钊也是黄埔四期,和谢晋元是同学,虽然金钊是步科,但是两人在学校时认识,关系虽然不能算多铁,但是也算不错。看到谢晋元的表现,金钊先是一愣,随即赶紧还了一礼。金钊再次握住谢晋元的手问道,“之前听说中民兄在武汉要塞任职,怎么突然被调到上海来了?”

    谢晋元笑着说道,“我早已经不在武汉任职了,被调到河南任保安处营长。一二八事变爆发之后,委员长命令刘长官(刘峙)派兵支援上海,兄弟主动请缨赴沪参战,得到批准。到了上海之后,我先去了十九路军司令部报道,蔡长官听说我也是黄埔毕业,和孟博兄相识,非常高兴,于是就任命我为**团参谋长,这不我就到孟博兄这里报道来了,日后我就要在孟博兄麾下混饭吃了,还说呢!你小子厉害呀!短短几年就挂上上校军衔了,小弟是望尘莫及呀!”

    金钊忙笑着说道,“运气,运气呀!小弟也就是全凭运气。如果中民兄能够**领兵的话,凭中民兄之大才,到时候就该小弟望尘莫及了。哎!对了,既然是这样,中民兄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吧?”

    谢晋元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了,跟我一块来的还有八百名士兵,这可都是刘长官精挑细选出来的百战老兵呀!蔡长官已经下令,将这八百将士全部补充新建的**团。”

    “太好了!有了这八百精兵,老子一定让小鬼子知道知道我们**团的厉害!”金钊兴奋的说道。刚才还在为兵力之事发愁的金钊,一听说谢晋元带来了八百老兵,立刻兴奋了起来,有了这八百人,金钊这个团长也能名副其实了。

    谢晋元摇了摇头道,“虽然人是有了,但是这八百人可都是徒手兵呀!”

    金钊早就知道这次支援的都是徒手兵,因此听了谢晋元的话后,并没有感到惊讶,笑着说道,“至于武器装备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现在赶紧迎接我们**团的战士们进军营。”

    说着金钊拉着谢晋元带着李龙等人,将军营外等候的八百名将士迎进了军营。随后金钊命令炊事班摆下接风宴,为谢晋元和同来的八百将士接风洗尘。

    当天晚上,金钊召集**团所有连以上军官开会。现在**团加上招募的新兵,已经有一千三百多人了,虽然一个团不满编,但是也能搭起架子了。

    原一营的一些老人知道,升官的机会来了,一个个摩拳擦掌,经过一翻讨论,最终决定,**团暂时编为三个步兵营。另外团部直属一个机枪连,一个特务连,一个警卫排,一个炮排。

    第一营,营长李龙,下设三个连,共计350人(不满编)。第二营营长黄辉,下设三个连,共计350人(不满编)。第三营,即新兵营,主要是新招募的新兵。营长谭绍平,总计约300人。机枪连连长张金山,机枪连总兵力120人,特务连连长许文强,全连总计150人。张桂标任警卫排排长,包刚为炮排排长,两排各约五十人,总计一百余人。

    还好谢晋元带来的这八百人中军官极少,除了谢晋元这位少校营长之外,下面只有三个上尉连长。现在的**团主要靠河南来的这八百人作为战斗力,金钊自然不会亏待这些人,谢晋元就不用说了,直接成为了团参谋长,而那三个连长也被金钊任命为了三个营的副营长,三人寸功未立,便官升一级,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再说日本方面,植田谦吉上任之后,并没有急于发动大规模的总攻,因为毕竟植田刚到上海,需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因此虽然这几天小规模的战斗不断,但是总体来讲双方处于僵持阶段。

    植田谦吉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一改前两任的狂妄态度,决定来个先礼后兵。2月18日,植田谦吉向蔡廷锴提出要迫使十九路军撤退和禁止排日运动的“哀的美敦书”:

    本职基于欲以和平友好之手段达成任务,热烈希望,兹对贵军通告各条件:

    一.贵军应即从速终止战斗行为,于2月20日下午7时以将现据之第一线撤退完毕。第一线撤退区域如下,在黄浦江西岸地区,从连接租界西端曹家渡镇、周家桥镇及蒲淞镇以北撤退;在黄浦江东岸地区,从连接烂泥渡及张家楼镇线以北撤退,各撤退至距离各租界边界线20公里地区(包括狮子林炮台)以外。同时,撤除在以上地区内的炮台等其他军事设施,并不得再设置。

    二.日军于贵军开始撤退之后不行射击轰炸及追击动作,但用飞机之侦察,不在此限……。

    三.贵军第一线撤退完毕之后,日军为确实实行起见,派遣有护卫之调查员于撤退地域。该调查员带日本国旗,以资识别。

    四.贵军对于该撤退地域外,上海附近之日本侨民生命财产应完全保护之。此项保证如不完全,日方当采取适当手段。

    五.关于上海附近(包含各撤退区域)外国人之保护,容另行商议。

    六.关于禁止排日运动,1月28日吴市长(吴铁城)对于村井总领事之约诺应严重实行,关于此项,当令由帝国外务官宪对贵国上海行政长官有所交涉。

    如此以上各项不能实行时,日军将对贵军不得已采取自由行动。其结果所生之一切责任,应由贵军负责。

    蔡廷锴接到植田谦吉这个荒谬绝伦的“哀的美敦书”后,即送蒋光鼐,决定召集高级长官会议。大家看到这份文件之后都十分气愤,指挥部立刻下令前线各部队集结炮火向日军阵地猛轰,作为对植田谦吉的答复。

    该通牒的要求已经超过南京囯府所能容忍的限度。囯府外交部乃表示:“中国在沪驻军,为保卫中国土地计,迫不得已,亦惟有从事自卫,奋斗到底而已。”同时老蒋同意中央驻蚌埠的4队飞机、留江西的2队飞机,全数连同广东方面支援上海的飞机飞沪参战。但是当时中国空军力量实在有限,整个一二八事变期间中央空军飞机25架参战,广东空军飞机15架参战,且都是些各国淘汰的老旧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