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风流人物 > 第59章 植田的战略

第59章 植田的战略

    二月十九日,虽然还在哀的美敦书的答复期间,但敌人的军事活动并未停止。Www.00kS.net敌机从早到晚都在天空示威和侦察。黄浦江口有敌舰七艘,也不断向我吴淞阵地炮击。同时张华浜附近的敌炮也不时轰156旅第四团第三营阵地。我官兵死伤五名,第四团的中校副团长高强斌被敌炮弹片击伤。

    蒋总指挥顾念翁照垣苦守吴淞,派一参谋前来看望,并建议,如果吴淞不能固守,不如撤守刘行一带,与闸北联系。翁照垣说:“吴淞是日寇最头痛的地方,如果我们轻易放弃,无异替敌人解除痛苦。其次如果撤离吴淞,则国际影响太大。再则刘行与吴淞相距甚近,敌炮只须变换角度,即可照样射击,其空军更不成问题。本旅决定死守,请总指挥安心好了!”该参谋回去报告后,蒋对僚属说:“翁旅长有这种精神,吴淞决保无虞!”

    “八嘎丫路!这群不知好歹的支那猪!”日军司令部内植田谦吉大声骂道。

    “司令官阁下,看来支那人是不会接受我们的最后通牒了,不知道司令官阁下打算如何教训这些不知好歹的支那猪?”野村吉三郎阴阳怪气的说道。

    植田谦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到了墙上挂着的巨幅地图面前,对着野村吉三郎和第24混成旅团旅团长下元熊弥招了招手道,“野村君,下元君。你们看,支那人的主力沿吴淞,庙行,闸北一线布防。我决定采取中央突破,两翼卷击的战法。下元君,你的第24混成旅团,从北线向支那守军翁照垣部发动猛攻,寻机歼灭翁旅,突破支那人的防线。”

    “哈衣!”下元熊弥恭敬的低头应道。

    植田谦吉满意的点点头随即转头对野村吉三郎道,“野村君,你们的海军陆战队负责进攻闸北支那军队之防线,并寻机突破支那人的防线,攻占闸北,拜托野村君了!”

    “哈衣!”野村恭敬的应道。

    植田谦吉接着说道,“本人将率领第九师团主力,全力进攻江湾、庙行结合部,只要突破支那人的阵地。这样北面便可于下元君合围吴淞,南面也可与野村君合围闸北。明日上午七时,全军对支那军队发动总攻,愿诸君协力为帝国开疆扩土。”

    “哈衣!”现场所有军官齐声说道。

    2月20日晨,日军倾海陆空军全部战力,向我龙华、闸北、江湾、吴淞和炮台湾之线,开始总攻击。我守军奋勇抵抗,冲锋肉搏,阵地多次失而复得。

    金钊看着墙上挂着的巨幅地图一阵发呆,金钊在努力回忆着,前世关于一二八淞沪抗战的经过,但是一些具体细节实在想不起来了,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好好学习历史的,金钊忍不住心中暗道。

    “从早晨开始枪炮声就没有停过,看来小鬼子是发动全线总攻了。可是为什么旅座还不让我们上前线杀鬼子,闲了这些日子,老子的都快闲出毛病来了。哥,你就再打个电话向旅座求求情。”李龙站在金钊身后,可怜巴巴的说道。金钊的**团虽然是军部直属,但是暂时仍归翁照垣旅指挥。

    “求情?求什么情呀?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媳妇儿被人拐跑了一样。”金钊没好气的白了李龙一眼说道,金钊的话立刻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李龙嘿嘿笑道,“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倒现在还是光棍一个呢,那里来的媳妇儿。”

    “你小子好歹现在也是个少校营长了,遇到事情能不能镇静点!”金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作为一名指挥官,沉着冷静,是必备的军事素养。”

    “哥,我就不信,你就一点也不急?”李龙悻悻的说道。

    “着急有个屁用,旅座说了,我们**团是全旅最后的预备队了,不到了关键时刻是不会派我们上战场的。我现在倒是盼望着旅座永远不让我们上战场,因为一旦轮到了我们,那就是说明我前线部队快要顶不住了。所以现在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在我眼前瞎转,看着心烦。“金钊没好气的说道。本来金钊就在为前线战事烦心,现在这帮小子有来求着自己向旅座请战,金钊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看到金钊一脸不耐烦的别情,熟悉金钊的李龙知道,这是自家这位老大要发火的前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李龙,最怕的就是自家的这位老大,因此那里还敢多待,随口说了句,“我去下面看看。“便转身离开了团部,溜之大吉了。其他的几个营连长见状,也纷纷跟金钊和谢晋元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见众人都识趣的离开了,金钊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些,走到桌子前面,端起茶缸喝了一口茶,“这次小鬼子是来者不善呀!”

    旁边的谢晋元点点头道,“听听这炮声就知道了,小鬼子这次肯定是要发动全线总攻了。第九师团是日军的精锐师团,装备较精良,战斗力仅次于第二师团和第六师团。在战争中经常打恶仗、硬仗。与第十八师团,在陆军内部被认为是双璧。就算这次我们能够守住防线,恐怕损失也不会小,这仗难打呀!”

    日军第九师团,又名金泽师团,编组地:金泽。是旧日本帝国陆军的一个甲种师团,甲午战争后1898年新增的6个师团之一。从部队建立以来,从日俄战争开始到二次大战,这支部队一直在第一线作战。是日军在二战爆发前17个常备师团之一,装备较精良,战斗力相当强悍,同时第九师团也是后世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之一。

    “此战直接关系到我华夏之存亡,就算再难打,也得打!”金钊坚定的说道。

    “孟博兄所言甚是,我等身为军人守土有责,能够为国战死,马革裹尸,是我等最大的荣幸!”谢晋元一脸严肃的说道。

    金钊忍不住一阵腹诽,哥们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悲壮好不好,为国而战,自然是则无旁贷,但是老子还没活够呢!再则说老子如果死在小鬼子手里,岂不是将穿越一族的脸面都丢光了吗,那日后老子还怎么混呀!既然穿越了,那就的有雄图大志,醒掌天下权,现在还不敢想,但是醉卧美人膝,可是老子这辈子最大的追求了!所以老子现在可不想死,要死也得等到将小鬼子杀光了以后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