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514章,转移

514章,转移

    像楚河等人脚下的雷行鸟,就属于纯实力派,飞行平稳不说速度还不慢,不管周边发生什么,似乎都与他五官,沉稳的让楚河等人都感觉不到是飞在天上一样,每隔半个小时的时间,雷行鸟才会缓慢的由斜上至斜下挥动那巨大的翅膀一次,每次挥动过程在分钟左右。

    在这个间隙,楚河等人偶尔能够感觉到从这雷行鸟的体内传来一阵阵微微的咕噜噜噜的密集声音,似是鼾声一样,不过也是时断时续,最长时间也不过十来分钟。

    观察了多半天,太阳有了落山的迹象,这反倒让楚河几人有些不适应了,毕竟在地球上,他们有多久都已经没见到过日落日升了,而在遗忘之海中,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那反倒让他们习惯了,就算是不睡觉也不会感到困倦,但是现在一看到日落,众人不禁一阵唏嘘。

    “今天我们就先休息吧,明天天亮,我们就开始寻找织天鸟,万一他智力着急一点,撑不住休息一下,我们就完了。”

    楚河多少还是有些焦急的,根据之前遗忘之海的事,楚河是越发的怕试炼出些什么差池,如果最后没能成功完成鲛人的试炼,那困在那遗忘之海的海底之中,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这里不也是一样吗,天空之上众人显得依然那么渺小,地面上到处都是猛兽,要是真被困在这里,岂不是要和这群鸟一样飞着过日子。

    众人附和,随后几人开始在雷行鸟的后背上收拾出一片供几人休息的场所,天狗也给几人加固了一下结界之后,暂时回到了空间之中。

    夜幕降临,楚河三人躺在了结界之中,外面风声呼啸,但是结界内却是有些暖和,三人舒舒服服的半眯着眼睛闲聊,这惬意的感觉即使在地球上的时候都是少有的。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羡慕我活的这么累吗?”

    楚河撇了一眼两人,苦笑着说着。

    “我知道做一个首领肯定很累,但是我们经历的是和你不同的累,甚至比你还要累,但却没有你这身荣耀,还有三个美若天仙的妻子,各个聪明绝顶能征惯战,更别说你就要做爸爸了……”

    辛格摇了摇头,自嘲一笑,说完指了指自己继续道:“你再看我,今年已经岁了,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唉……”

    一旁的希森笑了笑道:“那是因为你只信爱情那一套,现在的这种环境,哪有时间给你去谈什么爱情啊,莎娜一直对你很有好感,是你自己不争气而已。”

    辛格瞥了他一眼。

    “你这种整天在女人堆里打滚的小帅哥就不要在这里乱出主意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过得多么空虚,得到一具**又能怎么样呢?指挥官,你评评理,我追求爱情难道错了吗?”

    “我觉得不错啊,追求爱情也好,在女人堆里打滚也罢,即使你们过的再差,至少你们还有选择的权利,而很多人,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不是么。”

    楚河轻描淡写的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也不禁浮现出了白桃几人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听完楚河的话,辛格两人都沉默了,相比起印国那些只能被选择,而且是被随意选择的女性来说,爱情那不是和天方夜谭一样吗,虽然希森也很风流,但是他只和愿意和他发生关系的女孩们风流,没有强迫过他们。

    “你觉得,莎娜喜欢什么花?……”

    半晌,辛格向希森小声的问道,希森翻了个白眼,没再理他。

    夜越来越深了,单调而狂躁的风声让结界内显得反而更加宁静和舒适,鸟儿们也都出奇的一致的没有了叫声,只有偶尔落在大鸟身上休息的鸟儿们被“处决”,但他们的叫声也很快淹没在狂风中,根本传不出多远。

    虽然一直闭着眼,但是几人偶尔也出声闲聊着,但是每个人都根本毫无睡意,可能是和这赛道之中的那种防困倦抗疲劳的神秘作用有关,总之只需要闭着眼呆一会便能回神。

    半夜时分,刚从一波朦朦胧胧的修养中精神再次反弹回来的楚河,感觉眼皮上有些许微光,睁开了眼,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漫天的繁星,都不似地球上末日前的星空,比那还要明亮十倍,星星也要繁多十倍。

    “辛格,希森。”

    楚河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轻喊了两声,如此美景可是绝不能错过的,谁知道辛格希森两人正半靠在身后的羽毛上,看着楚河笑了笑,好像再说你才醒啊。

    美丽的夜空几人根本就看不腻,也不知道是否是离着天空较近的缘故所以才看的格外清晰和明亮,还是这神话世界中的大青天的夜空本就是如此,但无论如何,楚河都决定,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想办法再回来,遗忘之海的珊瑚海也好,大青天的夜空也罢,都是人世间没有的啊。

    不过在这大青天却有一个让众人诧异的事情,那就是这天空上居然没有月亮。

    正所谓山川日月江河湖海组成了这个世界,少一个都觉得这世界好像是不完整的,这让楚河等人多少感觉有一些遗憾,但随即却又释然了,若有月亮,恐怕就会影响这完美的星空了吧。

    难忘的一夜,在楚河几人惬意的休息中度过了,翌日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

    事实上,楚河几人都不知道这世界到底哪里是东南西北,这世界没人定义这东西,穿天鸟也不过是沿着日升日落这条线来飞,谁又规定这就一定是东西呢,为何不能是南生北落,或者是西升东落……

    大青天上的日出,比之地球上的日出还要梦幻,可能是没有遮挡,而且楚河等人就在天上,偶有些云雾遮挡间,太阳变成了一个红彤彤的大盘子。

    此时天狗已经出了空间,检查了一下结界,鸟海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后,往前看去,鸟海依然是看不到头,楚河让天狗稍稍撤去了一半结界,风力顿时大了起来,狂风灌耳,众人要先适应一下,接下来就是要到别的鸟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