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醉花楼2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醉花楼2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时空迷失者》更多支持!)“那不得了四锭金子就四锭金子,这都讲好了怎么打起来了?”苏方听到这基本搞清楚怎么回事了,虽然这四锭金子有点当冲头的味道,但能把林双梅的小妹换回来还是很值的。

    “我的大哥呀真那么顺利就好了,当时冯家洛身上那带那么多金子只好赶回来拿金锭同时安慰林双梅,我当时多了个心眼叫司飞跟他一起去,同时林双梅情绪也不稳定吵着也要一起去所以我就带着她在外面接应。没想到当冯家洛赶回醉花楼的时候那**子收了金子后说是去后院叫人,结果这一去就没了影了冯家洛等不急了直接冲到后院找到了那个**结果那婆娘竟然翻脸不认帐,说压根没卖什么姑娘也没收他们的钱还倒打一扒说他们乱闯私宅叫了群打手要将他们赶出去同时威胁他们要报官抓他们,冯家洛那受过这种戏弄直接开打了。”

    苏方听到这紧皱眉头这事他心里已经清楚了,冯家洛这家伙年轻社会经验不足加上面像老实又是南方人口音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这**子估计看他象个外来的商人没什么硬的后台看到个女的就肯花大价钱要赎身一看就是个雏,加上她在当地有后台很自然的就想起黑吃黑了,反正冯家洛当时一急也没立字据什么的空口无凭还真有点说不清。

    接下来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反正这**子这加回是算看走眼了,冯家洛和司飞虽然看上去一副愣小子的样子但正如前面说的他们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身手加上给冥改造过的身体揍那几个醉花楼养的打手还不跟玩一样的,一开始二个打五个几下就给将对方给干翻在地,那**子一看形势不对眨眼就溜了,冯家洛他们受了这等羞辱岂能愿意赶着屁股就追到这二楼,那想这二楼看似是个花厢其实一侧回廊是那**子专门放打手的地上,冯家洛一冲上去哗啦啦就围上十多个豢养的痞子接下来的情况就是苏方刚才看到了,十多个痞子被冯家洛他们一通胖揍干翻在地,这时任谁都看出来今天这事是不会有个善终的了。

    就在苏方和张召忠紧急商讨的时候突然街角一阵骚动,一些兵丁挥舞着棍棒和鞭子如同饿狼一般连踢带打将档道的人群驱散开,之后一队衣着面色明显好于普通兵丁的军士簇拥着几个骑着马的军官和一顶轿子停在了门口,苏方在这时代也算呆的久了,不用一边的林双梅提醒他就看这肯定是那家大人物带着亲兵来了。

    这队人马刚在门口停下苏方就听到一阵杀鸡抹脖似的哭声,只见躲在一楼的帷帐后头一女的见这些人到来立马披头散发从醉花楼里冲了出来,边跑边嚎那一脸的鼻涕眼泪混着脸上那些粉再加上那些扯烂的衣服整个人象鬼一样忽闪忽闪的扑倒轿子前面的一位华服公子样的人面前用手指着楼上哭哭啼啼的诉说着什么,

    “妈的,冯家洛这个娄子捅大了!”苏方一看这架式就知道后面的正主来了,这场面冯家洛不一定应付的来,这时候也顾不上隐秘身份了一把抓过张召忠和任冲底声交代了些什么,一边的艾未南从任冲手中接过一包东西向杯里一揣紧跟着苏方冲了上去。

    此时几个外围正在驱赶人群的兵丁见从街角走出二人拨开人群就要向里进,此人一见嘴里骂骂咧咧的挥动手中的棍子要将这二个不开眼的刁民赶开,但只见为首一人看也不看抻手一推,顿时这家伙只感觉头重脚轻就象被十几辆无证无牌黑摩的撞上了一般倒飞出去砸在一侧地上晕死过去。而此时苏方见前面这些亲兵已经在**带领下冲上楼去马上对艾未南连使眼色让他不要和这些小兵丁过多纠缠,甩开兵丁后二人冲到楼梯口此时楼梯上几个走在后面的亲兵突然感到身后有异响,要说这些亲兵倒底要比一般的小兵要精干许多,猛的一个侧身横手带刀瞬间出鞘的战刀在身后划出一片刀光,要说这一招在这狭窄的楼梯口相当实用身后之敌一般躲无可躲要么格挡要么后退,可今天在他身后可不是一般之人,只见艾未南身势不减空手切入刀光之中一掌拍中刀背击飞长刀同时欺身向前一个勾手抓住此人右腕。

    “好快!”那名亲兵心中大骇想以变招已然来不及,只感觉右手腕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整个人突然好似失去重量一般飘了起来接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顷刻间本以狭窄的楼梯口乱成一团,艾未南在这狭窄的楼梯上猛打猛冲眨眼之间已经将档在面前的4个亲兵给放倒,然后猛的一踩台阶整个人借势向www.31xs.net上一窜抓住二楼楼板一个翻身双脚已经稳稳站在二楼地板之上,此刻正好与带着亲兵向上冲的**打了个正面。

    “抓住那**!”这里艾未南身后猛的传来一声怒吼正是在气头上冯家洛的声音。

    可怜那**子之前见势不妙闪的比谁都快冯家洛几次想逮她都让他溜了,这回本想扯着虎皮亲自带着少主子家亲兵上来摆摆威风没想这半道又杀出个更猛的,此时她身后走道全被亲兵档的死死的退无可退顶在前面一把就被艾未南死死楸住接着向地上狠狠一摔顿时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动弹不得。

    这时跟在后面的苏方也一脚踩在一个倒霉的亲兵脸上借势用力一个翻身上到二楼,他因为穿着件长衫有点不方便所以不象艾未南打的那么豪放,一上楼只见艾未南抓住那个**子马上把手一挥楸住脖子向后一拉丢到冯家洛身边,同时抓过一张桌子就向楼下那些亲兵砸去边上的艾未南也飞起几脚将倒在地上的凳子踢了下去,一时间楼上的家具什么的如同下雨一般砸了下去楼下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此时一肚了火的冯家洛将最后几个打手踹下楼后,一把抓住倒在地上的那个**子的头发上手左右开弓几个大耳刮子,那通清脆的耳光声具当时在楼下负责接应的张召忠事后回忆隔着半条街都听的清清楚楚。可怜那**子刚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这几耳刮子下去一个脑袋差点给扇飞了,一脸的粉彩和着鼻涕眼泪外加鼻血配着肿胀的双颊活象一掉进烂泥里的猪头一般。

    “那女人那!”冯家洛出了气再楸住**子领子问道。可怜的那**子这时已经被打的神志不清了,口吐白沫梗了二下脖子,啪嗒一下翻着白眼晕死过去了。

    “靠,我说老冯你这下手也太重了,这下好了问谁去?”边上的司飞吧唧了下嘴一脸无奈的说道。

    “装死?老子让你装死!”冯家洛全当没听见一边的司飞的话,从腰间拿出个电击器按着开关就向那**子裤裆上捅去。

    “那人女的,没用。。。。。。。。。”司飞刚想提醒一下。

    “咿。。。。。呀!!!!!”只见那**子身上闪过一道道兰色的电光,伴随着袅袅腾起的青烟那原本已经晕死过去的**子整个人仿佛被人用一根绳子猛地拽了一下似的噌的一下弹了起来,突然爆发出一阵与身体完全不服的尖叫,只见她梳理服帖的头发此时根根峭立,盘在头发上的秀钗早已不知去向,整个人的肌肉在电击下痉挛抽搐在一起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形状。

    “老**!你TMD的还跑不跑了!”冯家洛再次楸住她的头发吼道。

    那**子连打带电明显被整的不轻,一边抽动着双手一边费力的张嘴说道:

    “别。。。。别。。打。。。。”

    “人那!!”冯家洛才不管他楸着脖子再次吼道。

    “在。。。。。在。。。。。。”**子此时也努力的抬起手向院子的后面指了指。

    前面的艾未南一听马上带着司飞向后院跑去,刚跑到楼梯口突然对讲机中传来张召忠的惊叫声:

    “小心!别下来!”

    与此同时只听楼下传来几声闷响艾未南心中狂跳一把拉住司飞双脚用力生生止住身形整个人猛的向后翻去,几乎与此同时数支长箭擦着他们的头皮飞了过去死死钉在身后的楼板上,深末寸许箭尾犹自颤动不已。同时伴着几只箭簇一群兵丁一阵发喊顶着藤制盾牌冲了上来,艾未南给身边的司飞使了个眼色,司飞心领神会仗着身高体壮一把抓过一张八仙桌,这可不是一般的桌子这张可是放在包厢****大宴席时使用的,整个桌子用上等硬木制成敦厚结实平时可是要三、四个人才能搬的动,只见司飞眼都不眨一下抓住台面向着楼梯口就砸了过去将后面刚回过神的那个**子差点再吓晕过去。

    磨盘大的一个圆台面毫无悬念的将一帮兵丁连人带家伙全给拍了下去,下面那帮家伙当着外面那么多看热闹人的面二次进攻受搓伤了那么多人不说面子上也丢大了,这回也是动了真怒只听那个带头的家伙一通臭骂一帮兵丁在几个明显精干的汉子带领下再次冲了上来。这次明显组织的很好,一帮人分兵几路一路在楼梯口虚晃一枪另一路人搭梯子从二楼花廊冲了上去,就在这帮人庆幸一切顺利冲入二楼的时候印入他们眼帘的除了满地狼藉外一个人影也没有。原来苏方他们今天明显没想跟他们墨迹,司飞丢下八仙桌后冯家洛仗着比较熟悉这个花楼的地型带着众人架着那个**子冲到二楼北面一脚将墙板给踹出个大洞。明代北方普通楼房大部分是木制构架辅以砖石故宅内院南北狭长以取阳光,墙体较厚可以保温御寒,可能是由于木构架开间过小,不利于布置室内火炕所以那一块墙板是一块厚木板外面附以包泥,虽说相对较薄但也相当结实结果冯家洛他们几脚就将这块墙板给踹飞,下面就是醉花楼的后院,这个高度根本难不倒他们一帮人很快就跳了下去领向后院冲去。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数息之间就已冲到,根据那**子的供述林双梅的妹妹就被她转移关在此地,苏方此刻已经开始考虑救出人后整个先遣队的安排,今天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城里是不能再呆了,接下来怎么办?怎么办?!好不容易打下的局面难道就这样全废了!今天这事还是太冲动、太不成熟。但此时已经不是后悔的时候,冲在前面的艾未南已经一脚把房门给踹开了,几个人随后冲民进去,可是迎接他们的却也是一间空如也的房间。

    “MD你个**敢骗我!”(我的小说《时空迷失者》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