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正文 第三十一回搏命护送之我既是天

正文 第三十一回搏命护送之我既是天

    ()    天俊和熊执事二人相互对视,看着对方眼中不断浓烈的战意,天俊即便已经近乎虚脱,但是他也不知怎么又出现了这么一股力量,支撑着他跟熊执事战斗。

    而熊执事一直很郁闷,一个武皇的等级对手,竟然可以逼他到这种程度,自己战斗了这么多场,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对手。而天俊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他就能将一切看似很难成为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跟方天战斗的时候,跟任何一个高手过招的时候,天俊所表现出来的奇迹效应都是那么的惊人。

    天俊看着熊执事,摇晃的身子猛地前倾一下,而身影腾地一下消失在原地。在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从熊执事左边攻击了过来,而熊执事站在原地左手一抬,便挡住了天俊的一拳。而天俊随势踢出一脚,而熊执事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天俊只是踢中了残影。

    而天俊刚一落地,脚下便冒出一只手来,直接就将天俊拉进了地中。而在二人交手的十米外,天俊首先被抛出,而熊执事紧随其后,而天俊的身子随着抛起的力量升空,而熊执事也追了上来,但是天俊背对着天空,面对着追击自己的熊执事,双手结印,山海印!

    而看到了天俊结印,而熊执事双拳齐发,而巨大的拳影迎击在天俊的山海印上,双招相抵,而爆炸起来升起浓烟,而熊执事冲出浓烟,快速的移动出现在了天俊的身边,天俊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还没来得及反映,就被熊执事一拳打中腹部,而天俊痛吟一声,而吐出了酸水,而熊执事又用一肘打中了天俊的后脑,天俊的身子犹如一道光一般直接坠进了地面之中。

    而坠地的天俊还惊起了埃尘,而熊执事在天空中看着下方的天俊得意的一笑,而忽然一道黑影飞了上来,熊执事急忙防御,天俊单手托着一个直径三米的火球,升到了熊执事的上空,并看着熊执事将手中的火球丢向他。

    而熊执事双臂交错挡住了自己的身体,而被火球打中,还被火球打落向地面。

    就在二人交手的时候,不远处就是感受到宿敌而擅自行动的唐耀和陆九幽,以及流云汉军和柯。这四人之间的战斗也纷纷展开。而且在护送的路上,陆克带着人,和康蛰一起追击齐文云。而齐文云的队伍是开着飞行器的,而这些人的移动速度也不慢,很快就追了上来。看着追上来的杀手,云示意齐元河、凌冲留下阻敌。二人头示意后就跳下了飞行器,攻击追击的众人。

    先锋的两个青发男子来不及防御,也可以他们相对齐元河和凌冲的大力攻击,根本不能以简单的防御就可以挡下来。而二人没有抵抗住凌冲二人的攻击,身子倒飞了出去。由于这二人是先锋,他们的停止乃至倒退都是影响后续部队的。看着前面的二人被打退,后面的人闪开了两条道路闪过了他们,不是他们不去救援,而是他们知道这样的攻击只会使他们受伤,而不会死亡,自己调整一下就可以了。果然,这两个青发男子后飞没多远,只是脱离了队伍由最前成了最后,二人几个后空翻卸去后退的退势,而双脚蹬地后划了没多远就停止了后退,但是二人一阵咳嗽了吐血。

    而陆克没有在意自己的手下,而是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个身穿血红铠甲的人。天威军在战斗的时候,就会召唤出来铠甲,因为铠甲内的一些xìng能和属xìng就是为了他们而制造的,所以对他们战斗有利。陆克看着二人,知道这两个人是拦截自己的,而没有废话,直接道:“中亮!远期!你们两个给我拦截他们!”

    而凌冲不由笑着道:“你们以为我们两个是好对付的吗?以为就你的两个手下就能跟我们抗衡吗?”而中亮不由道:“子不要狂妄!看招!”而中亮猛地冲了出去,中亮是这些青发男子中,实力还是领先的人,但是他冲上去的快,退回来的也快。

    毕竟凌冲目前已经是凌家第一大队弟子的首席了,他的实力可是不可视的,经过天俊的药物疗养,加上凌家对凌冲进行了一个培训,凌冲又掌握了一些凌家的绝技,所以实力大大的提升了不少。

    看着冲上来的青发男子,凌冲根本没有重视,身子一晃冲上去,飞踢一脚,翻海踢!凌冲的一脚脚力之猛,中亮看着攻击企图一拳抵抗,而一拳打中了凌冲的脚心后,就知道了其中的厉害,只听一声清脆的骨折声,中亮的手臂断掉了。而中亮没有喊出声来。而凌冲踢出一脚后,并没有停止攻击,一脚踢退了中亮而落地的凌冲,身子蹬地而再度冲上去,“天崩三叠手!”

    只见凌冲轻轻挥出了右掌,而右掌伴随着三道幻影,看着这一掌对着自己的胸口就过来了,他急忙左手横挡在胸前,但是还是徒劳的,在凌冲的一掌拍在交错的左臂上时,右掌上的三道幻影叠加在了凌冲的右手上,而犹如在原本的攻击上,又拍出了三掌。中亮根本没有想到,而只觉着三股波涛般的力量撞击中了自己,左臂也被打断,同时掌力侵入到了自己的胸前,中亮觉着自己的胸口都快裂了,而哇的吐一口血倒飞了出去,甩在身后十米外的地上,身子一震颤抖后就咽气了。

    看着自己的人还没有跟人家过几招就没命了,不止是手下惊讶,陆克都惊呆了。凌冲笑着道:“|就这样的人,你们也佩视为jīng锐的话,那么你们这些杀手的实力也不怎样嘛。”而陆克身边的宋科威不由沉声道:“黄口儿找死!”身子如风般冲上去,而感觉一股强烈的气势涌向自己,凌冲丝毫没有后退,而是双脚站稳,双掌连环抗拒这股力量。

    “抗天三十六式之三十六手!”

    而二人眨眼间就连环对抗了三十三击,而结果是,双方在对出最后一掌后,都后退了十几步,而凌冲只觉着体内气血翻滚,而铠甲导入自己体内一股又一股柔和的力量,而为他稳定了翻滚的气血。而宋科威后退了十几步一阵咳嗽,口中还有血沫飞出,而反观凌冲只不过是脸sè通红,看似是气血翻滚,但是没有太大的表现。而纵观双方的话,看起来是凌冲在这一场没有吃亏。

    陆克不由惊讶的看着凌冲,而康蛰看着远去的护送队伍,不由道:“所有人一起动手,我就不信这些人能强悍到什么地方,我也要看看他能拦下我们多少人!”而凌冲还没有话,就听着齐元河笑着道:“拦下你们多少人我们不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能更大时间的拦截你们这就可以了。”康蛰知道,这是实话,要是在这么耽误下去,齐文云就要到家了,康蛰不由道:“宋科威!老六!你们两个给我拦下他们,其他人给我冲过去!”

    元河笑着道:“怎么?没有耐心了吗?那么你们就试试看看你们能冲过去多少。”康蛰大怒道:“休得猖狂!陆克!叫人!把许可和我们的后援全部叫过来,我们不能再耽搁了!”陆克看着康蛰生气的模样,他还没有见过康蛰如此的愤怒呢。而凌冲换过起来笑着道:“好啊,尽管叫你们的人来吧,来多少我们收多少!”而就在这时,陆克的通讯器响起,陆克抬起手腕接通,是许可打来的,他们原本作为根据地的山洞遭到了敌人的攻击,齐家的高手众多,将后援部队都打散了。

    齐家毕竟是一个大家族,即便是南征北战,家族内还是有一些高手的,底蕴厚嘛。原来老夫人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些后援部队,是家族的隐秘的高手告诉老夫人,这些后援部队的人数以及方位的,所以老夫人敢把所剩不多的高手派出去。听到这个消息的陆克不由惊慌失措,但是马上就受到了几条信息,是后援部队的一些高手发来的,他们还是平安无事的,陆克接到这些信息后,康蛰不由道:“有这么几个人足够了,先让他们去进行拦截,我们晚去一会也行。”

    而不用陆克吩咐,他们中的三个高手,胡彦、周克、常沙已经拦截在了护送队伍返回的路上,云作为这些人中实力强横的,他看着车队前面的三个人就知道他们是拦截人员,在车队还没有靠近的时候,他就命令齐叶、齐海芒、冷寒梅出手拦截。

    原本准备出手拦截的三名高手,没有想到齐家的护送队伍内的人会提前攻击,三个人遭到了海芒三人的攻击后急忙起身闪躲。而正好为护送队伍让开了道路,使得队伍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了拦截。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陆克大怒,率先发动了攻击,他身后的五十多名青发男子纷纷出招,而康蛰带着余下两个铠甲解题的高手,平凉、孙刚二人企图冲过阻拦。而齐元河的实力原本在竞赛的时候就是数一数二的,一招千风影,身体的残影就是铺天盖地,看着数以百计的齐元河的残影,陆克根本没有迟疑直接就是发动了攻击,而凌冲知道,这些人就交给元河了,而他就要拦截康蛰这三人。

    但是宋科威不由大怒上前,“五岳群山之泰山无影!”宋科威的泰山无影拳打出,着实让凌冲感到了头痛。他急忙挥掌,“抗天三十三式之百二式!”双方掌拳相对,而宋科威成功的拦下了凌冲,而使得康蛰带着三人突围而去。而青发男子们在元河的千风影下,有二十几个被拦下,要不是老六出手,恐怕元河拦截的人会更过。

    而陆克看着身后的二十几人,又看着身后的战斗,不由道:“就这么两个人,就拖住了我们不少的人马,他们的实力真的不可视啊。”而康蛰不由道:“好了不要感慨了,在不追他们就跑远了!”而这时,元河一招四荒裂拳,便击杀了八名青发男子。陆克不由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而完之后,就跟着康蛰远去,而留下的宋科威、老六和十几名青发男子,跟凌冲二人分别站立。凌冲不由道:“看起来你们还是有些实力的,但是我们还是完成了我们的拦截任务,拦下你们,队伍就少一些麻烦。”

    老六看着二人,不由心中感慨万分,他们的实力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在这么两个后辈的面前,竟然寸步难行。他不由道:“我很想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实力是怎么锻造出来的?”而凌冲笑着道:“我们的实力其实不强,但是遇到了连我们都不如的对手,所以我们的实力才显的那么高超而已。”

    宋科威不由大声喝道:“黄口儿也敢大放厥词!”而元河笑着道:“既然我们是黄口儿,为什么你们老杂碎没有打败我们呢?”

    宋科威气的刚要大声什么,而元河厉声道:“挺好了老匹夫!我们不是什么黄口儿,我们是天威军!天之威严,不是你们这些杂碎所能抗衡的!我们军座告诉过我们过我们每一个人,我既是天!你们这些杂碎跟天斗,下场只有一个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