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异界无敌系统 > 第3288章 正是哥要找的人!

第3288章 正是哥要找的人!

眼前这座“空楼”,让辰申不禁皱起了眉:“我去,人呢?”

“拍卖会结束至今,也不过三个多月。”

“怎么到哥回来时,手握‘天霜碎片’的四大界域高手全都离开暗域了?你们要不要这么默契啊!”

约莫小半个月前,辰申在丛云界接连干掉了妖神界混氏一族的三位公子,用的都是那张参加义信拍卖会时的面孔。

而今,他专程以本来面目视人,一则是想避免打草惊蛇,被一同参加过拍卖会的四大界域中人认出。

二来,却是因为他自认已将神魂感知力所能捕捉到的一切通讯手段、统统堵截,但也不敢保证那位妖神主宰绝对没有调查出他这位真凶容貌的手段。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辰申曾参加义信拍卖会时出现过的那张脸,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用了。

“叉叉你个圈圈的,亏得哥还想着莫要打草惊蛇,处处小心翼翼。”

“却不曾想时隔几个月再回来时,值得哥惦记的那几个家伙,居然全都没了影儿!”

“是巧合吗?还是……”

正当辰申微皱着眉思忖之际,他那时时刻刻铺张开来、早已将整个暗域每个角落都笼罩在内了的神魂感知力,忽然捕捉到了一段令他很感兴趣的对话——

“真是没想到啊,这屹立于暗域十数万载的第一大拍卖行,竟然说破败就破败了?”

“若非亲眼所见,我是打死也不敢信的。”

“可不是么?这好歹也是一位顶尖大神的禁脔之地啊,居然、居然也会落得这般下场。”

“你们说,那把万宝大神给做掉的家伙,会是谁?总不至于是五大界域中人吧?”

“可是除了他们,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般实力!要知道,人万宝大神可不是一般人物,这些年来,觊觎他义信拍卖行生意、大动干戈的顶尖高手可不少。”

“结果呢?掰着指头算一算,光是同为大神境的强者,死在他手里的,就不下十人了啊!”

几个聚在酒馆顶楼豪华包厢,酣享美酒佳肴的公子哥儿,彼此间正以神魂传音沟通。

这些个公子哥儿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自认为以神魂传音的手段、便可保绝不会泄露的“话题”,却已被远在千里之外的辰申截听了个清清楚楚——

“唔……我倒是听说,那万宝大神没被人干掉,而是在捞走一大票‘黑货’之后,直接逃之夭夭了。”

“他这一走,群龙无首的义信拍卖行自然远非昔日可比。”

“偏偏这时候,那些被万宝大神黑掉了卖品的宾客找不着罪魁祸首,盛怒之下、自然就将怒火统统宣泄到了拍卖行上。”

“一番冲突后,义信自然也就破败了!”

“嘿,你哪来的消息?可不可靠啊?”

“我信麻子脸,你们别忘了,这小子可有个号称是‘暗域包打听’的二舅爷啊!偏偏他那位二舅爷最是宠他了,比对自己的亲孙子还亲呢!”

“哈,那倒是,我见过他二舅爷,乖乖,他俩长的那叫一个像啊,你说脸上的麻子长得地方一样就算了,关键是……这俩脸上麻子连特么长的颗数都一模一样,啧啧啧!”

“难怪有人说二麻子的生父其实是他二舅爷爷呢,哈哈哈哈哈!”

那被称作二麻子的青年立马起身,一甩拂袖:“滚你妈的蛋,老子走了。”

“哎哎哎别啊,都兄弟嘛,开个玩笑咋还急眼了?”

“就是就是,坐坐坐,我们哥几个都自罚三杯,给你赔个不是还不行么?”

“是啊,不过等酒喝完喽,你可得给咱多抖露一点儿你知道的消息啊,哥几个也好在其他的伙伴面前装装逼不是!”

……

罚酒进了肚,那二麻子也早已消了火气,便开始一脸神秘又得瑟的给他们讲起了传说中的“真相”来。

还别说,这二麻子说的很多,还真跟辰申亲自经历过的事一模一样!

辰申越听越是心惊,因为二麻子居然连“当时从拍卖会场消失不见了的人,不光是万宝大神,还有一位白衣少年”这话都讲了出来!

那过程描述的详细而准确,就好像二麻子他二舅爷当时也在场一样!

一番话说完,二麻子的狐朋狗友们可谓是大饱耳福,纷纷惊叹之余,更连连向二麻子敬酒。

众人却是不知,千里之外,还有一位陌生人的心头之惊,却要比二麻子的那些个狐朋狗友们更胜!

“好家伙,那位号称是‘包打听’的二舅爷,不正是哥要找的人吗?”

……

待到深夜时分,二麻子一帮人醉醺醺的走出酒楼,身上还挂着几分姑娘的胭脂气儿,一个二个玩的是红光满面,满足的酒嗝连连。

“嗝~~兄弟们,明儿个咱上哪儿玩去啊?”

“不知道啊,这暗域的内芯区我是才来没多久,要说还是人二麻子熟,让他带门儿准没错!”

“对对对,唉,唉?二麻子人呢?”

【零零看书00ks】

“嘿奇怪了,怎么咱仨转个头说个话的功夫,他、他人就没了?”

这三位纨绔大眼瞪小眼之际,口中嚷嚷着的二麻子本人,实则早已被辰申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掳了去。

没办法,不论是玄修境界还是神魂境界,这几位少爷都差了辰申太远太远,所以即便是被对方从眼皮子底下掠了人去,也都毫无察觉……

不多时,暗域内芯区,某一处废墟。

在杀伐抢掠、犹如喝水吃饭般寻常的暗域,因人打斗时摧毁了的古楼墙槐,一时间又不得再建的“废墟”,随处可见。

而此刻,辰申就将二麻子掳到这片乱石层叠的废墟底部,祭出玄罡屏障,一双眼睛透过面具的两个窟窿,冷冷的盯着对方。

这二麻子吓的冷汗直冒,早先在酒楼灌下的肚子里头那些醉酒气劲儿,如今早已随着冷汗迅速排除体外,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只见他哆嗦着两片儿肥肠嘴道:“你你你、你这家伙是谁?把我弄到这地方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