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无理

无理

“就算我要找也要找像……”

曼陀罗突然欲言又止的看了对方一眼便没有再说下去。

本来想说要嫁人也要嫁给像秦烈这样的人,不过突然发现自己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直白的说出来,随后便转过头看向别处,不过整个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秦烈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她话里面的意思,不由得的摸了摸鼻子,本来想化解一下之前压抑的气氛,没想到对方的一句欲言又止的话,顿时让空气中都飘着尴尬的气息。

“像我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奢望这些东西。”

曼陀罗平复了一下心情有些低落的说道。

也许是长期在恶人谷中见到的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恶霸,早就没有了那些小女孩憧憬的那些美好了,何况自己的身边换做旁人,不远远的躲开那已经是很好了。

恶人谷的名声是在太差了,只要跟这三个字沾上边那就是同等于,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秦烈一样接纳他们。

“只要你们决心痛改前非,那么就不会晚,我保证以后整个北蛮族都是知道曼陀罗是谁。”

秦烈看着对方有些痛苦的眼神不由得安慰道。

毕竟有选择的话,没有人愿意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女儿身,若不是迫不得已又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呢。

曼陀罗眼中闪烁着泪光感激的看着对方点点头,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话语,但是却在此刻温暖了她最柔弱的心房。

“站住!”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突然被一声大喝打断了,只见不远处一队人马眨眼睛便到了队伍的面前,喊话的真正是为首的男子,看样子并不像是部落的士兵。

秦烈看着对方的装束倒是有些眼熟,猛然的想起来这好像跟之前遇到的胡亮是一伙人,不过看对方的架势似乎是奔着抢劫粮食来的。

“大哥,你看对方车上装的好像都是粮食。”

只见一个手下对着身旁的一个胖子低声的说道。

听完手下的话田肥也是眼神贪婪的看着车上的粮食,顿时双眼露出一阵阵的精光,若是能将这些东西弄回去,那肯定会是大功一件啊。

“马上把他们围起来。”

秦烈众人此时已经停住了脚步,强盗瞬间便赶到他们面前,随后便把这些人团团的围住,看样子是势必要拿走这些粮食。

“你们是什么人?”

曼陀罗此时脸色也是挂满了冷艳的神情质问道。

看着眼前的人并不是像是部落的人,而且二话不说就把他们围起来,简直跟抢劫没什么区别。

“我们是山寨的人,识相的乖乖的把车上的粮食交出来,否则你们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田肥一脸得意的看着对方大声的回答道。

眼下他们人数众人足足又一百多人,而对方只不过区区几十人而已,说话底气自然也足了很多,况且还亮出山寨的名号,对方如果不傻肯定不会跟他们作对。

“就凭你们也想打劫我们恶……”

一个手下刚要说恶人谷,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随后便硬生生的把后面的两个字憋了回去。

“你们是胡亮的手下?”

秦烈在一旁邹了邹眉头轻声的问道。

虽然心里多半想到会是那些人,但是并不确定眼前的人是胡亮的手下,只是眼前这个人说话却是有些嚣张,让他心里有些反感。

“胡亮?我们才不是他的手下。”

田肥一脸不屑的模样回答道。

不远处的秦烈看着对方的神情便能猜出一点,这家伙的老大绝对跟胡亮不对付,不然不会露出这样一幅不屑的样子。

“我跟你们胡亮三当家的有些交情,还请阁下不要为难我们,这些粮食是给村民的。”

秦烈耐着性子的解释道。

虽然内心十分讨厌这个人,但是他对胡亮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况且以后还要借助这些人的势力来共同抵抗部落。

“哈哈哈,你少拿胡亮吓唬我们,今天就是谷峰来在这里,你们的粮食也必要留下。”

田肥一脸嚣张的样子大声说道。

稍一停顿继续说道:“还有那个小妞,一会我们也要带走。”

此时田肥的眼神色眯眯的盯着不远处的曼陀罗,早在之前的谈话间便注意到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在队伍中。

这个时候曼陀罗的脸上也露出一个一丝厌恶的表情,这要是在恶人谷中,这样的货色早就被她弄死了,只不过现在并不好直接动手,只能暂时先忍让一下。

何况看秦烈的样子似乎认识这些人,若是贸然的出手教训对方,难免以后会有什么误会。

“我若是不按你的意思办,你想怎么样?”

秦烈眉目间闪过一丝怒气的问道。

之前的话已经说的很客气了,若是不是看在胡亮的面子上,他早就要教训对方了,不过看样子人家并不领情,反而是嚣张至极。

“哈哈哈,那我们还不是想怎么样怎么样。”

田肥狂笑着大声回答道。

突然感觉对方的问题好幼稚,难道他们还能良心发现的放过这些人不成,简直是白日做梦嘛。

就连在周围的手下也是发出一阵阵哄笑起来,仿佛觉得对方一定是被吓傻了。

而此时曼陀罗却是发现秦烈的脸色是愈加的难看,似乎一直在压制着内心的愤怒,若是这帮人在肆无忌惮的叫嚣下去,估计一会又要血流成河了。

“我看这家伙八成的是傻掉了。”

“可不是吗,太天真了。”

“我们想把这小妞怎么样呢。”

周围的人停住了笑声,一个个脸上不怀好意的看着曼陀罗调侃着说道。

“我在最后说一次,若是你们现在让路,我可以当没事发生过。”

秦烈冷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每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都带着一种浓烈寒意,顿时周围的人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就连田肥也止住了笑声盯着他看去。

不过片刻的功夫,田肥便收起有些诧异的神情,随后便有些恼怒的看着对方,刚才一句话便吓唬住自己,这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