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977章 怨念颇深的阿桓

第977章 怨念颇深的阿桓

    “嘶。”

    这一刻,青阳桓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狠。

    撼天人魔皇前脚挖了人族的根基,后脚这报应就到来,祭师让诸天万族都忌惮,不是没有道理的。

    觊觎至高皇者的命运,让其无疾而终,坐化于壮年,足以让万界惊恐。

    当然,这些事情人族绝对不会承认的,无论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们是信了,皇者薨了,可能活够了。

    至于人魔族的报复,没有了强势的撼天人魔皇,他们敢吗?

    也不怪人族报复,撼天人魔皇聚合上百半人血统种族,会盟于魍魉鬼蜮,对于人族造成的震荡是很大的,这等于在挖人族的墙角,要是撼天在强势一些,直接让人族大势崩溃都有可能。

    要是人族没有动手,才会让人显得怪异。

    此时,帝师大人浑浊的双眸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族群征战没有对错,只有各自种族的立场,撼天人魔皇差点动摇了人族的根基,若是他是当时的帝师,也不会无动于衷。

    干掉人魔皇,等于遏制了人魔族,对于会盟的上百半人血统的族群也是一个极强的震慑,最重要的是稳定人族的根基,不让人族动荡,给诸天异族有可乘之机。

    可叹人魔皇,以撼天为尊号,雄才大略,可惜了。

    站在人族立场上来讲,对于当年的那位帝师大人,只能说万分敬仰,青阳桓看的出来,无论是当年那位是祭师的帝师,还是眼前的这位老人,他们是同一类人。

    执掌一族兴衰,呕心沥血。

    “离开不周山后,就返回归墟世界吧,那些勋族若是要闹起来,就算是老夫也不好过,他们一定会拿着你撒气。”

    倏而,帝师神色回转,对于眼前的年轻人,他还是很看好的,可惜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给那些勋族恢复封爵,如今这些勋族都快将南疆之外的妖、血族给打出大陆了,这个时候可是很危险啊。

    然而对于帝师大人的告诫,青阳桓突兀的朝着老头子眨了眨眼。

    “帝师老大人,晚辈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有关封爵的话语,帝师大人似乎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复土封爵,他们举兵南征,关我青阳屁事!”

    “你……”

    看着青阳桓再次没有了正行,帝师伸出手指指着他。

    “老夫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在不要脸的份上,你已经修的和老夫差不多了。”

    “帝师大人的神功晚辈拍马也赶不上,能时常听到大人的教诲,晚辈就心满意足了。”

    这句话,青阳桓可是实打实的说的,在他面前是参与订立族策的帝师大人,还好不是那种迂腐的老头。

    “帝师大人,人皇的诏令是不是还没有颁布。”

    闻言,帝师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正式的人皇诏还没有传檄人族大地,不过消息在很早之前老夫就已经传出去了,人龙族、人魔族、人蛮族等大一些的半人血统的族群早就收到了暗示。”

    顿了顿,帝师又开口说道:“你和人魔族的恩怨,要小心了,先前人魔族在我人族统辖之内,想要对付你还会有所顾忌人族皇庭,若日后他们真的离开人族大地,自立一族,那就小心了。”

    闻言,青阳桓一怔,思绪流转,他和人魔族之间的纠葛,源自他继承的师门传承,实际上说白了在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独立自主了,却始终处于人族的统治之下,这才起了自立之心。

    然而无论人魔族脱离人族自立与否,唯一不变的就是人魔族曾经的出身,归根结底这才是和他之间的纠葛所在。

    背叛?

    倏而,青阳桓摇了摇头,这个词语概括的并不全面,漫长岁月的纠葛,到了他这里已经说不清楚了。

    就像是如今人族和诸天圣族、妖族、血族一样,为何不能和平相处,是因为漫长岁月下来的仇怨已经积攒的难以解开了。

    剪不断理还乱。

    这一刻,他却是需要好好梳理梳理和人魔族之间的关系了,先前没有想到人皇会准许人魔独立,他还可以用人魔叛族来论。

    然而人皇诏书一旦下达,人魔独立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事情,叛族之说就不复存在。

    这是人族所既定的族策,就算是帝师都不可能推翻,更不要说他了,归根结底还是现在人族的实力不足以重振天地,只能壮士断腕,减掉自己身上隐而未发的毒瘤,让自己可以竭尽全力。

    想了一会,他唯一捋顺的便是可以说人魔族背叛师门了。

    一个可以屹立万族之中的族群,背叛了自己的师门,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日后的摩擦,就是他和人魔族之间的了,人族不会在被牵扯在内,想来想去,他发现人皇的这道诏令,受伤是他。

    无论是人族还是人魔族,都得到了对方想要的,自己成了唯一被虐的。

    “帝师大人,晚辈这下可真的不能离开不周山了,一个勋族,一个人魔族,我这小身板可支撑不住。”

    “这有何难,把你背后的老怪物拉出一个来,无论是勋族还是人魔族,保证服服帖帖的。”

    这一刻帝师大人露出一抹调笑,他当初既然选中青阳桓,自然对青阳桓的出身了解的一清二楚,人族大地上的事情能够瞒住他这位帝师的还没多少。

    闻言,青阳桓嘴角一抽,我要知道家里的老怪物在哪里,还用这么憋屈吗!

    不对,倒是知道一个!

    关键是这位还在剑帝宫剑冢深处大睡来着,大梦几千秋,平生谁自知。

    喊不醒,我也很绝望啊。

    “帝师大人,你总得给点补偿吧,勋族的事晚辈背锅,人魔族的事情是人族既定族策,晚辈自然无法反驳,却也让晚辈直接露在人魔族的攻击之下,不给点补偿说不过去吧。”

    思量片刻,青阳桓至极伸手开始要好处,毕竟这锅都背了,总不能让背锅侠寒心不是?

    看到帝师大人双眸开阖,却不说话,青阳桓翻了翻白眼,道:“您老就不怕晚辈一气之下占山为王,叛族自立,在归墟中不出来了。”

    “那老夫就进山剿匪!”

    “……”青阳桓。

    “你就不怕我去找勋族将你赖账的事情说出来。”

    “如今妖、血等族都快被赶出大陆了,就算是勋族停手,老夫大局已经布置完。”

    “……”

    “老狐狸!”无奈之下,青阳桓恨恨道。

    “您老都是这么坑人的吗!”

    “习惯就好,那个爷爷不是从孙子过来的,习惯被坑才能坑别人,你还年轻,习惯习惯就好。”

    看到青阳桓吃瘪,帝师大人的心情似乎很好,老脸都快笑成菊花了。

    “晚辈告辞了,惹不起还躲不起,我回归墟世界猫着了,日后有什么事也不出来了。”

    倏而,青阳桓压下心中激荡,朝着帝师大人抱了抱拳,一礼之后,起身离开。

    看着青阳桓离开,帝师大人有些意外,这怎么转性子了不像啊,一时间他眼角猛地一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小子不会要坑老夫吧,来人。”

    随着帝师大人的低吟,他的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道虚幻的黑烟,仿佛虬曲升腾的烟尘,演化出恶龙状。

    “去传讯归墟世界垚源河伯,密切关注归墟世界的动向。”

    “诺。”伴随着缥缈的声音,黑烟散去。

    ……

    离开不周山之后,青阳桓直接击穿了虚空,进入了洞虚世界。

    本来这次前来不周山,是想要像帝师述说一下他想要独占神木域的事情,毕竟神木域是人族和诸天一些叛族暗中默契之地。

    而且人族在神木域等几大神木域的布局也很长时间了,这些都是他不知晓的。

    谁曾想竟然又被坑了,虽然人皇准许人魔独立是族策,他无可奈何,哪怕是他自己也明白,这是眼下缓和人族内部制肘的最好方法,但却是将他给推出来了,没了人族庇护人魔族在对付他可就简单多了。

    为啥被坑的总是自己。

    不过,谁还没有个小脾气不是?

    帝师老头既然说爷爷都是孙子辈过来了,被坑习惯那就好,这可不是他的习惯。

    故此,顺带着自己本来的目的也便没有说。

    之所以自己打穿洞虚前行,不在借助古城中的传送阵,自然是想要躲开勋族的耳目,毕竟身上还背着一个锅,要是这些勋族知道自己给人族打短工,而且雇主根本没打算付报酬,他的下场可就死啦死啦的了。

    虽然他可是什么话也没说,不是吗?

    背锅侠青阳桓。

    “哈哈……”

    这是龟爷新近给青阳桓起的尊号,别说还挺合适。

    ……

    事实上,青阳桓想的不错,就在他下来不周山之后,不周山下,多了几道身影,姬氏、扶余氏、穷皞氏等勋族的族子出现,甚至于追到了洞虚世界。

    可惜,青阳桓他没西行,而是直接往北去了,为了躲开这些人,他绕了一个大圈子,先往北在往西,想要堵小爷,做梦去吧。

    洞虚世界,星辰神舟闪烁着神光,化为流光穿梭于虚无之中,青阳桓盘坐在船首,倒是没有修炼,而是在思考下一步自己如何去做。

    帝师老头让他背锅,就得给他擦屁股,这才叫礼尚往来嘛。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