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四十三章 杀机至

六百四十三章 杀机至

许易不理会荒魅,忽地哈哈一笑,钻进地下炼房去了,这一折腾,就是一个昼夜,许易再出现时,整个人都疲乏得不行,唤了荒魅警戒,便陷入了沉睡。这一睡便到了第二日,隆功曹造访,荒魅叫醒了他,

“这是又要出幺蛾子啊。”许易暗骂一句,四仰八叉地在椅子上躺了,“老隆,说吧,这回又打算怎么害我?我都这样了,你们还纠缠不休,是不是太过分了?”

隆广被许易的诘问三连给弄懵了,他没想到这家伙什么话都敢放面上说,简直太简直了,他为官这些年,还没遇到这种上来就扯遮羞布的,还能不能愉快交谈了。

隆广本来准备了不少说辞,结果丢下一个公文笺,和一句话,便自顾自去了。他来传达的是夏院使的命令,夏院使要许易将这份公文转交到通呈院,由通呈院的黄可达院使亲自签收。

通呈院主公文呈递事,起的是上传下达的作用,是核心单位。通呈院的地址,距离仙林会的不过三千里之遥,算得上顺路,送过去也就是顺手的事,问题的关键是,他觉得这是个坑。

而且是别人明目张胆挖的坑,阳谋可比阴谋可怕多了。他抱着那公文反复看了十余次,愣是没看出丁点问题来。“杀机暗藏,这踏马就麻烦了。”许易很苦恼,这些日子,他在散仙院窝着,除了看资料外,也想着扩展一下人马,高层打不通,把下面人维系好也成。尤其是一些积年老吏,这些人消息通,门路活,若是结交好了,关键时是有大用的。比如眼下,人家明晃晃将杀机递了过来,偏偏他连看都看不明白。

若是有个老吏在,说不定便能一语道破天机。奈何,夏奇杰的那一棒子打得太狠太准,就在他最高潮时,将他剥离了职权,等若是向所有人释放了信号。这种情况下,真心无人愿意和许易有任何瓜葛。

许易是力气没少使,合用的一个也没有,连分给他使唤的两个力士,平日里,也是一言不发,问十句答不了一句。如今,人家把杀机递过来了,许易很挠头啊。这不是生死场拼杀,险恶却远远胜过。

生死场上的拼杀,招数再狠,至少看得见,摸得着。如今,人家用体制的力量来压他,他真的难有还手之力。许易很惆怅啊。

转眼,便到了仙林会召开的日子,许易便离了散仙院,往那处赶去。往通呈院递交公文的事儿,他决定先放一放,没准在仙林会就能有机缘,帮着把这难关扛过去。

是的,他把这次仙林会之行,视作破解人生难题的关键行动了。解决真龙睛,星核髓,要开这场盛会,破解通呈院的杀机,也得靠这仙林会。前者还得靠机缘,后者他打算没有机缘,也要生造出机缘来。

毕竟,仙林会的层次摆在那里,出入来往,遇到大人物的机会极高,只要能吹会舔,拼着不要脸,就凭自己的本事,还是能傍上一二大人物的。通呈院之行的难题,自然就迎刃而解。

许易是这天傍晚赶到仙林城的,整座仙林城立在虚无缥缈间,凭着告身,入了城门,却发现整个仙林城的设置,和他曾经逛过的凡俗世界的城池,没什么两样。如果非要有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粗犷。

到处都是灰扑扑的建筑,也没有叫卖声,倒是一个个幌子,招牌,制作得无比醒目。许易没有在城中乱窜,而是选择在城门口驻足,打望。他如此作为,是在对外释放信号,等候接头人。

不多时,三五人几乎同时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到得近前,都没有说话,齐齐把意念传了过来。无须说,这些人的身份都是导引,许易经验丰富,料准了城门口就有讨此营生的,他等的还真就是这些人。

许易不理会众人的意念招呼,压低声音道,“你们的要价都不算低,但我出得起,这样吧,谁能说出这仙林城中第一精通消息的导引,我支付双倍。”

他话音方落,五人几乎同时开口,“花眼刘向东!”

许易笑道,“这还真是巧了,你们这异口同声,连个先后都没有,叫我怎么办?”

立在他正前方的佟明笑道,“除了我,他们谁也不知刘向东现在何处,这笔生意该和谁做,阁下还不清楚么?不过,我有言在先,要想找刘向东不容易,我不要双倍,要四倍。”

许易扫视一圈,其余四人瞬间退散,扑向了新的目标。佟明脸上的笑容越发热烈,“其实,你犯不着找刘向东,他收费太高了,事实上,这年头,谁的消息也不差,你若肯请我,我保管不会让你失望。”

许易摆摆手,“四倍就四倍,领我去见刘向东吧。”他当然清楚,找刘向东的花费必定不便宜,但这个关键时刻,精准消息的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这个档口,他自不会吝惜花销。

佟明伸手,要求许易先付一半的定钱,许易与了他一千玄黄丹,佟明便引着他向东城进发。佟明这帮导引,乃是仙林城的土著,都录了城籍,一年到头也就指着这两次的仙林会。

所以,时间对他来说,也很宝贵。许易这边谈不妥,他就不打算继续耗下去,只盼着早点了结了许易这单,赶着再去接下一单生意。半盏茶后,许易在一间茅屋内,见到一个双目皆盲的瘸子。

他着实吃了一惊,作为修士,他许久没有遇到残疾人了,定睛看去,那瘸子分明有着阳鱼一境的修为。这就更不合理了,修到这个份上,漫说是残疾,便是洞见五脏,也能恢复如初。

“花眼刘是天盲,自有神异。至于瘸腿,是他不忘旧仇人,刻意留着的,这是他的招牌,放心,我不会为了两千玄黄丹,就砸了我佟明的招牌。”佟明向许易传递意念,以示诚意。

许易爽快地支付了剩下的一千玄黄丹,佟明便告辞离去。刘向东抻着一条瘸腿,在一块破席上坐了,冷声道,“你以为你最聪明是不是?你被那小子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