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正文卷 640章 两难

正文卷 640章 两难

    枪声撕破了草原的静谧。

    已然起身的温朔,骇得顺手抄起了放在旁边的弯刀,浑身肌肉绷紧,摆出了决战的架势!

    之前其木格曾经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否则会引起草原狼的误会。

    现在,其木格却在仓促间开了枪,是不是说明,事情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和草原狼群的冲突,已然不可避免地爆发?!

    狼,在哪里?!

    温朔的视线比在场另外三人都要好得多,他能看得到远处草丛中,慌乱后撤逃窜的草原狼。可心里面对于狼的忌惮,令他怀疑如此大规模的草原狼群,不是在逃窜,而是筹备进攻……

    马有城也攥起了一把柴刀,警惕地四下张望。

    车顶上,陈世杰更是将枪栓拉响,枪口略向下,不断移动着指向远处黑暗中茂密的草丛中晃动的地方。

    “别用枪口指它们!”其木格大声喝道。

    陈世杰赶紧竖起枪,枪口朝天!

    在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其木格抬手拍了拍车顶,道:“没事啦,世杰,你下来休息吧,该我了。”

    “那个……我不困。”陈世杰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老哥,你继续休息。”

    “让你睡觉就睡觉,没事儿的。”其木格爬上引擎盖,一歪屁股坐在了车顶上,道:“我知道你比我的能耐大,可要说对草原狼的了解,你还是不如我的。这帮狼崽子们,见到咱们有枪,也开了枪,保准吓得胆都破了,而且咱们没有朝着狼开枪,狼王心里应该有数的。”

    还处在高度紧张中的胖子听到这番话,忍不住在心里嘟哝了一声:“还是不确定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马有城问道——这般变故发生后,谁还能睡得着?

    其木格坐在车顶前方边缘,双脚踩着引擎盖,把双管猎枪抱在怀里,一边点了袋烟不慌不忙地抽着,道:“草原狼这些年来,被人类吓坏了,它们生存的区域变得越来越小,所以对人类的恐惧、警惕心越来越重,当我们开着车来到它们这片领地后,它们很生气,也很害怕,会认为我们会在不久之后,把它们驱离,占领它们的家,唉。”

    “真的这么聪明?”温朔表示怀疑。

    从最初探讨草原狼到现在,其木格对于草原狼的讲述越来越拟人化,如今更是将草原狼的心理描述得,已经达到了灵智大开的程度。

    其木格看了眼温朔,对他的质疑没有什么反应,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刚刚落脚,它们晚上就开始尝试着,向我们发起进攻,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它们只是想吓唬我们,把我们赶走,因为它们没有提前计划好攻击,否则,它们会在更远的地方做好准备,然后潜伏到附近时,不再犹豫和停留,迅速发起进攻……当然,这一点我不敢保证,也许它们怀着仇恨,它们更为警惕,担心受到伤害,才会小心翼翼地尝试着第一次进攻。”

    “那你刚才开枪,能吓得它们吗?”马有城皱眉道:“也许,会正如你之前所说,彻底激怒它们。”

    “我向天开枪,是警告,也是表达自己不想伤害它们的态度。”其木格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它们的狼王足够聪明,就不会再让这些狼崽子们靠近我们,更不会让它们发起攻击。”

    “狼王?”温朔眉毛挑了挑。

    “群狼都有狼王的。”其木格笑道:“狼群的规模,有大有小,小的七八头,十几头,大的甚至超过百余头狼!那可是一个连的兵力了!”

    马有城很严肃地问道:“如果狼群发起攻击,我们……能打退,或者说,打赢吗?”

    “不死不休的话,我们会迅速落败。”其木格说道:“狼很警惕小心,但它们血液里流淌着凶残的野性,一旦狼王做出了决定,它们就会悍不畏死,我们这两杆枪的子弹装填速度不够,也许第一枪击发后,第二枪的子弹还没填充上,狼已经扑到了我们的身上,它们速度非常快,而且极其灵活,经验不足的牧民和猎人,甚至都无法保证能在草原狼发起进攻的时,准确地击中。”

    “那么……”马有城看了眼温朔,道:“既然已经吓退了它们的第一波试探性攻击,温朔,我想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了,草原狼再厉害,也不可能挡得住一辆汽车的狂奔。”

    温朔撇撇嘴,心有不甘,却也着实害怕,只得点了点头。

    不曾想,其木格却摇头否决道:“要走,也得天亮了再走,现在不行……”

    “为什么?”

    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因为,开了枪之后,我们和狼群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暂时的敌对关系,现在我们不动,它们也不动,大家都处在高度怀疑当中,如果我们动了,它们立刻就会发起攻击。”其木格磕打了几下烟锅,再次迸溅出一些火星,道:“不要以为这辆车,就真的能在草原中横冲直撞,让草原狼远远地避开,事实上……当我们驾车试图逃离时,草原狼会迅速地围追堵截,而这辆车在草原上也开不快,尤其是晚上,根本比不过草原狼的速度,它们会跳到车顶上,撕扯、冲撞,干扰司机的视线,只要车辆稍稍停顿,它们就会把坚硬的轮胎撕烂,到那时候,我们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靠……”温朔终于按捺不住:“有这么神吗?”

    马有城也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陈世杰却突然插话道:“是真的,我在部队时,连长和营长都曾讲述过他们的经历,野狼,尤其是狼群,破坏力和攻击力非常强悍。”

    马有城瞥了眼温朔,笑了笑。

    温朔立刻意会到了他的意思,这是要让温大师起坛作法发威,可胖子来时自信满满,但知晓了草原狼的聪慧和凶悍之后,他心里也没底了,忍不住哀叹一声:“唉,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他现在真有些内疚和懊悔了。

    是他的冲动,将大家领到了这样的一个绝境中。

    看来只能等到天亮,等到……如其木格所分析、判断的那般,群狼与他们保持着危险的平衡,互相监视警惕着。

    “睡觉!”

    胖子一转身,回到垫子旁躺下眯起了眼睛。

    马有城走到他身旁,挨着他躺下,轻声道:“温大师,是时候露两手给我们瞧瞧了吧?”

    “合适吗?”温朔翻了个白眼,看向坐在车顶上的其木格。

    “如果草原狼发起了进攻……”马有城笑道:“到那时候,你就是想展现自己的能力,恐怕也来不及吧?”

    温朔诧异道:“马爷,您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笑?”马有城道:“这可是很难得的一次经历,世上很少有人能遇到的。”

    温朔思忖着、犹豫着。

    他干脆坐了起来,点着一颗烟,望着被月光笼罩的大草原出神儿。

    他之所以有信心来到大草原的深处寻狼,并且要在狼的身上做实验,是因为他经过分析之后,判断自己所修行的玄法中,其中一招专门降服、诛杀怪的玄法,应该可以。

    邪孽异物中,有魂、鬼、精、煞、灵、怪、妖、魔……

    其中,怪为有实质肉身的存在,是传说中万物生灵,忽然灵慧顿开,又有肉身之后,所形成的物事,简单说来,怪之所以称之为怪,并非其形象怪异,而是其行为、灵智已经不同于其所属的物种了。

    比如其木格口中的草原狼,尤其是狼王,如果真如其木格所说的那般聪明、狡猾,那么就可以说是怪!

    一些民间神话灵异小说中,提及到狐狸精、黄皮子精什么的。

    严格来讲,其实就是怪,而非精。

    所谓狐狸精化为人形,那更是小说演义的夸张艺术形式罢了——因为怪,如果真的能化作人形,那就不是精了,而是妖魔了。

    由专门针对阴邪、阴煞的“五雷镇煞符”“五雷驱煞符”演化而来,用于降服诛杀怪的“天罡雷劫符”“北斗诛魔阵”,按照老韩头所讲,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震慑怪的灵慧,并划地为牢将其困住,继而引天罡雷劫,将其诛杀在北斗诛魔阵中。

    这里多一句废话,所谓“魔”,其实并非邪孽异物中的一个属性,之所以会列入其中,只是为了强调魔的可怕。

    事实上,魔是一个比较空泛的概念。

    人、鬼、精、煞、怪、妖、神仙……都有魔心、魔性,都能成魔,也都是魔。

    所谓一念成魔一念佛,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这样的玄法,连成了怪的动物界扛把子们,都能震慑诛杀,那么对付寻常的凶兽,自然更为简单了——这便是温朔的想法。

    然而现在想想,凶兽如果没有足够的灵慧,那么就只能靠威势震慑、诛杀,却不能令其俯首,娜仁托娅又是如何办到的?再者,针对一头、两头、三头……如果是一群,胖子忙得过来吗?

    胖子陷入了沉思中。

    月色渐渐变淡,变暗。

    天快要亮了,也是一天中,最黑暗的黎明时刻,到来了。

    车顶上,其木格和陈世杰提高了警惕。

    马有城没有去打搅沉思中的温朔,他忙着给各个篝火堆中添加柴禾,不时地往篝火中扔一小块固体酒精,让火势短暂暴涨,形成一种无声的威胁、震慑力。

    不远处茂盛的草丛中,在篝火光芒的映射下,反射出绿色光芒的狼眼,再次出现。

    一双,又一双……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