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51章 分手缘由

第51章 分手缘由

    大学毕业前,我是多么的幸福,父母、我和小妹一家人,幸福和睦,而我大学又是在著名的华夏大学上学,人人羡慕我这样的家庭,我又认识了王梦雪这个可爱的女友,真是幸运无比。Www.00kS.com

    可是就在大四毕业那年,父母用房产做抵押贷款三千万,加上以往的所有积蓄和借款开了一个公司,没想公司倒闭,父亲又出了车祸,离开了我们,一下子祸从天降,我们失去了一切。

    面对高额的贷款和公司的账目,我们无能无力,母亲更是因为无法承受这个压力,病倒在床。

    这还不是最坏,母亲病倒后,公司的账目又让母亲陷入官司当中,如果在三个月之内无法偿还债务,做为公司法人代表之一的母亲就要被判入狱,而且我们的房子也要被银行接收。

    这个时候,失去了父亲,看到母亲抱病在床,还没毕业的我成了一家之主,还是学生的我根本找不到那么多的钱偿还债务,没钱的日子,母亲不但无法有效的治疗,母亲还要面临入狱,而且我们也要搬出自己的房子,一家陷入了困苦之中。

    这个时候,王梦雪的父亲派人联系我,愿意给我偿还债务,可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离开王梦雪,面对如此痛苦的决定,我除了悲痛的接受别无它法,我怎能看着失去父亲的年迈母亲锒铛入狱,我怎能让小妹流浪街头。

    是啊,龙配龙,凤配凤,一个普通家庭怎能配的上王梦雪这样的豪族世家呢,王梦雪的父亲终于等到分开我和王梦雪的机会了,而且是一击比杀。

    我和王梦雪的父亲签订了一份协议,我离开王梦雪,王梦雪的父亲给我偿还债务,之后我若反悔寻找王梦雪,王梦雪的父亲将会成为我的债主,不但要我偿还五千万,还要拿走我的房屋,而且有权判我入狱,而这份协议只有我和王梦雪的父亲知道。

    我和王梦雪分手后,一切就会回复如初,可是三个月后,伤心过渡的母亲无法支撑下去,提前离我们而去,只剩下我和小妹两人孤孤单单。

    我恨,我常常恨自己,为什么那个困难的时候,我没有一点能力呢?竟然无能无力,任人宰割,可是一个普通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恨,我常常恨自己,为什么那个困难的时候,我修炼的《帝神诀》没有什么效果,直到母亲去世以后,我的《帝神诀》才慢慢发挥了威力,我敢肯定,如果那个时候我的《帝神诀》有现在的修为,我即使是偷银行,即使是杀人,我也要搞到那笔债务,我也不会和雪儿分开。(很多朋友要求把王梦雪分手的原因写出来,本来我的构思要等到王梦雪出场才写,可是现在有这个机会,就提前公布吧,反正yy第一,大家看的爽就好。)

    “林大哥,这次我姐姐来华夏大学上学,我借口陪姐姐来,才有机会来找你。林大哥,雪儿表姐没了你,每天都以泪洗面,你不能这样对待雪儿表姐。”

    小魔女南宫玉蝶看我痴痴的不回答她的问话,继续向我说到,乌黑的眼睛已经急得泪光闪闪,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洁白玉面滚滚而下。

    看着南宫玉蝶伤心的表情,听到她说到雪儿,我又何尝不伤心,真是心如刀割,可是我又能如何呢。

    我自然不是怕协议中的入狱,只是一年内,小妹林玉欣面对如此大的变故,失去父母,我现在是她的唯一依靠,我怎能留下孤单的她一人,我无法做到,无法回去找雪儿。

    我轻轻的拭去南宫玉蝶玉面上的泪珠,心疼的说到:“玉蝶,你不懂,这件事情就不要问了,而且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

    “林哥哥,玉蝶不是小孩子了,玉蝶懂。玉蝶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就是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小魔女使劲的摇着头,打断了,期盼的向我说到。

    “玉蝶……”

    我还要给小魔女说些什么的时候,浴室的们“吱”的一声打开,冰冷美女南宫玉冰沐浴完毕,穿着我给她的李彤的外衣,看了我一眼,低头向着门口走去,打开房门,直接向外面走去了。

    南宫玉冰在浴室之中,任由温暖的热水冲击着她洁白的玉体,冲洗去心中的那份奇特感觉,特别是她高傲的**,被那个大色狼揉摸过的巨大**,这是她最为神秘和羞涩的地方,竟然被这个大色狼蹂躏。

    南宫玉冰想要冲洗去这个男人的感觉,可是越是这样,这种感觉越是清晰,越是清晰的感觉这个男人那粗躁的大手和那粗重的呼吸,仿佛这个男人依旧无耻的包围着她,在她的**上面蹂躏,引起心中的一阵阵悸动。

    “臭色狼,大坏蛋。”

    南宫玉冰心中咒骂着,可是一双玉手悄悄的抚摸到她硕大的**上面,就是那个男人刚才抚摸的地方,那个男人的感觉还在,南宫玉冰突然为她的巨大**感到骄傲,她的**可以吸引到那个男人,让她的心突突直跳。

    “南宫玉冰,你想些什么,难道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

    南宫玉冰不敢想下去了,害怕自己沉沦下去,赶紧收拾好,急速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男人。

    “玉冰……”

    我急忙叫了一声,可是南宫玉冰仅仅的停顿了一下,就向外走去。

    “玉蝶,快去看看你姐姐。”

    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耻,希望南宫玉冰不要出事,要不我就成了罪人。

    走到外面,我和玉蝶赶上南宫玉冰,南宫玉冰已经回复了冰冷神色,只是神情中多了一份暗淡,让我心疼。

    “玉冰,对不起,我……”

    “林风,我没事,我想静静,一会学校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南宫玉冰打断我的话,说完就拉着南宫玉蝶向着华夏大学走去,我还是不放心,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直到她们走进学校,才转头回去。

    回到家里,我心情沉闷,拿出手机,翻到雪儿的号码上面,想要拨通又感觉无奈,陷入无穷的悲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