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些梦不单是荒诞还很羞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些梦不单是荒诞还很羞耻

“啊!”一声惊呼透过化学社的大门传达到外面,刚刚到达的星川真莉心下大惊,小手迅速抓到门把,拧开大门,朝里面喊道:“发生……”

门一打开,鲜红的雾气铺天盖地般涌来,瞬间淹没三人的身形,将她接下来的话给打断,大脑整个人都变得昏沉起来,勉强向前走了两步,便昏倒在地上。

“真,莉,”语堂美乐伸手想要扶住她,自己眼眸翻白倒在地上。

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就是武藤青,他身体素质好,吸入这些红雾没有立刻倒下,望着室内茫茫红雾,他明白十有仈Jiǔ是郡山织姬的药剂搞出问题。

在红雾之间,隐约有一道人影尚在站立,虚弱地声音飘过来:“可恶,那个笨蛋前辈,又搞砸了,好困,武藤,快开窗。”

说话的人仅仅来得及说出这一句,人便扑倒在实验台,昏睡过去。

武藤青进来,顺手关上门,避免有学生看见这些昏睡的美女,心里面起什么龌龊心思。他走过去想要开窗,途中便因吸入过多红雾,导致脑袋有些发昏,眼皮子上下打架。

他心想这次的药剂效果是睡觉?

噗通,人倒在地上。

过了一会,“他”意识恢复清醒,从地面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条无人的走廊,再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学校的正门和外面居民楼,天空蔚蓝而明亮。

奇怪,和昏倒的时间不对,而且这里也不是社团门外,而是在教室外面。

一觉醒来就在其他地方,简直和做梦一样。

武藤青眼眸骤亮,明白自己是在梦境之中,可这到底是谁的梦境?他可不是好学生,不会做和学校有关的美梦。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四处看看,沿着走廊向前,沿途都没有学生,证实在梦境的推断。

走到转角处,他忽然感觉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撞击在胸膛下方,伴随着一声娇呼,声音主人被撞倒在地上,金边的眼镜飞离耳朵,掉落在地面。

他看着坐在地上摸索眼镜的女生,惊愕道:“你,是语堂吗?”

地面的女生有着淡棕sè短发掩耳短发,脸颊微圆,身材娇小,虽说和语堂美乐一眼,可胸前rǔ量不对,这一个明显和塞进气球差不多,让他都有点不敢确认。

女生伸手摸到眼镜,将它戴好,抬起头看向前方的武藤青,00kxs.com没好气道:“你脑子糊涂吧,我当然是语堂美乐,哼,一开始上学就遇到你这个家伙,真是晦气,撞到我还不扶起来,你这个人太差劲!”

哪怕是在梦里面,哪怕换成大胸属xìng,她还是非常讨厌武藤青。

同时,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四周变得热闹起来,一个个学生行走在廊道,和寻常上学时的场景没什么不同。

武藤青看着突然出现的学生们,心想这个梦该不会是语堂做的吧?

语堂美乐一反外面寡言毒舌的xìng格,似乎变成一个话痨毒舌,喋喋不休道:“喂,我说这么多,你一句话都不说,是不是哑巴了?我早说过,总是用人嘴说狗话,迟早会变成哑巴。”

他没有理会,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脸颊,触感很真实,指尖可以清晰感受到滑嫩,就是缺少一点温度。

“呀!”语堂美乐尖叫后退,面sè因愤怒而变得通红,瞪眼道:“你这个人渣,不要随便对我动手动脚,当心我报Jǐng抓你!”

他还是没有听她的威胁话,伸手想要打一巴掌试试看能不能打醒对方。

语堂美乐误以为是要对她不轨,转身就跑,还不忘记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老师。”

武藤青站在原地没动,眉头皱起,奇怪啊,若是梦的话,语堂离开,场景应该会出现变化,而不是还保持这个模样。

正想着,从楼梯上飘下一朵朵樱花,像是腊月飞雪般密集,武藤青双肩很快就披上一层粉sè披肩,他抬起头向上方看去,惊得后退一步道:“龙光寺,你怎么这个打扮?”

一把五彩缤纷的油纸伞下,梳着高贵发型的龙光寺茜缓缓走下,她蔚蓝的眼眸失去那股锐利,反而变得盈盈似水,菱角形脸庞显露出大和抚子的温柔表情,那一身花纹复杂的和服彻底将她身材掩盖,平添几分高贵气质,宛如古代的公主。

偏偏他脑子里又会想起龙光寺茜平时模样,两者叠加在一起,总觉得很违和啊,有种三观都被颠覆的感觉。

龙光寺茜本人一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微微鞠躬道:“武藤君,早上好,你今天来学校来得很早呢。”

他嘴角抽了抽,道:“你这个温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该不会你内心深处有成为公主的梦想吧?”

龙光寺没听懂他的话,温柔一笑道:“时间不早了,武藤君还是快回教室吧,等下上课铃就要响,我先告辞了。”

“等等,”武藤青开口喊住,大步走上楼梯,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

杀气陡生!

他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低头看向交叉在脖子上的两把短剑,再顺着剑身看过去,看到一个蒙着面,类似女忍者打扮的长发女生。

那一双琥珀sè的眼眸流露出毒蛇般残酷光芒,声音冷峻如寒冰:“不管你是谁,再敢靠近公主殿下一步,我伊贺忍者皋月惠,绝对不会允许!”

惠?!武藤青心里有什么碎掉,同时,他有点搞不清楚,这到底是谁的梦境?

语堂,龙光寺,皋月,三名女生都有可能,却又都没有可能,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做的梦,这一切都是他无意识瞎想出来的画面。

最要命的是,他无法清醒过来,不管大脑多么使劲想醒都醒不来。

一般来讲,知道这是梦境,应该就可以醒过来,在这里他似乎被某种规则套出,完全无法苏醒。

或许是这个梦不是自己的缘故,。

那么,问题只有一个,到底是谁在做梦?

武藤青想了想,决定采取袭胸的办法刺激,只要是女生,面对这一招都会扛不住,也不需要分辨是谁,一个个袭过去,总能找到目标。

想到这里,他伸手想要往后面一抓,皋月惠目光冰冷,两把短剑猛地挥下,人首分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