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十七章 黑化的女生惹不起

第十七章 黑化的女生惹不起

月光侵入阳台,却被窗帘隔绝在外。

明亮的rì光灯照耀在屋内,她气势汹汹的质问声听起来很响亮,一双美目瞪圆,像是和同类抢食的野猫,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气势。

刚刚买手机的过程很顺利,之后的逛街也很开心,就是这个原因,让她非常恼火。

大仓玉子不是笨蛋,哪里会看不出来,对方很了解自己,上到吃得食物,下到喜欢聊什么话题,并不会让她觉得尴尬。

正因如此,她和小林友说得越开心,心里面怒火就越是旺盛,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或许是觉得被出卖了。

武藤青很淡定,没有被这股气势吓到,合上化学课本,认真道:“玉子,我是为你,这年头连小学生都谈恋爱,你都高中生了,再不恋爱的话,岂不是浪费这个大好青春嘛。”

霎时间,屋内陷入沉默,大仓玉子笑了,宛如一位美少女忽然扒下自己的脸皮,笑得是那么渗人:“也就是说,你想要帮我介绍男,朋,友?”

嘶,一股寒意从脊梁骨狂飙至后脑勺,武藤青哪怕是没有运用愿力,都可以察觉出她身上的法则变幻。

因为,他可以清楚看到,源源不断的黑气从大仓玉子身体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汇聚在右侧,形成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兔子。

兔子颜sè是黑sè,眼眸通红,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反而杀气腾腾。原因在于它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根木棒,上面满是狰狞铁钉,一棒子下去,人肯定是鲜血狂飙的结局。

绑着马尾的发绳无声掉落,一头淡紫sè长发披散在肩膀,她静静站在那里,眼角浮现出yīn影,声音平静道:“为什么不回答?”

回答个鬼啊,以他目前的实力,妥妥就是一棒子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先前还是温柔似水的管家婆,转眼间就变成杀气腾腾的女煞星啊。其中跨度太大了。

看样子这位的法则触发条件就是伤心过度,他心思电转,清秀脸庞浮现出笑容:“哈哈,开玩笑啦,那种家伙怎么可能有资格配得上你,别那么认真。”

骇人的黑气稍微减弱一点,大仓玉子表情微微缓和,那个兔子却还没有消失,依旧在虎视眈眈盯着他脑袋。

按理说,最快的方法就是表白,这样可以一举解开当场的尴尬局面,就是rì后肯定会很麻烦,这一点他坚持拒绝。

“玉子,别生气啦,作为赔礼道歉,这周rì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听到这里,大仓玉子身上黑气陡然消失,yīn沉的表情随之散开,她露出一抹阳光十足的笑容:“嗯,说定了,你要是敢忘记的话,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哟。”

说着,她挥了挥小拳,表达出威胁之意。

武藤青一擦汗水,心想总算是留下一条xìng命。

好言哄骗送走这一位姑nǎinǎi,他回到自己屋内,打开手机的包装盒,拿出蓝sè手机,翻盖边缘有白sè线条,看起来还算是好看。

他对这点不在意,快速浏览一遍说明书,便明白如何cāo作手机。随手将说明书揉了揉,丢进书桌边上的垃圾桶。

断定玉子不会再过来,他不打算继续留在家里面。刚刚被威胁的那一幕,深深触动他骄傲的自尊心,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以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至于趁法则没有触发而下杀手,这一个想法非常不明智,如先前所想,他不知道杀害这样一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万一遭到天地排斥的话,以自己目前实力,很可能会死于某种意外。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考虑下杀手。

拎起旅行包,他以愿力覆盖自己,将自身气息降低到路边的小草,石头,小心翼翼关上家门,往边上的大仓家看一眼,嗯,玉子没有探出头,他快速跑开。

刚刚从网上,他已经搜索到上町市内,消费最贵的上町歌街,只要去那里的话,肯定可以蹲点守到有钱人。

年龄的话,最好是在十八至三十岁之间,再大一点的话,除非天赋异禀,不然引煞入体很困难,想要得到实验结果,需要的时间就会更多。

上町歌街可以说是上町市中心,结合各种娱乐场所,居酒屋,酒吧,风月场所,女仆咖啡店,柏青哥店等等,一到夜晚,街上是人满为患,其中不乏单纯想【零零看书00kxs】要混在人群里面,摸年轻姑娘的猥琐男人。

通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姑娘们都没有勇气反手大巴掌,而是加快脚步离开,这样的态度愈发助长那些人的嚣张气焰。

武藤青混迹在人群之中,将目标锁定在风月场所,有钱的年轻人大多是管不住下半身,而且对于未知的力量,肯定会觉得好奇。

在此之前,他转身进入一个小巷,准备在yīn暗的地方换下衣服。

“纳尼?!大哥这家伙不是平胸,人家是带把的。”

“草,带把就带把,又不是没洞可以进入,老二帮忙扶着点,老三拿油过来,老子已经等不及了。”

“呜呜呜……”似乎是被害人嘴巴捂住时发出的叫声,听起来不响,若非是武藤青进入这个小巷,恐怕还真得无法发现,三个男人围着一个男人动手动脚。

由于愿力的亲和力,四人都没有发现有人进入小巷,他放下旅行包,换下身上的校服,穿上蓝紫sè骑士装,披上外面蓝紫sè,内里鲜红的斗篷,再套上头盔,这样一来,没有人可以认出是武藤青。

他现在的形象,简直就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叛逆皇子。

等穿戴整齐,他才悠闲地迈步向前方,准备管闲事,实验材料嘛,多一点不碍事。

“靠,这小子的后门真紧,皮肤真滑,”粗壮大汉越弄越是兴奋,压低的声音充斥着野xìng,搞得另外两位小弟蠢蠢yù动,也不知道是多么饥渴。

武藤青走过来,没有人发现,他轻轻拍了拍那位老大的肩膀,故意用沙哑的声音道:“再不滚,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