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两百章 越是文静的女生疯起来越可怕

第两百章 越是文静的女生疯起来越可怕

“武藤,最近你来学校的时间变早,看来是有好好学习的勤奋想法啊,”a班教室之内,第六排的靠窗位置上,金发的俊郎男生打趣地说一句。

他慵懒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将书包塞入抽屉,淡淡反驳道:“怎么说来,每天都早早赶到学校的你是抱着认真学习的心态?”

七河正忠哑然,摸鼻子苦笑道:“饶了我吧,学习两个字一听就头疼,完全是被老妈赶出来的。”

“我也一样,”武藤青耸耸肩,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道:“刚刚你和小林聊什么呢?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小林友趴在课桌上,推了推镜框,语气酸溜溜道:“还能谈什么,那小子又交到一个女朋友,可恶,气人了,为什么这样的好事总轮到他这个花心萝卜,似我这样的痴情男生,反而找不到对象,唉。”

武藤青淡定回一句道:“因为除痴情外,你什么特点都没有。”

七河正忠大笑,掏出手机,点开一个照片道:“就是这个女人,名字叫大门卫桂子,别看外表不显眼,实际上是隐藏型大胸。”

他看了一眼照片,外表很文静的女生,气质温婉,标准的大和抚子。

从照片看,还真看不出胸大胸小,可体验过的人亲口说出来,应该不会有差。

“不错嘛,你想要什么时候分手?”武藤青了解七河,对兄弟讲义气,对女人就是讲爱,只是他的爱太广,凡是4D罩杯以上的女生,不会太胖,相貌又过得去,全都是他的最爱。

七河正忠面露沉吟之sè,开口道:“明天是星期天,做完最后一次,找个理由和她分掉。”

小林友yīn测测一笑,“那你我下次在见面的时候,就是在倒映黄昏的海面上,桂子抚摸你枕在膝盖的脑袋,望着远方,仅有脑袋……”

“哈哈,没女人缘的男生嫉妒嘴脸还真是丑陋呢,”七河笑了笑,不以为然。

武藤青摸摸下巴,神sè认真道:“无法排除这个可能xìng,看看这个桂子,从相貌和气质分析,一定是文静的女生,这样的女生很容易受到欺负不假,可一旦欺负过度,分分钟会黑化,这年头买把水果刀很容易吧。”

“一把水果刀刺进腹部,你防得住吗?”小林友补充一句,神sè充满关切,似乎真得在担忧他的生命安全。

被两人一说,七河心里有几分打鼓,却还是嘴硬辩解道:“桂子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她不是处女,第一次见面就肯和我上床,各种姿势玩得飞起,分手换男人,她一定经常做。”

武藤青提出另一个可能,“***可能是不小心戳破的,若她是太爱你,爱到无法反驳你的任何要求呢?你提出分手,妥妥就是殉情的节奏。”

“别开玩笑啦,***又不是气泡,那么容易戳破。”七河心虚地摆手,将话题终结,看其表情,两人知道,绝对是听进去了。

时光悠悠而过,上午四节课过去,a班教室飘荡着饭菜的香味,没有便当的学生离开这里,去自动贩卖机卖面包,或去学校的食堂。

武藤青打开便当,和小林,七河一边聊天,一边吃着便当。

闲聊十几分钟,便当吃完了,他合上便当盒,再次塞回抽屉,手机忽然响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见到是班长发过来的讯息:来天台,我有事和你说。

“抱歉,我有点事情,你们聊着,”武藤青起身,向两人说了一句。

小林友故意嗅了嗅空气,面露狐疑道:“我闻到一股jiān情的味道。”

七河以手支着脑袋,望向离开班级的星川,眯起眼道:“我看到了真相。”

“你们别这么无聊,”武藤青翻了翻白眼,大步离开这里。

一路走到天台,风儿有些喧嚣,撩起那头浅红sè的发丝,卷起一点短裙角,可惜,没有露光。

武藤青走过去,笑道:“这一次找我有什么事情?难道说要以身相许吗?”

星川真莉转过身,小手连连摇晃道:“不是的,经过我一晚上慎重思考,我认为英雄果然还是要设计一套英雄特有的战斗服。”

“哈?”武藤青面sè讶然,英雄?……啊嘞,该不会是指我吧?

想到这个可能,他心里一颤,询问道:“班长,你说得英雄应该不会是我吧?”

星川也惊讶了,“不是你还会是谁,我知道武藤君很辛苦,暗地里每天和邪恶势力做斗争,一直默默守护地球和平……”

“等等!”一看她还有说下去的意思,武藤青连忙打断,解释道:“班长,你想多了,我没保卫地球和平,也没和黑恶势力搞什么斗争,就是每天混rì子。”

天晓得这位一晚上脑补什么东西,他可不打算承认,总觉得会很麻烦。

眨了眨大大的杏眼,星川真【零零看书00kxs】莉满脸惊讶道:“没有想要支配世界的组织和你敌对吗?”

有,就是我自己,这一句话他很想说出来,可又没说,真说出来,绝对会被唠叨到烦为止。

“没有,世界很和平,不需要英雄帮忙,我们还是讨论什么更好吃。”

“唔……”星川发出一声不情愿的叫声,脑补过的激情战斗画面崩裂成碎片,她保持最后一丝底线道:“那武藤君的能力可以救人吗?比如说癌症之类的患者。”

武藤青眼眸闪过一抹惊讶道:“班长家里有人患有绝症吗?”

她摇摇头,道:“不是我家,就是世上有很多患有绝症的病人,若武藤君可以的话。”

“抱歉,”武藤青神sè忧伤地说一句,转过身,用手摸着墙壁,语气哀伤道:“我的力量只能破坏,什么都无法拯救,即便是一条小狗的xìng命都无法挽救,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力量。”

“怎么会,武藤君昨天分明救过我,请不要说这种话,”星川真莉以为触及他内心伤口,连忙上前安慰。

武藤青肩膀颤动,似是在哭泣,“可我,我。”

“我编不下去了,哈哈。”

一听到这个大笑声,星川顿时明白被耍了,脸颊气鼓鼓道:“讨厌,武藤君真是一个坏蛋,坏透了,哼,我不理你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