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两百三十章 有些人生譬如海面冒出的水泡短暂而又无闻

第两百三十章 有些人生譬如海面冒出的水泡短暂而又无闻

“班长,你额头怎么红了?”教室之内,武藤青正在和小林友说话,瞧见额头红肿的她过来,顿时面露惊讶地询问一句。

星川真莉提着书包,面sè似是发呆,听到问话也没有及时回应,过一会才道:“哦,我早上起床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头。”

大胸妹子心疼不已道:“你太不小心了,起床居然都会摔跤,来,我帮你揉揉。”

七河正忠往她胸部那里瞥了一眼,想想班长因胸太大而导致摔跤的画面,忍不住笑道:“这也是一般女生没有的福分。”

“才不是福分呢!”星川真莉突然很生气地说了一句,又扭头凑过去让大胸妹子揉额头。

七河摸了摸头,小声向武藤青道:“班长是不是生理期到了?一点小事就发脾气。”

“知道的话,你就闭上嘴巴,别在惹她生气。”武藤青白了他一眼,心想奇怪,该不会是换魂时出现什么差错吧?

可看起来,她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武藤青疑惑不解,却没有问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问太多不好。

而且他可不想问出来,被对方回答一句没事,那样会显出自己在对方心里并非可以依靠的人。

星川真莉jīng神变得很恍惚,连上课都没有和往常一样盯人,哪怕是武藤青在上课时打游戏都没有呵斥。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中午十二点,小林友推了推镜框,神sè担忧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班长。

七河深以为然点头道:“事有反常就那个啥,班长上课居然都不专心,一定发生很重要的事情。”

武藤青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面,嚼了几下道:“她不说,我们光猜也没用。”

“话虽如此,可武藤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也是没用,我总不能拿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问吧,好啦,吃饭吧。”武藤青不愿继续谈下去,埋头开始吃饭,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

难道我表现就那么让人靠不住?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武藤青心里下定决心,面上一点都没有显露出异样表情。

星川真莉心里经过一阵挣扎,还是决定开口借钱,自己的零花钱完全不够去检查,至少要借到三万。

“三万?!”一声惊叫,大胸妹子回过神,讪讪向周围一笑,又压低声音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她摸摸后脑勺,小声解释道:“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急需用钱,你就借我三万,我保证尽快还。”

大胸妹子一眨不眨地凝视她,她心虚地转移视线,眼神晃悠,就是不肯说出为什么。

“好吧,借你没问题,可事情结束,你一定要和我说。”

大胸妹子叹口气,没有强迫她这就说出来,这丫头固执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星川真莉感动地点头道:“嗯,谢谢你。”

“道谢就免了,没点实质意义,真要谢的话,就让我揉胸吧。”

“诶~”星川真莉瞪大眼睛,一脸惊容。

她摆手道:“开玩笑啦,我们继续吃饭。”

星川真莉松口气,抓起筷子埋头吃饭。

待到下午放学后,星川真莉收拾好书包,从座位起身道:“武藤君,今天的社团活动我就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武藤青不露声sè地点头道:“嗯。”

星川离开教室,他拿出手机向郡山织姬发出一条有事不去的讯息,便悄悄尾随上去。

一路尾随至一家医院门口,武藤青待在院外马路,面sè惊讶道:“不会吧,班长生病了?”

他心下担忧,施个障眼法掩盖自己踪迹,再大大方方走进医院,里面大厅地面很干净,也很安静。

这过于安静,也未必是件好事,让人觉得00kxs.com挺压抑。

空气充满医院特有的味道,窗口排起长队,星川真莉默默低头等在最末端。

他走过去,随手施展一个法术,给真莉做一个全身检查,结果是没病。

总不会是为看额头疼吧?武藤青想到这个可能,不禁笑着摇头,班长真是太较真,一点小事都搞得和大事一样,害得他吓了一跳。

没有继续待下去,武藤青转身离开。

星川依旧在等着挂号,心里极为紧张,小手攥紧,往rì灾难xìng的记忆一波又一波涌上脑中。

“你好,请问叫什么?”挂号窗口里面的护士嘴上说着职业xìng话语,表情极为淡漠。

“星川真莉,”她紧张地说了一句。

第一次独自来医院检查,她自然是有点胆怯,这样的行为看在护士眼里,顿时了然,十有仈Jiǔ又是一位堕胎的少女。

唉,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得防护措施,出事了就想着打胎。

护士心里想着那些问题,表情愈发冷淡。

星川真莉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笨拙地办好挂号,站在医院大厅中心,像是落入狮群的绵羊,茫然无措。

不知道接下来该从哪里开始检查,她想了一会,决定随便啦,先从近的开始。

轮番检查,有些可以很快拿到结果,有些需要等待。

一切都结束后,已经是五点半,夕阳染红半边天,星川真莉望着手中没有任何异常的检查报告,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世界仿佛在一瞬间远离她,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这里。

“骗人吧,居然一点异样都没有,这样岂不是和浩森一样嘛,难道我过三天也要死吗?”星川真莉喃喃自语,表情呆呆,连撞到玻璃门都没有喊痛,就是换个方向,继续走。

离开医院,外面人声鼎沸,大人小孩,每一个人都充满活力,和医院的死气沉沉不同,星川真莉呆呆走了一会,停下脚步,双手猛地拍在脸颊,朝天道:“啊啊啊!!”

将憋在心里的坏情绪吼出去,她心情舒畅不少,无视周围大人们投过来的异样目光,她挺胸抬头离开。

过一条街,她迅速躲在墙角,轻拍胸口,面sè微红道:“好刺激啊。”

想起在人群中大吼的失态模样,她又是一阵害羞,随即想起自己的事情,迅速变得低沉起来。

生命就剩三天怎么办?和爸妈说,无法开口啊,武藤君,他又不会治病。

星川真莉认真想了一会,发现没有结果,她压根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自救。

左思右想,她认为比起烦恼,不如将剩下的时光好好过,补充人生的不足,比如说谈一次恋爱,体会一次女人的快乐之类的。

“喂,武藤君吗?你有时间吗?可以的话,在ZhōngYāng公园见面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拜托你,嗯,就这样说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