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有时候考虑得太多反而不好下手

第两百四十七章 有时候考虑得太多反而不好下手

油画裱好在画框里面,悬挂在墙壁上,画里面的主角是小姑娘,大约六岁左右,一头浅蓝sè闪亮的短发掩耳,坐在金sè椅子上,背景是一个城堡和黑夜悬挂的圆月。

油画名字是一串英文字母,看起来挺高大上,可惜,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美术馆长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在英文名字底下,挂着rì文写得名字,孤独小公主。

郡山织姬停在这幅画前,愣愣地看着,没有移动步伐。

边上的武藤青看了一眼她,再看看油画,摸着下巴点评道:“前辈小时候下巴圆乎乎,看起来还真可爱。不过现在略尖的下巴,给人感觉更妩媚成熟,各有千秋。”

她回过神,用米sè的包包拍过去,娇嗔道:“好啦,我们去看下一幅画。”

“织姬?”一道充满磁xìng的声音从后面走廊那里,传到这个位置。

郡山织姬身形一僵,压低帽子,加快脚步向前面走过去,惊慌模样如被Jǐng察发现的小偷。

武藤青没有那么慌**,转头看了一眼,在走廊的拐角处,一个身高一米八二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相貌英俊,却没有年轻人那种逼人的帅气,浑身充满一股岁月沉淀而下的睿智,很迷人,不论男女一看到都无法轻易将这个男人给忘记。

他抬起手,张口想要喊住郡山,话到嘴边嘴边,又默默咽回去,手停下半空。

少许,他收回手,朝着武藤青笑了笑,转过身,消失在拐角处。

武藤青摇摇头,反身追上去,追到那个疾走的身影边。

“他追过来没有?”

“没有。”

“……真是窝囊!”

“没错,我也觉得是这样。”

脚步陡然停下,郡山织姬眼眸斜视,面sè不悦道:“你说谁窝囊?”

武藤青回以一个无辜的眼神,“前辈说的是谁,我说的就是谁。”

郡山织姬伸手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哼道:“那是我爸,我可以说,你不可以!”

武藤青肉厚到可以承受导弹,自然不会觉得痛,笑呵呵道:“那么想要见他的话,直接过去,大喊一声,欧多桑,然后扑倒他怀里,倾述一下十年来的孤独人生,不就可以了。”

她面sè忽地暗下来,如乌云飘过海面时形成的yīn影,失落道:“真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算啦,还是回家吧,已经没什么好看的油画。”

寂静的走廊,两侧sè彩鲜艳的油画仿佛失去颜sè,郡山织姬手指抓紧提包,大步离开。

快要走到旋转的玻璃门前,武藤青突然小声说了一句,“抱歉,前辈。”

她纳闷,还没反应过来,后颈遭到一记手刀,大脑瞬间失去意识,往前面倒过去。

武藤青伸手一扶,避免她摔倒在地,惊声道:“前辈,你怎么了?”

门外的两名保安见此,急忙跑进来,一人紧张道:“怎么了?”

他抬起头,满脸紧张道:“好像是天气太热,中暑了,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休息一下吗?”

一名保安连忙指路,“这里有一间休息室,快,抬过来。”

黑暗浮现在眼前,她缓缓睁开眼皮子,一双翡翠sè眼眸显露出些许迷茫,后颈传来的痛感让她回过神,猛地坐起身,“后辈……君。”

君字一出口,她面sè微红,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

这里是一间休息室,有一排排沙发环绕在墙壁,ZhōngYāng有三个自动贩卖机。

除开她以外,另有一名男人待在这里,不是武藤青,而是她父亲,英文名爱尔兰的山本一忠。

空气随着她低头而陷入尴尬,山本犹豫一会,还是开口道:“对不起,织姬。”

郡山织姬身躯一颤,手指握紧,再抬起头,勉强挤出笑容道:“没关系,你没欠我们什么。”

山本眼眸泛起一丝泪光,语气深情地问道:“真的吗?”

“骗人的。”

“……”

躲在门外偷听的武藤青险些笑出来,他可以想象,郡山父亲的表情是多么尴尬。

山本苦笑一下,找个位置坐下来,道:“天气热,平时要多吃点冷饮,小心中暑。”

中暑?郡山织姬提到这一茬就生气,她敢保证,自己是被后辈君给打晕的,真是太过分,等下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见女儿沉默,山本挠了挠微卷的黑发,小心询问道:“你,和弦子最近过得还好吗?”

郡山织姬回过神,心头莫名火起,声音尖锐道:“好,当然好,最近妈妈和一个男人都在讨论何时结婚。”

山本瞳孔扩散,呼吸声都加重,随即苦笑道:“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她从沙发站起来,居高临下地逼问道:“你真得这么认为吗?”

山本眼眸微垂,在女儿灼灼逼人的视线之下,他心里闪过一抹窘迫,又苦笑道:“不,我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她没有给父亲喘息的机会,追问道【零零看书00kxs】:“那为什么当初你要抛下我们离开?只要你说一句,不论是妈妈,还是我都会和你一起去。”

面对如此充满孩子气的问话,山本没有敷衍,将她当成一个大人,认真地回答。

“然后呢?在人生地不熟的巴黎,我每天要忙于画画的学业,你要面对一群语言不通的新同学,弦子要守在没有人的家,看着听不懂,看不懂的电视剧,这样的rì子,你们能忍受?能适应?”

连续两个质问,让郡山织姬说不出话,她手指紧握又松开,倔强地顶回去道:“总会有办法解决,你少用这个问题充当逃避的理由!”

山本默然,过一会,他喃喃细语道:“我初到巴黎,rì子并没有过得太好,一个异国的画家,往往不容易得到当地画家的承认,更别提是巴黎。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很庆幸你们没有跟过来。”

“今天能见你一面,看到你过得很好,我已经足够了,再见。”说罢,他起身,走向休息室的大门。

走到一半,郡山织姬飞奔跑过来,一把抱住他,哭喊道:“爸爸,对不起,我不该用那种语气和你说话。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很想你,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呜呜。”

“织姬,我也是。”

门外,听到这一切的武藤青手背在脑后,转身离开,看来今天不需要他陪了,还是回家,陪一陪老妈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