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五十九章 一个好妈妈是不会乱玩的

第五十九章 一个好妈妈是不会乱玩的

和组织的普通杀手不一样,似梦雪这个级别的王牌杀手,都是直接听命于董事会的诸位董事,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寻常杀手要多。

一听是要杀宫本董事的儿子,梦雪瞳孔微微缩起,立马认为是董事会内部争斗,张口想要反悔。

黑绝连忙开口解释道:“这不是董事间的内**,杀宫本小三郎的命令是宫本董事亲自下令,好像是儿子女装出去遭到混混强上的事情被发现,你也知道,那位宫本董事是一个非常讲面子的人。”

梦雪扬起头,修长的雪白脖颈尽显,妩媚的脸庞流露出一丝讥讽:“嫌弃儿子丢脸,所以想要除掉,结果没有杀成是吗?”

他点了点头,叹道:“没错,本以为会很轻松完成的任务,意外地难缠,组织连续派出的三名杀手都死掉,其中一个还是金牌杀手,仅低于我们一个级别。”

听到这里,梦雪已经明白董事会的想法,培养一个王牌杀手需要耗费大量金钱和时间,不是轻易可以浪费的存在。

比起现役的王牌杀手,还是让她这个已经隐退的王牌杀手出马,才比较稳妥。

毕竟她死了,也不会对组织产生损失,反而会让董事会的人开香槟庆祝。

不过,她还是有一个疑点想不通,询问道:“既然宫本小三郎变得这么有能力,宫本董事应该高兴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吧,怎么还会下令杀掉?”

橘黄的灯光照下,黑绝手指敲了敲台面,轻声道:“听说宫本小三郎最近大量购买氯酸钾,具体原因未知。只是在知道儿子这么有能力的时候,宫本董事很担心,那些氯酸钾会给他造成一起意外事故。”

“哼,太软弱的儿子除掉,太有能力的儿子也除掉,宫本董事还真是一个好爸爸啊,”梦雪明确的表露出自己内心不满,撅起的小嘴都可以挂上酱油瓶子,神sè不经意流露出妩媚。

撩得黑绝心痒痒,蓝sè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渴望,左手沿着柜台表面向前,握住她的手道:“不介意的话,我们久违地干一场吧,夜蝶。”

她猛地抽出自己的手,面sè森冷道:“告诉你三件事情,第一,我叫做大仓梦雪,不叫夜蝶,第二,你再敢用手碰我一下,杀!第三,给我滚蛋!”

“嗨,嗨,我今天就告辞,明天再来找你,”黑绝明白她是真怒了,不敢在调戏,收起手,大步往外面走,低声嘟囔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一个弄大肚子都不负责的男人守贞洁。”

她不愿多说什么,静静看着黑绝离开,店内变得剩下自己一个人,风从门外吹进来,她抖了抖身子,低叹道:“好冷,刚刚应该拿一件外套给小青披上,免得着凉。”

“啊切!”

晚上九点半,在寂静的街道上,一声重重的喷嚏显得格外响亮。

武藤家门口,他揉了揉吹得冰冷的鼻子,心想这句身体好弱,这么点风居然吹得脑袋晕乎乎,身体都有些站不稳。

铃木牌的摩托车上,龙光寺茜满脸关心之sè:“你看起来jīng神不太好,没事吧?”

武藤青深深吸一口气,摆手道:“没关系,比起以前吹过的九天罡风,这么点风不算什么。”

被风吹得脑袋都晕乎乎的他,说话没有先前那么谨慎,几乎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大脑和身体都变得懒洋洋,这是感冒的症状。

龙光寺茜没将这句掺杂一半的实话当真,反而愈发担心起来:“你不会是吹得脑子发烧吧?”

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都说没事了,我要回去睡觉,你也回去吧。”

夜风吹过来,院子里的树叶沙沙作响,明亮的灯光之下,龙光寺茜神sè犹豫一下,又转为坚定,开口道:“那个,对不起,我在中介屋前那样说话,还有谢谢你,www.00ks.net多亏你不遵守承诺,我才能吃到那么美味的甜筒。”

脑袋晕乎乎的他懒得说谎,直白道:“不需要客气,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被小女孩纠缠的反应,结果没让我失望,那个不知所措的样子真是太逗了。”

这家伙真是欠揍啊!!龙光寺茜心里面的感激瞬间抛到九霄云外,抬脚将他踹倒:“混蛋!居然敢玩弄我!!”

说罢,她发动摩托,呼地从这条街上跑开,想要依靠大风将内心的羞怒给吹飞。

而倒在地上的武藤青脑子得到短暂清醒,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劲,可能是被风吹得感冒了。

该死,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

他心下暗骂一句,没有迟疑,直接动用愿力。

霎时间,他眉心亮起一棵树的图案,rǔ白sè愿力从中喷发,向着身体全身流淌,所过之处,都泛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可他发现,没用,一撤回愿力,身体照样是那么虚弱,感冒本身没有被愿力除掉,仅仅是压制而已。

说来可笑,能够肉白骨的愿力居然无法驱除一个小小的感冒。

“糟糕,这具身体该不会被感冒害死吧?”武藤青一想到这个可能xìng,顿时后背冒出冷汗。

虽然不算什么大病,可重感冒就很危险,尤其是这具身体过于纤弱,身体抵抗力很差。

放任不管的话,睡一觉可能会好些,也可能会永远的睡过去。

他猛地一咬舌尖,痛得脑子又清醒几分,立马走向大仓家。

这个时候,能够帮他的人也就是隔壁的玉子,那个不知道在何处的父母,压根派不上用场。

一出院门外,街道刮过一阵凉风,吹得他心里觉得很舒服,脑子变得昏沉起来。

糟糕,他不再犹豫,直接用愿力覆盖全身,将虚弱的感觉通通驱除,脚步加快走到大仓家门口。

叮咚,他伸手按下门铃,里面没有反应,又在连续按下门铃,一阵叮咚叮咚后,总算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来啦,是谁啊,这么晚上门?”

武藤青散开愿力,虚弱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他张口道:“是我,玉子,快点来门,我被风吹得有点感冒。”

“青君?!”门外被吵醒的大仓玉子jīng神一振,急忙飞奔过来,打开家门,眼前一道黑影扑过来,直接一脸埋进她的双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