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六十三章 青春总是伴随着争吵

第六十三章 青春总是伴随着争吵

滚滚黑烟升上天空,火焰肆虐的大楼里面,一道人影冲出,不等底下的人惊呼,宛如拍电影一般的场面出现。

一道钢索横空shè在数十米外的大厦表面,将那道人影呼地拉过去。在要碰到墙壁时,又是一道钢索shè出,钉在隔壁大厦的表面,几经反复,那人彻底消失在人的视线之内,引发一阵惊呼。

远距离看到这一幕,武藤青面上浮现出惊讶,那个发sè,那个身材,不就是大仓梦雪嘛。

真是有趣,居然能够从m.00kxs.com筑基的宫本小三郎手里面保住一命,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而且那样的人围绕在一个普通高中生身边,到底会有什么企图?

或者说,原主人有着连本人都无法得知的秘密,他心里闪过这些疑问,随即发出轻笑一声,伸懒腰道:“这场大火还真是没有什么看头,我回去睡觉了。”

边上的玉子闻言,面上浮现出薄怒之sè:“青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有人可是会丧生在这场火灾里面,居然说看头,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

武藤青不以为然地点头,应付道:“嗨,嗨,我明白,我明白。”

他的态度很明确,我明白,但就是不准备改。

这个世界的人死再多,和他有关系吗?

哪怕是在元央仙界,他都不在乎人的xìng命,只是一心追求着最强大的力量,除此之外,任何人和物都无法触动他的那颗心。

虽然在这个世界,失去力量的他偶尔会有触动的时候,可也不会变得将一个人的生命看得太重。

玉子瞪大眼睛,面上显露出不理解,以前的青君虽然沉默,但也不会这样冷漠吧。

果然是动漫看多了,和现实脱轨,才会对远方有人死去的事实变得如此平静。

不行,自己要矫正青君不健康的思想!

微凉的大风刮过,淡紫sè的发丝飞扬,她忽然回过神,发现天台就剩下自己一个人,青君早已不见踪影。

“那个笨蛋居然不等我,”她银牙一咬,跺脚往下跑去。

跑回卧室,发现武藤青已经躺回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头猪啊!

她气呼呼想了想,再看着那张清秀的脸庞,用猪头和脸对换一下,那个场景看得她噗嗤笑出来,心下的郁结消散大半,打定主意等他醒来再说。

这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半,外面黄昏的光芒已经初显,从阳台没有拉起的窗帘钻入室内。

武藤青被饿醒了,肚子发出的强烈抗议让他大脑瞬间从沉睡之中拉出来。

他睁开眼睛,鼻子已经不是堵得那么厉害,偶尔可以呼吸下空气。

他转过头,喊道:“玉子,晚饭怎么样了?”

看手机的玉子连忙抬起头,神sè严肃道:“那种事情根本不重要,上町市发生一件大事了。”

他翻一个白眼,没好气道:“就算是霓虹首相被人刺杀在我眼里都没有一顿晚餐重要。”

玉子撅起小嘴,大大的杏眼满是愤然:“青君,你这个态度不好,搞得好像现实世界和你没关系一样,这可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二次元再美好,都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听这句话的意思,这位似乎有什么误会啊,武藤青懒得去争辩那么多,懒洋洋挥手道:“嗨嗨,那就请你说出上町市发生的大事,是市长贪污被抓,还是书记包养小蜜被发现啊?”

真是让人火大的态度,玉子贝齿轻咬红唇,狠狠瞪了他一眼,才说:“不是那些小事,你知道嘛,上午十一点二十分的大爆炸,居然是有人想要刺杀宫本制药的长男宫本小三郎惹出来的动静。”

说到这里,她忧心忡忡地说:“那场刺杀自然是失败了,可另一场针对宫本制药董事长的刺杀成功,据说那位浑身都被烧成黑炭,只能从牙齿的DNA判断出主人的身份。这下子,霓虹都要不平静了。”

杀父夺权嘛,武藤青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了然,浑身烧成焦炭,定然是宫本小三郎干得。

而大仓梦雪很可能就是宫本董事长派去的杀手,至于为什么要下亲生儿子,对于当权者来说,理由可以有很多,他没有心思去猜测。

“目前的宫本小三郎身为制药公司唯一继承人,已经被Jǐng察重点保护起来,上町Jǐng署长发表对罪犯的谴责声明,还保证一定会将犯人绳之以法。”

说出这些消息,她白皙的脸颊露出哀伤,长叹道:“没想到霓虹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凶手简直是太凶残了,你知道嘛,大楼的死者超过二十五名,伤者多达三十五名。”

“是啊,在这个太平盛世搞这么大动静的刺杀,真是让人很害怕。不过,”武藤青话锋一转,神sè淡然道:“这和我们有关系吗?没有人会特意来刺杀一个高中生,我们也没钱去住那么高级的酒店,所以你还是考虑下晚饭的问题。”

绕来绕去又回到晚饭的问题上,玉子满腔劝说的话都被没钱两个字堵住。

确实,这样的刺杀和他们真心无缘。

可青君的态度太冷淡,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生死,她脸颊气得鼓起,瞪眼道:“为什么青君可以态度那么冷淡啊,明明有那么多人死去,这样的你,太没同情心了!!”

不妙,再说下去恐怕更会让人生疑,可要是装出复有同情心的模样,也会被对方认为是敷衍,毕竟前后反差太大,谁都能看出是敷衍。

想到这里,武藤青猛地掀开被子,佯装发怒道:“算啦,我下去拿瓶可乐搭配薯片吃,你真是太啰嗦了!!”

玉子微微一愣,委屈地说:“什么嘛。人家是担心你,你这算是什么态度,好像我做错了一样。”

就是这份担心让人觉得烦啊,武藤青心下抱怨一句,面上寒意不减,冷冷道:“你又不是老妈子,啰啰嗦嗦的,搞得那些人是我下手杀得一样。”

“哎?青君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张口想要解释,却被粗暴的一声给吼回去。

“给我出去!!反正我就是一个冷血冷酷无情的人,不配和你这个复有善心的人在一起!”

这一句话,算是武藤青来到这个世界,最真诚的一句,没有掺杂半点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