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六十四章 爱情就像是暴风雨

第六十四章 爱情就像是暴风雨

实话往往都比较伤人,真正想要维持彼此关系,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说善意的谎言。

“青君这个笨蛋,我最讨厌啦!!”玉子显然是承受不住实话,眼眸浮现出泪花,鼻子一吸气,转身哭着跑了出去,点点眼泪仿佛珍珠般飞洒。

他微微一愣,举起手想说些什么,那些话到嘴边,又全部吞回去,这样挺好。

若是能够这样断绝关系的话,应该是自己所期待的事情,没必要多加挽留。

而且黑化的怪兔子没有出现,更没有理由去安慰对方,明明是这样的想法,胸口却有些闷闷的感觉,难道是原主人残留的情感作怪?

他强行压下这股情绪,没有走出去,怕对方等在底下客厅,索xìng转身上床,勉强自己入睡。

一夜无语,当太阳的光芒从东方升起,刺破漆黑的夜幕时,宣告着四月九rì,星期四的到来。

咕噜噜,一间摆设简单的卧室内,床上被子里的主人胃部发出震天响,抱怨着昨天的中晚饭都没有吃。

武藤青睁开眼睛,一手抚摸着肚皮,另一只手撑起身体,从床上起来。

他能够清晰感觉出,自己的感冒已经好了很多。鼻子不会在堵塞,脑袋不会昏沉沉,连四肢都变得有力气,就是jīng神状态还是有点虚弱感,却不影响今天的上学。

他打了打哈欠,走下床来到衣柜这边,翻出另一套校服换上,变成一个外貌清秀的乖乖生。

系好脖子上的领带,他拎起书包往外面走去。

走到楼下,客厅的白sè餐桌没有三明治和牛nǎi,因为端来那些的人,正窝在楼梯左侧,将脑袋埋在膝盖上,双手环抱小腿,背依靠在墙壁,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看起来是那么可怜。

武藤青心里莫名一软,曾经征伐元央仙界,即使百万人在面前消失,都不曾眨过一次眼,更不曾心软的他,今天,心软了。

这个傻女孩,明明都被那样呵斥,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他伸出手摇晃玉子肩膀,声音罕见地温柔:“喂,玉子,玉子,快醒醒,已经是早上了。”

迷迷糊糊间,玉子抬起头,眼眸朦胧,脸上同样是迷糊之sè。

少许,她反应过来,再次将头埋在膝盖,声音闷闷道:“你现在下来干什么?哼,我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你的。”

呃,面对这种小孩子气的举动,武藤青没有说话,轻轻搂住她:“好啦,这次是我错了,求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好吗?”

这不是在演戏,他发现短短几天时间,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女孩。

身经百战的他不是胆小的人,一发现自己的心意,便已经决定,将这个女人收入怀中。

当然,目前还不行,必须等他踏上修仙,并到达金丹的水准,才能和玉子在一起。

暖暖的怀抱让人觉得很安心,似是高悬在天空的太阳。

昨rì的委屈宛如积雪,在怀抱之下消融殆尽,她鼻子发出可爱的轻哼,嘟囔道:“这次就不和你计较,再有下次的话,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听到没有?”

咕咕,没有等他回答,两人的肚子都整齐地叫起来。

气氛陷入短暂的尴尬,玉子噗嗤笑出来,捂住肚子道:“哈哈。你的肚子叫得好响。”

武藤青眨了眨眼,无语道:“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肚子在叫。”

她小嘴撅起,反驳道:“哼,反正就是你叫得比较响,我的肚子叫得可文雅了。”

“嗨嗨,我肚子叫得响,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武藤青不愿在谁肚子比较响的问题上争执,直接迈向最重要的一步,吃早饭问题。

玉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呼地从地面站起来,笑得宛如春风,流露出勃勃生机:“呦西,我这就回家去,你洗干净点,等我回来。”

这台词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武藤青心下吐槽,面sè平静道:“嗯,你快去吧。”

再过一会,等到七点四十分,用完早餐的两人结伴出门,各自拎着书包,淡淡的阳光披散在肩膀,地面照出两个相互依靠的影子。

大仓玉子依旧是那么啰嗦,悦耳的嗓音从没听过,他十句都未必能插上一句嘴,单纯是保持,嗯嗯啊啊的词语,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走上山坡小道,一条寂静的长流在前方缓缓流淌,阳光照得表面波光粼粼。

晨风吹过,绿sè的青草泛起悦目草浪。两人拐一个弯,保持并肩的速度交谈。

渐渐地接近板桥大街,玉子停止啰嗦,笑嘻嘻道:“我先去了,拜拜。”

她到底是脸皮薄,还不好意思在其他学生面前,缠着他一个人。

武藤青不强求,心里有点高兴。虽然没她显得安静,可有她又显得周围啰嗦,恨不得早点分开。

靠近板桥大街,学生们的身影渐渐多了起来。在这个时间段,学生们还是挺多,不像是八点起来的时候,那个时间街道很少能看到学生的身影。

他混杂在人群里面,一点都不显眼,慢悠悠朝学校走过去。

又过一会,A班教室之内,喧闹的声音一如既往,班上已经聚集不少学生,早到的他们分成一个个圈子,相互说着趣事,偶尔可以听到某个圈子爆发出的笑声。

靠窗的第五排位置上,小林友和七河正忠也在交谈,相互露出有些贱贱的表情。

他大步走过去,一拍小林友的后背,轻笑道:“哟,我的座位是不是特别舒服啊?”

嘶,突然这么一拍肩,吓得小林友心脏一跳,后背冒出虚汗:“武藤,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一点声音,差点吓死我了。”

七河正忠脸上露出一抹阳光笑容,打招呼道:“哟,看起来你已经没事了,昨天老师说你请感冒的病假,可是让我们两个很担心,好端端的,你怎么会突然感冒啊?”

武藤青将书包塞入课桌抽屉,轻笑道:“【零零看书00kxs】没什么,就是晚上坐摩托车去兜风没带安全帽,结果被风吹得感冒。”

哈哈,七河很没形象的大笑起来:“居然因为没带安全帽而被吹得感冒,这样的感冒理由,天底下也就是你独一份。”

“你别小看天下的宽广啊,”他翻了翻白眼,挤开小林友,夺回自己的宝座坐下,身子熟练地依靠在窗框上,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刚刚在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

一提到这个,小林友神秘兮兮地递过来一叠照片,他看都没看,面sè颇为无语:“你小子又拍一堆美女的泳装照?真是不吸取教训啊。”

小林友面sè微红,恼怒道:“我这不是美女的泳装照,这是昨天DìDū大酒店的火灾现场照片,放学后我特意跑过去拍得。”

“哦,”武藤青有些惊讶,伸手接过那些照片,一张张翻开,上半部分烧得漆黑的大楼,散落在地面的玻璃,拉开的Jǐng戒线,忙碌的Jǐng察等等。

每一张照片都拍得非常好,已经可以充当正式的新闻报道照片,武藤青看完之后,夸了一句道:“你这些都拍得不错啊,以后当一个摄影师绝对是没有问题。”

他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镜框架子,刚想说两句谦虚的话,七河正忠已经拆台道:“他哪里是为当摄影师,他目的是为追一个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