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八十一章 血液?灵魂?无法理解的本能

第八十一章 血液?灵魂?无法理解的本能

咳咳……她蜷缩在冰冷地面,燥热的喉咙发出痛苦的咳嗽声,每一声都勾动五脏,仿佛要将肺都给咳出来一样。

声音回荡在占地八十平方米的卧室上空,室内没有什么摆设,简单的让人一目了然。

一张床,一个衣柜,床边的办公桌上摆着笔记本电脑,这样简洁的风格完全保留着杀手时代的习惯,绝不会迷恋任何明星和影片。

安装的空调已经开得最低温度,她什么衣服都没有穿,光溜溜躺在地面,却一点冷意都无法察觉,体内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一开始还没有这么严重,她还以为就是小伤涂点膏药,养两天就行。

没想到随着两天过去,那股火焰的燥热已经让她无法承受。

浑身皮肤都呈现出诡异的红,像是煮熟的龙虾,右胸口纹得组织图腾都变得赤青sè,似是染上血的骷髅头。

好痛苦,她翻过身,满头大汗,金sè卷发像是洗过一样,湿哒哒的。

“青儿?”她眼眸忽然一缩,神sè有些不可置信,望着打开门进来的武藤青,那清秀的脸庞挂着笑容,单薄的身体穿着校服,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文质彬彬的气息。

她嘴角微微扬起,认为自己出现幻觉,抬起手招了招,面sè痴痴道:“青儿,你知道吗?我是你亲生妈妈,不是什么保姆,那两个每年出现几次的家伙,就是我花钱雇来的假货。”

说着,她眼泪忽然流出,声音哽咽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可不这样的话,我无法保护你,董事会里面的人是不会放过任何可能会为我报仇的人。”

“组织的理念是斩草除根,只有我们不相认,你没理由追查我死因,董事会的人才不会在杀我之后,再去杀你,你能原谅我吗?”

“我原谅你,”低低的声音附和着她,那道幻影蹲下身子,眼眸淡漠地看向她。

大仓梦雪不哭了,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青儿,你不用为我的死感到悲伤,我本来就是一个早已经死掉的人,是你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让我明白当一个母亲,当一个人的滋味,真是很感谢你。”

她说着,声音渐渐低落,眼眸恍惚,想起十五年前,冰冷而黑暗的地下室,囚禁灰熊的铁笼,变态的医生倒在血泊之中,哇哇大哭的婴儿。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在自己手握住孩子脖子的时候,孩子停止哭哭,反而咯咯笑起来,一点都不知道死亡的来临,单纯为感【零零看书00kxs】受到妈妈的气息而高兴。

“那个时候,我胸口涌现出悸动,那大概就是母爱吧,我会有这样的感情全都是你到来的原因,青儿……”

大仓梦雪的眼眸趋向于无神,声音低吟如蚊鸣,抬起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在最后的最后,你能叫我一次妈妈吗?”

手触碰到脸颊的瞬间,幻影骤然破碎,紧闭房门述说无人进来的事实,她眼眸合上,右手无力地从空中垂落在地面,发出啪的一声。

不久,中介屋拉面店外的街道,一辆轰鸣的摩托赶到门前,紧急一个漂移刹车,轮胎蹭在地面画出漆黑印迹。

风卷起一个塑料袋,踏,一只棕sè的皮质长筒靴踩在塑料袋上,顺着长筒靴往上,就是裹着白sè丝袜的长腿。

腿的主人就是龙光寺茜,她扬起头望向中介屋拉面店道:“好啦,快下车,门我已经打开,就是上面那一层,雪姨卧室始终不肯开门,只能靠你了,我在这里等你,有事喊一声。”

虽然雪姨平常很照顾她,可那样的关系,终究无法取代家人。有些事情上,她还是一个外人,没办法强行去管,只能找武藤青帮忙。

他顶着向后飞扬的扫把头走下摩托车,揉了揉被风吹得僵硬的脸庞道:“嗯,多谢你,我这就是上去看看。”

话虽如此,他不上去看都明白,根据从二楼传来的火行法力波动证明,对方怕是半只脚都踩进鬼门关,估摸着一两分钟后,就会彻底告别世界。

在那之前,自己要读取对方记忆,死了的话,可是什么记忆都无法读出来。

进入拉面店内,几天没打扫的缘故,客桌椅和柜台都蒙上一层显眼的灰尘,一股浓浓的衰败气息笼罩在四周,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难怪龙光寺会那么着急,她的敏感程度不及玉子,却还是远超普通人,肯定感觉出不对劲,才会火急火燎找自己过来。

他打量一下周围,迈步进入帘子遮挡的楼梯口,沿着木制的楼梯走上去,拐一个弯,走到传出火行法力的门前。

没有多说客套话,武藤青伸手一拧,里面锁起来,他冷笑,随手一拳砸下。

砰,门把破裂,房门缓缓打开,宛如冰窖的冷气从前方扑面迎来,他身躯微微一颤,很快就适应这股冷气,眼眸看向屋ZhōngYāng。

一具红彤彤的**躺在那里,金sè卷发散开在地面,嘴唇,胸部,以及无毛的三角地带,统统都暴露在他面前。

“难怪不肯让龙光寺进来,恐怕是已经热得无法穿衣,害怕被当做变态吧,”他心里没有太大波动,又不是初哥,以前rì过的美女多得数都数不清,这样的场面算不上什么。

走到大仓梦雪身边,他嘴上发出难以听出是什么话的发音,右手掐出法诀,食指浮现出点点rǔ白sè光晕,轻轻点在通红的额头上面。

霎时间,种种记忆浮现,他还没有来得及删选,一幕幕画面突然闯入脑海,那些记忆充满一种难以理解的感情,很温暖,温暖的让人流泪。

咦!自己就是在流泪?!他猛然惊醒,急忙抽回手,一抹右眼角,凉凉的泪水在指尖划开。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感觉?被抱的婴儿是自己吗?

疑惑不断,武藤青已经将近万年没有体会到,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从自己心脏喷涌而出的感情,在一瞬间咆哮起来,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不想让这个女人离开。

“不可能,这样荒唐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这个小女孩连我年龄的千分之一都没有,我居然会将她认做母亲?”武藤青面sè抓狂,望着倒在地上的她,神sè时而狰狞,时而犹豫,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咚,咚,她的心跳声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变得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