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小说 > 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 第八十二章 我所期待的……

第八十二章 我所期待的……

“唔,”一声低吟,脑中意识渐渐回复,她睁开眼皮,茫然地眨了眨,望着天花板以及吊灯。

呆了呆,她整个人反应过来,上半身猛地从床上仰起,被子滑落,她伸手摸在左胸,从那握不住的柔软下,砰砰有力的心跳声不断传来。

自己没死?!大仓梦雪眼眸骤亮,随即疑惑浮现在脑中,她清楚记得,自己被热得昏死过去,一觉醒来,身体竟半点异样都感觉不出来。

更何况,自己明明什么都没穿,醒来衣服已经穿戴整齐,黑sè短背心加蓝sè牛仔裤,到底是谁救了自己?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她想不通,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拎着塑料袋的龙光寺茜出现在视线之内,见她醒来,举起装有零食的塑料袋道:“哟,你醒来了,要吃吗?”

“茜酱??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真没看出来。”大仓梦雪满脸震惊,显然是将她误会成救命恩人。

龙光寺茜眨了眨蔚蓝的眼眸,不太明白道:“你在误会什么,我就是去超市买点零食,这样不值得你夸奖吧。”

呃,大仓梦雪表情有些尴尬,讪讪一笑道:“哈哈,我就是觉得茜酱真是温柔啊,不过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我怎么又在床上?”

有点古怪啊,龙光寺茜看着她心虚的表情,明白对方在隐瞒什么,也没有戳破,如实回答道:“是武藤将昏迷的你抱到床上,真是的,那么大的人,居然开那么低温的空调,搞得自己晕倒,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你是笨蛋吗?”

大仓梦雪被说得低下头,面sè惭愧,少许,她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眼眸瞪圆道:“等等,你说是小青将我抱上床?那,那么他花费多久时间?”

龙光寺茜微微回想一下,不太确定道:“好像是十一,二分钟吧,你问这个干嘛。”

“哈哈,”她面上笑容满脸,宛如春天盛开的花朵,心里几乎是乌云盖顶,电闪交加,一个可怕的想法不断从心底里浮现,徘徊在大脑之中。

十几分钟,抱一个人上床需要那么多时间吗?而且一醒来,自己身上一点燥热都没有,果然,不,这样的事情不可能,那个小青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心里不肯相信,咬牙询问道:“那,他离开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龙光寺茜愈发搞不懂她的想法,不爽地回答道:“一脸仿佛有人欠钱的yīn沉感,雪姨,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商量下。”

她没有回答,大脑和身体都彻底当机!!

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00kxs.com那股燥热消退的原因,十有**是青儿看到光身子的我,一时控制不住下身做了。

母子发生关系,绝对不能跃过的禁断之线直接被捅破。

不不,青儿还不知道我是他妈妈,应该不会认为是母子,但我确实是他妈妈,结果还是母子。

等等,也有可能是自己误解了,或许可以去问问。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开口啊!”大仓梦雪抓着金sè卷发,旁若无人地发出咆哮,一张漂亮的脸颊满是纠结。

龙光寺茜吓了一跳,连忙道:“好,不想说就不说,喝一瓶果汁冷静下。”

她回过神,面上露出歉意的笑容,有气无力道:“谢谢,茜酱,真得很谢谢你。”

事到如今,她决定还是装作不知道,不提那件事情,毕竟一脸yīn沉说明青儿心里有负罪感。

她要是说开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彻底断开关系,还是不追究,相信儿子一定会幡然醒悟。

对,青儿就是一时糊涂,不可能会是那种心思邪念的人,她打定主意后,心里颇为清爽,痛快地一口喝干果汁。

她这边想通,另一边还有人在纠结。

平缓的河水静静流淌,表面倒映着黄昏的光芒,金灿灿犹如黄金的溶液,连倒映在水面的相貌都被染上一层金芒。

望着河面自己的倒影,武藤青面sè凝重,反复喃喃着:“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控制住,将那个女人给救了?”

这个问题他已经纠结将近两个时辰,待在这里不断询问,始终没有得出答案。

从各方面来说,他都找不到救人的理由,这具身体本就是夺舍过来,原主人的亲生母亲和自己没关系。

可为什么?看到婴儿哭泣时,笨拙摆鬼脸的女人,婴儿嬉笑时,面sè温柔的女人。换尿布,洗身体,不厌其烦做着这些事情的女人,他的内心会有共鸣感。

原主人的灵魂已经彻底被吞噬,残留记忆就像是录制好的电影,不应该会对自己留下半点影响。

即使如此,他还是感到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共鸣,所以身体越过大脑,直接将那个女人给救活。

“搞不清楚,算了,我没必要苦恼,再一次杀掉那个女人就行,”武藤青眼眸忽然变得淡漠起来,不在纠结,从河边起身。

后面有脚步声正在悄悄靠近,他微微一愣,假装没有发现,呆呆站在那里,一双白皙的手掌从后伸过来,蒙住他眼睛。

一道故意弄低沉的声音响起:“猜猜我是谁?”

他微微一笑,伸手握住蒙眼的手腕:“玉子,你以为这样我就听不出你的声音吗?”

玉子嘟了嘟小嘴:“哼,没意思。为什么你猜得出来啊。”

话是这样说,她眼眸和表情都散发出笑意,显然对他猜出是自己感到非常高兴。

武藤青转过身,松开手道:“当然猜得出,除你之外,没人会和我玩这个游戏。”

玉子面sè微微一红:“哼,就知道油嘴滑舌,对了,你一个人待在这里看什么呢?”

他愣了愣,反问道:“有一件事情你明知道这么做不对,身体却还是做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非常想要啊,”玉子想都不想直接回答,随即,她意识到话题被岔开,继续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是嘛,原来自己灵魂深处想要得到从没有体验过的母爱,武藤青忽然想明白这一点,心下杀意顿消,笑起来道:“没什么,就是先前有个金发女人在河里面游泳,后来游去大海那里,我想等等看她会不会游回来,结果她没有回来,看样子今天是从那里上岸了。”

嘎嘣,玉子太阳穴爆起一根青筋,伸手推他下河:“青君,这个大sè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