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十一章 老中医

第十一章 老中医

滴滴—

下班时间,车来车外。

一路上,行人颇多,占据了两侧的商铺门00kxs.com前道路。

但赵钟走在他们其中,配上他壮硕的身材下,倒是显得虎虎生风,引得不少数路人侧目,心中惊叹一声这位警官身材挺拔,威武雄壮。

就连路人当中小偷小摸的窃贼,看到赵钟好似巡逻般的走在大街上时,低头瞧了瞧自己“灵敏”的身材后,害怕逃不出这位警官的追捕下,也不敢在附近作祟,继而躲得远远的,怕触了这位一看就不好惹的警官霉头。

“这个警官应该是新来的,我们哥几个都没见过,最好别犯事到他手里..”

小偷带着几位同伙隔着人群,瞄了一眼赵钟陌生的相貌后,就穿过了一条小巷转移了作案地点。

就这般,赵钟穿过大街,走过小巷,一路上什么鸡毛蒜皮、小偷小摸的事情都没遇上。

除了偶尔路人投来的羡慕目光下,赵钟看到后也没在意,倒也走得自在,反正人生下来,不就是让众人看的。

“听刚才一位路人说,再往前百十米,拐过这条街道,就有一处专门卖中药的地方。现在是六点多点,再有一个小时,就要快些回去,还能吃上一顿晚饭..”

赵钟心中想着,加快了速度,跨着步子,来到了一处街角,走进这处不太繁华的胡同里。

这条胡同,离警署大约一公里左右的路程,离繁华的商店街道,也只是隔着一个拐角。

只不过,当赵钟一走进,恍如走进了另一番天地。胡同里隔着数十米,就能看到分别立着的电线杆子上,满满贴着的都是一些小广告。贴了又贴,叠了好几层。

胡同两边,扎摊的都是一些卖小吃的商贩。

凉皮米线,糖葫芦月饼,应有尽有。

“老板快点,我都等半天了..”繁华街道的路人来到这里后,也正在掏着钱包,或找着一个干净的凳子桌子后,屁股一坐,桌子一抹,催促着自己点的凉皮米线,麻辣烫,小笼包。

“马上,正在做..”可是,这些店家看到胡同外面走进来了一位警官过来后,手中的动作却停了一下,还以为要检查卫生。准备收起摊子,抓紧跑路。

但是,赵钟一路走过,也没有对他们说上什么治安话语后,渐渐,这些小贩也定下了心神,接着做起了各自生意,气氛也一下子放松了起来。

“警官,要不要来一碗凉皮?”

一位小贩看到赵钟路过了他的摊子后,装着胆子,笑着脸打了声招呼,可心中却充满紧张,怕这位警官甩脸色。

“不用,刚吃过。老板忙你的就是。”

但赵钟听到后却笑着摆摆手,示意这位店家先忙。

毕竟,小便宜能占,也不是这样占。这个胡同里,一碗凉皮才三块,比外面低上两三倍的价钱。

他吃一顿,是简单。可人家就得多卖几碗,才能赚回这个本钱。

“赚钱难,做什么都不容易。”

赵钟望了一眼附近的小贩后,暗叹了一声,也没停步,向着一位小贩打听了一下那个卖中药的地方后,接着往胡同里走去。

这一走,又走了三四百米的路程。

胡同内拐了又拐,九曲十八弯。在一路上的行人指路下,赵钟才来到了好似居民楼的一处大院门口,其旁边,院门口的一条小街上,正有一间诊所。

老旧的屋子,面积不大,从外看去也就六七十平方。

‘药堂’这是这家诊所上面挂着的牌子。

醒目的两个大字,以古风的形式,刻画在了招牌上。

赵钟看到后,上了台阶,掀开了帘子,走到了这家诊所内。

入眼,就是墙壁上靠着一排中药柜,横横竖竖,百多十个格子,散发出一股草药的清香,苦涩。

右边,摆着两张病床,上面还有打点滴的瓶子架。

左边,有一位老者拿着毛笔,写着字,正在对一部医书抄写什么。

而此时,这位老者好似听到有客人来到自己的诊所后,抬起有些苍老的脸庞,对着赵钟一笑道:“年纪大了,很多药性记不全,只能每日抄上几遍,巩固一下记忆,省的给病人用错药。”

老者言语间,声音浑厚,一点都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年老体衰,老态龙钟。反而眼神清明,脸色红润。若不是他苍老的脸庞,一头白发、胡子,就像是四十多岁正值持家立业的壮年。

“老先生,身体这么好。怎么会说身体不行?”赵钟看到老者的面容后赞叹一声,上前两步,走到老者旁边的一张椅子旁时,也没客气,直接坐下。

“心平气和,养心,也养身。只要平日里心情波动变少,身体机能减少损伤下,新陈代谢缓慢,自然养寿百年。”

老者放下笔墨,话语间,望向了赵钟打量了一番后,随即一笑道:“这位警官,你神态饱满,双目平视。未染风寒,也未有病灾。不知此次前来,是为人寻药,还是另有其事?”

老者说着,露出了好奇,不知道这位警官来到他的诊所里,是为人寻药,还是准备找自己的麻烦。

毕竟,这位老者的医术高明归高明,通过一个望闻问切的“望”字,就能看出赵钟另有其事,不是看病那么简单。

但不简单归不简单,他总不能和都市小说里面的神医一样那么玄乎,看赵钟一眼后,隔着面相一看,不仅能看出赵钟今日找他有事,还能把人的祖宗八代都给看出来。

那样,就不是看病了,而是掐指算命。

而赵钟,他听到了老者的询问后,却比划了一下打拳的动作,“老先生,我来这里是想配一副药方,能打磨身体用的,最好能立竿见影,半年内见到成效。”

后面的任务,不知道是简单,还是困难。

赵钟如今能依靠的,除了将来要配的枪械外,也只有过人的身体素质。

当然,他更在意的也是自己的身体素质。枪械在他想来,只是外物,太虚幻,没有拳脚力量来得实在。

“打磨身体?是那些武者涂抹身体的药膏配方?”

但老者听到了赵钟想要立竿见影的话语后,却扶了一下胡子,摇了摇头,“那些药方有是有,但是效果没有警官说的那样半年内见到成效。”

他说着,走到中药柜的旁边,从最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药方。

“中药是养生,药性温和。不管是打磨身体,还是治病,都是循序渐进,没有一蹴而就之说。”

老者指了指旁边的病床,与一些西药的摆设,“不然我也不会开着中药的店铺,还要整一些西药的东西..毕竟,要是没有这些立竿见影的西药,给院里面的居民治病,估计我连房租都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