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十六章 杀人

第十六章 杀人

噗噗—

深夜,被子翻动的声音,在警署四楼的一间宿舍内响起。

模糊睡了一觉后的赵钟,被腹中的饥饿感折磨醒后,就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晚上都吃了两大碗米饭,怎么还会这么饿..连觉都没法睡,本以为这两碗米饭,还能挺到白天吃早饭..”

腹中的饥饿感,太折磨人,就像是有人揪着自己的胃一样。

赵钟感觉没法安稳入睡睡后,干脆坐起了身子,打开桌子上的手机一看,发现现在才两点多点,离天亮还早。

“算了,下楼吃点东西。不然,我看今天这觉是没法睡了。”

同时,在他决定下楼找个饭店,吃点东西时,手中的手机中也浮现一行字迹,好似在解释他目前饥饿的情况,与“生机丹”的使用后遗症。

【持有者服用生机丹以后,体内唤醒的细胞加上本身的细胞使用率,是常人的三倍。继而,平常热量以及营养的摄取量,也是常人的二倍之多,至此平常的大米,不足以使持有者提供能量消耗】

三倍?三倍唤醒细胞?

赵钟看到字迹后,想到自己下午的测试力道时,可是二倍不到。

“我吃了那枚丹药后,就算是不加上什么发力技巧,也应该有三百公斤的力道,怎么会才区区二百?”赵钟又对着手机询问。

【除了持有者已有的强者细胞外,生机丹唤醒的细胞,属于新生,还未进化成“强壮”】

石头微微发热,手机上又显示了一行字迹。

【要想新生的细胞进化成“强壮”,需要大量的能量供给,以及持有者的加强锻炼。只有这样,才能把唤醒的细胞,发挥到最大化作用,提供给持有者最强大的力量供给。而长时间的饥饿下,唤醒细胞也会逐渐恢复沉睡】

“等于说,我现在还有很大的强化空间..”赵钟逐一看完后,也解除了心中的疑惑。知道自己那些唤醒的细胞,还是出生状态,没有经过强化锻炼。

但说到底,他现在还是要钱,要吃饭,要训练。

而随着手机上面的字迹消失,屏幕中又出现了一个细胞的图案,右边显示着一个倒计时。

【离细胞沉睡,还有十小时三十二分零五秒,(10:32:05)】

赵钟一看,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后,便映着夜色,打开了屋内的白炽灯,穿好了衣服。毕竟,好不容易拥有了强大的身体,任谁又怎么会放弃。

“先出去吃顿好的,再想以后的事情..”

他心中想着,正准备把手机放好后,前往张记饭馆来顿大鱼大肉时,手机屏幕中又切换到了地图状态。

赵钟看到后,正好奇是不是系统有什么饭店可以推荐时,却看到地图中代表着陈永仁的红点,已经出现在了警署三公里外的一条街道上,而且不止于此,这颗代表陈永仁的红点,还在向着远方行去。

“是任务?今晚就接线了..”

赵钟一瞧,直接把要吃饭的想法撇得一干二净。为了钱,为了任务,他打开了房门,轻声轻脚的出了四楼的走廊后,就踏踏的下了楼梯,来到了警署的大厅。

正在值班的郑小峰,看到身穿便装的赵钟后,招手打了一声招呼。

“赵警官,这么晚还出去啊?”

“恩,有点饿,出去吃个宵夜。”

赵钟瞧见了郑小峰后,想起自己这次出去一趟有可能要杀人时,继而望了一眼警署内的摄像头,慢下了脚步,脸色挂着微笑,好似一点也不着急任务的事。

“一定要平静一些,不能露出什么马脚..”

他暗呼了一口气,压下有些跳动过快的心脏时,走到了郑小峰的旁边。

“大晚上吃甜食不好,我给你捎带回来一点热东西。”赵钟脸上带着笑意,开着玩笑,就好像真的吃宵夜,顺路帮郑小峰去捎带宵夜下,在他感激推辞的目光中拿起他桌子上的面包后,就出了警署的大门。

这一出来,赵钟“哗哗”三下五除二的拆开面包的包装后,三两口就全部吞到了肚子里。

只不过,他吞下了面包后,却感觉自己好像更饿。

“这酸酸甜甜的东西谁发明的,越吃越饿..”

赵钟望着了一眼画有小熊图案的面包袋时,随即心中一狠,为了任务,为了钱。拿出了手机,照着陈永仁的那个红点跑去。

踏踏—

街道上的人不是太多,赵钟穿着便服慢跑间,避着摄像头的位置,专挑小路走,反正有导航,他也不怕找不到。而大街上的行人,看到慢跑的赵钟时,不知道的,还以为赵钟不是去杀人,而是一位刚吃完宵夜慢跑的行人一样。

但是,随着他紧跑慢跑下,屏幕中代表细胞的那个倒计时,也是飞快的在减少时间。从十个小时半,减到了五个小时。

“饥饿的情况下,在动用体能,就像是过量运转?”赵钟看到每秒以分钟数减少的时间后,心下已经了然。但是也没有在意什么。因为随着十来分钟的慢跑下,他左拐右拐后,已经走到了一个偏远街道的小巷子里。

而他的前方,一个拐角的地方,正有两个人正在悄悄的说着什么。

其中一个人正是陈永仁,而另一个不出意外,就是那名接线人员。

不过,此时他们好像已经对接完了什么话,只见,此刻的陈永仁手中正提着一个黑皮箱子,而那个接线人员对着陈永仁笑了一声后,就向着赵钟这边的拐角走来。

赵钟看到后,望了望手机,上面没有提示完成。

“已经完成了?不对,任务还没有提示完成!”

手机上代表陈永仁的光点,还是红色,没有提示任何任务完成,也没有提示任何失败。

赵钟一见,感觉应该还有完成阻止任务的机会。

但小巷子内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没有时间让他去思考什么。

“现在..是箭在弦上..”

抱着这样的心思,以及为了声望以及现金的心思下。

赵钟长吸一口气时,听到接线员的脚步声已经在身边的拐角处响起后,他猛地离开的背靠着的墙面,迎面就抓住了近在咫尺的接线员头发。

随后,映着昏暗的夜色,赵钟狠着心,抱着一击致命,减少不必要反击的心思下。直接用力一拳锤到了面带惊恐,以及想要下意识闪躲、格挡的接线员喉结上。

“呃..”

“咚”的一声骨肉相撞的声响,把接线员想要开口说的话,全部打断。

且“咔嚓”一声后,接线员受到了拳力最少有二百公斤的打击时,颈部一瞬间塌陷下去,大口喘气,但却没有任何声音,就像是挣扎溺死的野兽一般,眼中通红,短短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他虽然一只手无意识的扒着墙壁,但是他的身影还踉踉跄跄躺在了雨后泥泞的巷子里。

毕竟,喉结部位在遭受打击时容易造成软骨断裂,组织充血。进而影响呼吸,使肺部和脑部缺氧,严重者在遭受重击后会立即死亡。

更别说赵钟现在的力气,比平常人大上一倍还多,整整二百斤!就算是这次受到攻击的是一个壮汉,受到了这样类似于偷袭的全力打击后,也是如接线员同样的下场,瞬间死亡。

噗通—

但随着接线员尸体倒地的声响回荡赵钟耳边时,赵钟还没有从接线员垂死挣扎的那一幕回神后,“咔嚓”一声,巷子内也传来枪械上膛的声音,与一人恐慌不安的低吼..

“谁?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