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四十五章 系统容物

第四十五章 系统容物

钱这事,赵钟在车上就想给卫光他们分了。因为他目前用不了这么多,再说人家今天也出力了,总不能让白跑一趟。

但是,他念在要是在大马路上说出分钱这事的话,有可能会造成车祸。

所以,他想来想去,还是准备让他们找个能停车的地在商谈,这样他们在激动,车也掀翻不了。

“这里面是五十万。我拿三十万。”

停车场内,赵钟很明白的告诉卫光两人,自己拿大头,只能分给他们小头。

可随着他的话落后,卫光两人扭头望向了这厚厚的二十万块时,还是一时间愣住了心思,不知道怎么接他们钟哥的话。

“钟哥..”

卫光先开口,他想拒绝,但是他不知道身边的这位警员什么意思,怕胡乱开口下得罪了别人。

总不能他不要,旁边这位警员还厚着脸皮的张口要吧?

“没事,我让你们拿着,你们就拿着。”赵钟好似看出卫光的为难,所以大气一摆手,直接把钱塞给了卫光与驾驶位上的吴警官。

同时,也是这个时候,赵钟发现胸口的石头微微一热。

“难道来任务了?”

他看到两人正在望着手中的票子发呆时,继而好奇的拿出手机后,却发现不是任务来了,而是这位吴姓警官在地图上标记的绿色好感度,变为了灰绿色的崇拜。

“这是..又收买了一个?”赵钟看到后一笑,随后又看到了屏幕上的地图消失,显出了两项任务的标记与完成事项,以短信的形式,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他点开后看到,一共是两条短信。

其中一条是发件人:未命名系统

【支线任务:捣乱的乌鸦】

任务一:驱赶。

驱赶:把乌鸦赶离开业仪式。

【当前任务已完成,奖励持有者一点声望】

这种其中一条。

而另外一条,也是发件人:未命名系统

【主线任务:生意越来越大的东星】

洪兴社团在陈浩南的带领下,渐渐退出道上后,东星已经占据了洪兴的不少场子。

任务一:铲除东星。

铲除东星:杀死东星所有的话事人。

【任务完成:根据持有者所修功法,奖励持有者物品一件,以及一定的声望点数】

这就是赵钟手机上全部的短信提示,其实这些提示早就已经显示,但是赵钟没有时间去看,系统也就保留了下来,等待赵钟今后在观看。

而这也是赵钟发现的一个新的功能,保留功能。就是在他不想观看任务时,可以以短信的形式保留下来,或者存储到手机短信里。

同样,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赵钟也发现除了手机以外,这个未命名系统也可以找其它的载体载入。

比如说,电脑,平板,电视,等收音机一类的电器产品,都可以已画面或文字形势,完美体现系统的提示。

尤其是收音机作为载体后,还能以语音的功能阐述系统的任务,就像是听毫无感情的电子书一样。

只不过,赵钟试来试去,还是觉得手机的功能最多,也最方便携带,所以他最终还是用了这部现实世界带来的手机。

而且,系统与手机结合后,也不用充电,每天都是满格的电量。

特别是换了这个世界的手机卡后,在电梯里信号也是满的,不用担心今后被困在里面时,没人救援。

“这个信息储存功能,还是挺有用的,可以让我在进行任务或者战斗时,不用分开心神去关心系统提示。”

赵钟思索了一下,“而且现在乌鸦的任务完成了,就剩东星的这个任务..”

他心中想着,看到卫光两人也相互低语间,慢慢从这十万块钱中回过神来后,继而让吴警官开车找家银行,先把这些钱存进去再说。

www.00ks.net 因为,赵钟觉得现在才收完人家钱,就去找事,有点不太道义..

而后。

当什么事情都做完后,三人又开着车,平平常常的回往了警署。

“赵警官与卫警官回来了..”

回到警署时,赵钟身后跟着神态自然的卫光两人时,与来往警员打招呼。

他们谁都不知道卫光两人已经以一中午的时间,赚取了将近两年的工资。

“跟着钟哥,估计我们退休后,真的能住上小别墅,开上小跑车..”卫光两人憧憬着时,也没有忘本。与赵钟道别了一声后,各自回往了办公室内,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而赵钟则是一路回到了训练室,接着开始了打磨身体。

不过,他在训练前给老中医拨了一个电话,准备告诉老中医,让他这两天准备好药浴。

因为药效已经快消失,他在明天就要接着浸泡了。

“老先生,这两天准备药材吧,明天赵钟就要去拜会你了。”滴滴几声后,赵钟拨通电话时,直接敞明。也没有用上什么敬语,因为他觉得尊重一个人不是开口说的,得用事实去做。

“赵警官,您这..”可老中医却没有在意这些。

他在听到赵钟在电话里说得有点不明不白后,却以为是赵钟太急打磨身体,所以就好言劝道:“赵警官,按照我的推算,您应该三个月浸泡一次。”

练体的药方,虽然毒性小,益处多。但是经常浸泡下后,身体吃不住时,会引发一系列皮肤病症。

但是,赵钟以三倍的细胞消耗量,加上细胞的独有记忆下,药性里面的毒素已经不怕。

而且他到了明天中午时,药效就已经全部结束。

可老中医却不知道这些。

“老先生,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赵钟想来想去,却不知道怎么去说,去解释,只能以“我知道自己身体的直觉”为由,以这样的形式告诉了老中医,想让他准备药方。

“也许,那个配方也许对于别人来说是三个月一次,可是我现在已经感受到了药性消散。”

赵钟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有点玄乎。

“赵警官,您是医生,还是我是大夫?您不会看那个神怪书,看出了什么后遗症吧?”老中医听到后,不由一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是赵钟既然开口了,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能先配上药方,等待赵钟浸泡时身体吃不消了以后,再想办法洗去药性。

“配方我这两天准备,赵警官明天晚上来就是。”

老中医开了一句玩笑,又承诺了一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老先生..”

而赵钟正准备再说几句时,一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滴滴”声后,也摇了摇头,又开始了接着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