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五十章 术与禅

第五十章 术与禅

赵钟身前桌案上的如来法相,似玉似石,在灯火下泛起光泽。他对其一拜后,就站直身子,转身望向了身边的中年僧人。

“阿弥陀佛..”

但是僧人听到了赵钟先前的言语后,却一时间有些惊异,打了一声佛号询问道:“施主,您身前无自己的法相,只有如来金身。这一拜,拜的明明也是我佛如来,又为何言道拜的是自己?”

“不管是什么佛。在如今的世界中都是过去佛。”赵钟先是回了一礼,继而开口道:“而我如今就是现在佛,也是自己的未来佛。拜佛,不就是拜的自己?”

他说着,引用‘大方广佛华严经’的佛经名著道:“就像是佛经中书写,如来在菩提树下证道时,开口第一句是‘奇哉!奇哉!此诸众生云何具有如来智慧,愚痴迷惑,不知不见?我当教以圣道,令其永离妄想执著,自于身中得见如来广大智慧与佛无异’。”

赵钟言语间,望向如来法相时,对着身旁的僧人道:“佛祖的这一句话,不是我妄言。而是佛祖如来悟道时都敞言,每个人自身心中都有自己的佛,每个人也是自己的佛,悟到了皆可成佛,又何必再去拜别的佛?”

赵钟一笑,看到中年僧人有些皱眉的样子后,打了一个佛礼道:“其实说白了,有的人每天拜佛,拜的其实都是自己,求得是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拜以往的过去。所以,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现在佛,也是未来佛。每日的拜佛,求得也不是身前的这尊石像,而是求得自己。”

“阿弥陀佛..”

中年僧人听到时,思索了一番,打了一声佛号后,没有回答赵钟。

因为每个人的理念不同,他也不想与赵钟争辩什么。

但是如今他听到了赵钟这样的言论后,却有些更加好奇那本这位施主言中的“书”,里面到底是记载的一些什么样的佛学禅理,才能让自己哑口无言。

“还是自己学的太少,没有悟透。看来还需要多读,不能被金银沾了‘心’..”

僧人望着店中的名贵玉像时,心中摇头一笑。

随后,他也没遮掩什么,直接向着赵钟打了一个佛礼询问道:“施主,您的那本书籍,可否借小僧一观?”

话语落下,僧人有些紧张,怕赵钟不让他看。这样他什么办法都没有,毕竟他先前可是看到了这位施主是一位“职位不低”的警官。

“好。”

但是赵钟一听后,却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感觉这个任务成了。

“也不知道这次能换取什么奖励..”赵钟心中期待下,拿外套遮挡间又假意在怀中拿出了那本“佛道见闻”,就好似他随时带着。

可事实上他却是从手机中取出来的,只不过有外套遮掩,僧人没有看出来什么。

可是僧人看到后,却也没有别的想法,因为他现在的目光已经全被这本经书吸引。

“多谢施主。”

他在道了一声谢后,就双手接过,如视珍宝般轻轻翻开了第一页。

“大宝王佛?”入目,他看到的就是各种禅学佛言,见闻历事,还有未曾听闻的佛祖。

可是。除了这些佛祖他没有听过外,里面的佛学理念,以及各种大佛高僧踏破虚妄的所见所闻,却非常真实,如亲身经历。

于是乎,他这一看,就入了迷。

“也许只有僧人,才能把这样满本都是佛语的书,看的津津有味吧..”

赵钟看到僧人如痴如醉的样子后,摇头一笑,也没有打扰僧人阅读。

他在扫视屋中一圈,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后,就拿出了怀中的手机,想看看这个任务是什么。

哗—

手机打开,上面就显示出来了一条未读短信。

赵钟一看,点开后里面也显示出来了“佛道见闻”的任务。

【触发任务:术法】

术法:把佛道见闻交给僧人后,可获得一本适合于持有者修炼的功法体系。

成功:获得僧人的好感。

【失败:无】

这是手机里全部的任务提示。

“术法?”

赵钟看完以后,倒是有点好奇,想知道这个术法是否是什么罗汉拳之类的拳谱,还是什么修佛的秘籍。

因为在他想来这是一家卖香火的店,这位老板也是一位僧人,总不能拿出道士的功法吧。

“是罗汉拳,还是什么,等到那位大师看完佛道见闻时就知道了..”

赵钟心中想着,正想等到僧人从沉迷中苏醒后再问时,正巧,僧人好似感觉自己这般行为有些怠慢了店中的这位施主后,也把舍不得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抬头望向了赵钟。

“小僧一时疏忽,怠慢了施主。”

僧人脸色带着歉意,打了一个佛号。

“无碍,人之常情。”赵钟摇了摇头,毫不介意。

“多谢施主体谅。”僧人再次打了一个佛号后,说着,望向了赵钟强壮的身材时,好似思索了一下,便站起身子从一个破旧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

“这本书籍,是早些年小僧师傅在寺中救治一位国术大师时,那位国术大师念在师傅的救命之恩下,特意留下的一本拳法图谱与自身的感悟心得,想让寺中的僧人打磨身体,增添一些拳脚的体质。不过,早些年随着师傅仙逝,师兄弟们早已各奔东西..”

僧人捧着手中书本时,目光中带有怀念,好似想起了自己的师傅。

同样,他之前也是看到赵钟身材强壮,觉得这位施主应该喜欢经常锻炼身体下,所以就想拿这本自己虽然练过,但是却无法精通的拳术心得,赠与赵钟换取佛道见闻。

只不过,他的言语间,好像有点为难,这倒不是这是他师傅的物品不好赠与,而是他怕这本书能不能换取佛道见闻。

尤其是他接下来的话,也证明了这一点。

“小僧看施主身材壮硕,应该练过一些拳脚。所以,不知道这本书籍,能否换取您的这本‘佛经’。或者让小僧扩印一本,烧给仙逝的师傅..”

僧人带着期待间双手捧书,递向了赵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