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五十三章 赶往凌云街

第五十三章 赶往凌云街

“李长官倒是挺关照钟哥的,连这些自己买的东西都报!”

训练室中随着打趣声,陈永仁一边铺着地板,一边对着正在从外搬放锻炼器材的赵钟开着玩笑。

这时已经到了装修的第三天,装修也进入尾声,就剩下一些角落里的地板没有铺垫,运动器材也可以逐渐搬回训练室,省的占用其它办公室的空间。

“陈永仁,你是没话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话?”

赵钟听到了陈勇的打趣时,笑骂一句后,就把怀中抱着的锻炼器材放在铺好的地板上。

随后,他也没理嘿嘿直笑的陈永仁,转身正准备下楼搬其它的运动器械时,望着训练室中十来名干活间大汗淋漓的警员,和才铺好的崭新地板与场中的三四个木人桩后,却一时间心中成就感慢慢。

因为,这些都是他赵钟的人。

而这里的事物,也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

可也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正在他引以为傲的时候,随着“叮铃铃”的响声,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山鸡?”赵钟看到来电显示后,一接通,山鸡的声音也噼里啪啦的从那头传了过来。

“喂,钟哥,王老板那里有人好像有人找事。还没营业的时间里,七八个陌生人进去后,现在还没有出来。给王老板打电话,他也没接,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赶紧给您打了一个电话。”山鸡的声音有些捉摸不定,看似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恩,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但抱着店铺才开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平安计划下,赵钟道了一声现在就过去后,就挂了电话,就对着陈永仁使了一个眼色,想让他跟着自己去看看。

“怎么了钟哥?”

同时,卫光几人看到赵钟脸色有些不太好后,皆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也向着赵钟这边围了过来。

“你们接着忙,晚上回来一块吃饭。犒劳你们一下。”赵钟一看他们围来后,笑了一句,让他们接着把剩下的事物做完,省的在占用了办公室的空间。

“好,钟哥,您有事先忙。剩下的东西我们自己看着弄好就是了。绝对在您回来的时候,把训练室装扮的漂漂亮亮的。”

几人相视一眼后,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于是,在赵钟带着陈永仁走后,他们又接着开始了铺垫地板等一系列事物,争取今天晚上之前,就把所有的健身器材搬回训练室。

但是看他们心不在焉的状态,就知道他们看到赵钟生气后,心中也不好受。

毕竟,像这样一个马上就要大功告成,热热闹闹晚上一起去吃饭的大喜事里出现这么一个岔事后,换谁,谁都不舒服。

“怎么每次都在我心情愉悦的时候,总是有一些恶心人的事出现。开业时的乌鸦捣乱,或者是这个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玩意**..”

赵钟换上了便装后,一脸阴沉的下了楼梯。

可是他却忘了,其实他每天都是心情愉悦,高高兴兴,很容易满足,也从来没有不开心。

简单来说,就是对于赵钟而言,每日无忧便是喜,日常练功也是乐。

所以,这样的事情不管在他生活中的什么时候出现,哪怕是他休息、或练功的时候突发一下,他得知后也一定很恼火。

只因,他每天心情都不错..

“今天早点整理完训练室后,还准备晚上吃完饭时,试试木桩击劲与认识一下人体穴位图。没想到出这样一个事,尤其王旭的电话也打不通,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

赵钟望着无人接通的电话时,出了警署,上了陈永仁的车后【零零看书00ks】,就让还摸不清头脑的陈永仁向着凌云街那边开去。

而这辆车,不是他借警署同事的,而是陈永仁的。

轿车类型,有些破旧,也有些不上档次,这是陈永仁拿上那天贿赂的钱,拜托自己的堂弟在二手市场买的。不出意外,车主姓名等相关证件,也是他堂弟的。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这车不是他堂弟天天开出去兜风,而是他天天开着上下班,代替脚步赶路。

同样,这也是赵钟让他买的,只为平常想去想哪里时来去方便,也不用麻烦外人借车。

“这车不错,就是座椅到时候换上新的就行。”

去往凌云街的路上,赵钟靠在座椅上,感觉有点僵硬,还不如警车舒服。但胜在这也是自己的车,还是随叫随到的那种。

“钟哥,两万块钱的车,您真当成上百万的名贵跑车了啊。”陈永仁一边望着道路来往车辆,手中熟练着换着档位,一边拍着身下的座位后,稍微撇头对着赵钟道:“两万块钱,说实在话,这辆车也是物有所值了。除了有些破以外,什么小毛病都没有。”

“好了。”

赵钟听到后,摆了摆手,“专心开车,别废话。”

“我已经很专心了..”陈永仁有点委屈,但看到自己的钟哥好像心情有点不好时,也没有再多言。

就这样,在有些沉默的路途下,经过了十来分钟后,车也开到了凌云街上。

“钟哥,到了。”

刹—

陈永仁把车往王旭的夜总会门口一停,“咔”的一声,赵钟拉开车门后,就向着这家占地两千多来平方米,连贯着两条街道的夜总会内走去。

“钟哥,您终于来了..”

刚一来走进,山鸡就在里面站着。

“这些人就是来找事的,我看到您十来分钟还没来到后,还正准备给您接着再打电话呢..”他再看到赵钟来到后,像吐苦水一般,把所有的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

原来。

山鸡在给赵钟打完电话后,害怕有事,就先来到了夜总会内时,发现王旭正在与一帮陌生人交谈。

他再走近一听,听到那些人就是来找事的。

因为那些陌生人竟然在王旭的场子里**。

“老板,你们服务员说这里没妞,是不是真的?”领头的陌生人询问。

“他说没有。就是没有。”

王旭望着被扇了一巴掌的服务员时,对着他们没什么好脸色。

尤其,夜总会现在还没营业,王旭哪里给他们**。而且王旭也没有沾黄这一事,也对他们明说没有这项服务。

可是那些人不听就不说了,反而坐在那里不走。

山鸡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平白无故过来找事的。

..

“而且王老板本来在家睡觉,也是听到了值班员工的电话后,直接来到了场子里,连手机也没有带,所以忘记通知钟哥了。”

山鸡一边引路,一边说着王旭电话没有打通的事情,“但是我来到后,他知道我已经通知钟哥,就..”

“这些不用多说。”

赵钟打断了山鸡的解释后,询问了一句道:“现在那些人在哪?”

“王老板现在正稳着他们。”

山鸡带着赵钟出了一排K歌包间的过道后,指了指一个大舞台下,在卡座四周中间的一片空地,那里正有七名身穿背心,拿着外套的壮汉,坐在一间卡坐上大声吆喝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