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五十五章 毫无顾忌

第五十五章 毫无顾忌

“曹,有本事你他吗别跑!”

啪嗒—

赵钟在沙发与玻璃桌面上如燕子点水,身法灵活,围着这拿着各种凶器的六人在空地与卡座之间绕着圈子,任他们在叫骂声连天,赵钟也不停下身子与他们缠斗。

反而赵钟看到有机可趁下,蓄劲一招打在一人的要害上,打完即收,看也没看,跃起身子就走,他们看到后也无可奈何。

这倒是归根于龙形本就以身法为最。

不管打法如何,步法一定要灵活,手法要多变,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不能贪一击得失,就停下了自己的攻杀节奏。

而出招时,就如赵钟先前打法一般,一定要冷静,凶猛。动如神龙游荡虚空,静则如龙王如海,踪迹难寻。

在加上赵钟体质远超他们下,他们定然是怎么追都追不到。

但是赵钟围着场中游走挪移下,两三分钟过去,看上去就像是赵钟怕了他们一样,不敢硬接,只敢打打闪闪。

可在陈浩南等人眼里看来,他们可是实打实的看到,在两三分钟内只要是被赵钟击打过的三四名大汉,都是倒地后再也无法站起来,就如被打晕一般。

只不过,他们在映着夜总会昏暗的灯光仔仔细细的专心看去后,却能看到只要是倒地的人,不是脖颈气管处凹陷,就是口中吐着血沫,要不然就是捂着心口挣扎倒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

“这是死了!”

陈浩南带来人的看到这副景象后,头皮发麻,感觉这位赵警官与这些大汉游走缠斗的过程,就像是一只狮子在围着一群山羊猎杀,一个一个的再被赵钟捕食。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陈浩南等人在没有参与打斗的情况下,反而是在实打实的旁观者眼里看来,赵钟不是在跑,而是就如古时的武林高手一样,高来高去,来去无影。徒手杀完他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夜总会的灯光太暗,这群与赵钟缠斗的大汉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被眼前这人逐个给生生击打致死,他们还以为是自己的兄弟只是被重击倒地。

“你他吗是不是只会跑?”一人还在叫骂,拿着一把高座板凳,在绕着沙发追着赵钟。

赵钟一听,又一击‘转身刺枪’,捣碎了身侧一人的太阳穴。

“啪嗒”一声,太阳穴被打碎的大汉倒地。

赵钟看到后,假意弯腰,故意卖了个破绽,看似是想要接着击打倒地的这人。

可他实则暗中扭腰蓄力,等着那个叫骂的人掂着板凳追到自己身后时的一瞬间,腰劲猛然发力,如困龙升天,右后脚根全力一蹬下,直接把这人的小腿给活活的蹬断。

继而赵钟借力又蹿出了三两米的距离。单手成爪,飞龙在天,中途也锁断了一个人的脖子。

随着“咔嚓”一声,“啪”的一下,被他锁断脖子的人倒地。

同时,赵钟的身后也响起了那叫骂之人的惨叫。

“我的腿..”叫骂的那人小腿断裂,倒退几步,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但是他这一躺,也看到之前被赵钟一式‘转身刺枪’击打在太阳穴的人。只见这人受了赵钟一击后,太阳穴冒血,颅骨轻微凹陷,一只睁大的眼睛中充满暗红血液,已经毫无声息。

“死了..”

一瞬间,当叫骂的这人看到后,脑门上“哗”的一下子冷汗尽出。也知道赵钟先前不是想接着下狠手,而是骗自己上钩。

“难道他们都被这人打死了..”他心中惊恐下,扫视一圈,看到自己附近的兄弟都安安静静倒在地上的样子后,心里哪里还不明白,这都是被眼前这人生生打死了,而不是什么晕倒!

“死了..都死了..”他喃喃两句,心里面什么火气瞬间都没有了,只想快点爬起身子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他刚忍着骨断剧痛,挣扎着站起身子,瘸着腿想向外面跑去时,陈浩南那边的人却呼的一下子全部围了过来,把他按在了地上就打,招招都是下死手,往头上招呼。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赵钟也追到了最后一人身前,也没有用上什么打法,直接反手拨开了他袭来的一击后,双手一合,用蛮力扭断了他的脖子。

“咔嚓”一声,当最后一个人倒地时,赵钟环视一圈各个角落中几名大汉的尸体后,轻呼了一口气,感觉浑身上下畅快淋漓。

“果然,不管有什么仇怨,杀了就能一清百清。尤其在自己的场子中,杀人一点也不用忌讳什么..”

赵钟望着几人的尸体时,心中郁晦之气尽去。随后,他转身望去,看到陈浩南带来的人,还在对着那个叫骂的人下死手后,继而摆手一声道:“都停下。”

“是,钟哥..”十来名壮汉听到了“武林高手”钟哥的话时,也赶忙住手后,像鹌鹑一样的站在了一边,看上去非常听话。

同时,王旭看到事情结束后,也假意从柜台内旁边拿水时,把枪放在了一个暗格里。然后,他又拿出了几瓶好酒与一瓶矿泉水后,递给了赵钟与陈浩南等人,感谢他们特意赶来支援。

而他递给赵钟矿泉水,是因为他知道这位赵警官不喝酒,也不喝饮料。

“抱歉王老板,让你的夜总会见血了。”

赵钟接过水后,歉意的说了一声。毕竟这是实打实的杀了人,对才开业的店铺中有点晦气。

但是王旭听到后却不以为意,反而笑着说了一句道:“见血好,见血代表开业期间红红火火,生意昌隆。”

赵钟一听,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把他递来的矿泉水一口气喝完,代表自己同意他的观点。

随后,赵钟喝完水时,又望着地上那名满脸血液,半死不活的人道:“现在还找不找事了?”

话落,地上的人下意识的轻微摇头,没有说话。

可是陈浩南看到后,却对着赵钟与王旭道:“王老板是正经生意人,赵警官又是警署的人,所以,这事交给我们处理最好了。”

他说着,对身边正在捧着酒瓶悄悄赞叹“这几瓶酒好贵”的壮汉们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找个大麻袋,同时把车再往夜总会门口开开方便装车。

尤其是陈浩南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后,又指着地上的血迹道:“还有,你们也顺便去咱们分店里拿出几个拖把,把王老板这里的血迹清洗一下。不然晚上怎么开业。”

“那麻烦了。”王旭听到后笑了笑,和陈浩南与十来名受宠若惊的壮汉们握了握手。

而赵钟看到此事已了,后事也有自己人去处理后,正准备带上一脸崇拜的陈永仁回往警局时,却突然心思一动,转身对着地上的这人猛地询问了一声道:“你是谁的人?”

这句话,赵钟是随意问的。

可他没想到当自己话落后,这名满脸血污已经意识有些模糊的人,真的断断续续间低声说了一句道:“是乌鸦..乌鸦哥叫我们来的..大哥,能..能不能放我走..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