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五十七章 钱不够,人命补

第五十七章 钱不够,人命补

夜总会中,就在陈浩南带来的壮汉们嘲讽着雷耀扬胆子太小,不敢来的时候,过了三四分钟后,随着一阵刹车声,夜总会外面走进来了一名在外面值守的壮汉。

“钟哥,雷耀扬来了。”

他对着赵钟说了一句。

赵钟听到后,摆手示意,就让他接着去门口守着,这是为了防止现在有顾客进来,看到一些不好的事物。

而在大汉走后,不过短短一两分钟,夜总会的过道里也响起了好似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时,雷耀扬也背着一个大麻袋走了进来。

“噗”的一声。

雷耀扬走到赵钟身前三四米时,也没有管旁边怒视他的壮汉们,直接就把背上的麻袋扔到了舞台下的空地上。

同时,他也弯腰拿出了一把匕首,划开了上面的结扣后,转身望着赵钟,好似解释自己为什么晚来的原因。

“赵警官,抱歉,有事耽误了一下。在您挂了电话后,我特意去往了一趟医院,把这事的罪魁祸首的乌鸦给您带了过来。”

他说着,手往下一拽后,麻袋中露出了一个胸口包着纱布的人。

赵钟映着灯光一瞧,正是乌鸦。

只不过,他现在脸色苍白,动也不动,看上去已经死了。

“乌鸦是被我在社团的医院里杀的。”

雷耀扬解释间没有遮遮掩掩,看似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杀人的事情被赵钟这名警察得知。反正在他想来,他们东星的罪证,可比这杀人罪严重多了,又何必在遮掩什么。

“乌鸦自己办的事,出错了,给东星带来不好的影响。”

他说着,把麻袋扎好后,又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赵钟道:“我身为东星其中的一名话事人,就要以身作则,把他处理掉,以儆效尤。”

这张银行卡是雷耀扬专门准备好送给赵钟的,卡上整整三十万。

而且他今天来这里,真的是来表示歉意的。

所以,首先诚意肯定要足,这三十万只是开门红。

因为,他觉得只送给这名赵警官钱,当然不够,没法确切表达诚意。于是他来的路上想来想去,决定要拿人命来补。而这个人,也就是被他杀死带来的乌鸦。

可其实说白了,雷耀扬这样做的目的,也不想因为乌鸦这一个废人,就平白无故的得罪赵钟。

尤其他现在到夜总会的时候,也是单刀赴会,没有带一个人。

看似艺高人胆大,但反向也能说明他今天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不然以他的地位,不管去哪个地方办事,肯定前呼后拥。

“行,钱我收了。”

赵钟把雷耀扬手中的银行卡一拿后,递给了旁边的王旭,当做桌椅板凳的损坏赔偿。

只不过,王旭摇头不要时,赵钟一看,又收了回来,继而又望向了雷耀扬道:“现在你把你的人带走后,这事两清。”

赵钟说着,指了指舞台下的一个墙角处。

雷耀扬一听,顺着赵钟的手指望去。

“这就是过来找事的人?都死了?”

“唰”的一瞬间,当他看到角落里的一堆麻袋与地上一名不知死活,满脸血污的古惑仔时,心中就是一个“咯噔”。觉得自己单刀赴会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

因为,他先前觉得赵钟电话中说的领人,应该是手下小弟犯错时,被赵钟看押了起来后,等自己交赎金领回。

一般警署内取保都是这样。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来了后,却领的都是死人。

“浪费了一个小时来这里,只留下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他心中急转下,望着地面上好像动了一下的古惑仔。

而且他觉得赵钟既然敢下杀手,那么他感觉自己来这里一个弄不好,得罪了赵钟后,就是与麻袋里装着的死尸一样。

“说杀人就杀人,这他吗到底是他混黑,还是我混黑..”

雷耀扬心中骂骂咧咧,但是在他感受到夜总会里有些平静的气氛后,却突然脸色阴沉,猛跨两步,来到角落时,一脚踢在了那个满脸血污的古惑仔脖颈上。

“咔嚓”一声,也没惨叫,本就失血过多的古惑仔,就在昏迷中被雷耀扬一脚踢碎了喉结。

随后,雷耀扬看到这人一死后,又慌忙转身,换上了一副笑脸对着赵钟道:“赵警官,来找事的人,都该罚。按照社团的规矩,该死。”

雷耀扬言语间掷地有声,看似这人真的犯下了什么死罪的大错。

但是实际上该不该死,赵钟不知道。

可是赵钟看到雷耀扬都把人杀了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多看了仰着笑脸的雷耀扬一眼时,说了一句“快点把尸体搬走,别影响王老板做生意”后,就带着陈永仁走了。

只不过,赵钟出了夜总会后,却心中一动,望向了雷耀扬的车子。

“看刚才雷耀扬出脚的力道、角度,也像是练家子。尤其他能背着乌鸦这个一百八十来劲的壮汉,走上四五十米的距离,还能不急、不喘,也可以看出他身上的劲力倒是不小..”

赵钟心中想着,觉得可以故意找个机会,找雷耀扬这“练家子”比划一下。

但前提,他还想在这几日熟悉了龙形以后,再学习一下其它的几形,不然打起来总不能一直跑着缠斗吧。

“龙形虽然身法好,但是总觉得不能发挥我体质、力量的优势..”

赵钟思索着,上了车后,就让陈永仁开车回往警署。

而夜总会里面,雷耀扬看到赵钟出了夜总会后,也没对陈浩南等人多说什么,直接扛上麻袋,就一个一个的往自己车上搬。

因为,就算是他让陈浩南等人帮忙,但是他看到山鸡等人不屑样子的后,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

“他吗的,这几天真是倒了血霉!来到这里不仅赔钱,还自己人的赔命!”

十来分钟过去,雷耀扬搬完了九个大麻袋后,大口喘着气,正想在车上想稍微休息一下,在开车找个地方把人埋了时,只听“哗啦”一声,他车窗的玻璃碎裂、四溅,掉进来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碎石。

同时,他抬头朝外看去,看到夜总会门口,山鸡手中正掂着一块砖头,对着望来的他大声道:“东星的快滚,凌云街这边不欢迎你!”

“就是,快点滚!”

山鸡旁边的几名壮汉也拿着砖头,碎石,看似就要朝雷耀扬砸去。

陈浩南与王旭也站在旁边看着,也没有管。

“去你吗的,什么玩意?”

雷耀扬一看,轻啐了一声。

可紧接着,他看到山鸡等人听到了自己的言语后,想接着往自己车上撂砖头时,脚上一使劲,加劲油门就跑了。

因为他车上可是有尸体,夜总会现在也被清洗干净。

所以,他要是后玻璃碎了,在路上出了事,被人发现了后,他可真的是百口莫辩。

“尤其是那个赵钟还是一个警察..”

雷耀扬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空出虚握着时,骨骼摩擦“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