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七章 坚定

第七章 坚定

“三层是训练室,里面有不少锻炼器材,但是可不要把这里当做靶场,练习枪法。”李长官一边说着,一边对里面的警员打了声招呼,招了招手。

“四层我就不带你去了,那里是值班人员的住处,怕咱们上楼的时候,影响到昨夜值班兄弟的休息。但除了他们以外,也有很多兄弟住在这里,毕竟有的离家里面远。”

李长官烟瘾好像很大,说着,又点了一根烟,“今天出警,正巧在凌云街碰到了你。那你也别等到月底再来,今天二十六号,就从今天开始正式上班吧。管吃管住,也不算四天的白工。”

他说着,好像想起来什么后,又向着赵钟打趣了一声道:“在凌云街,我问你要身份证的时候,你不给我,是不是就怕我提前抓你来当白工?”

李长官说的凌云街,就是那条不太繁华的街道。

赵钟听见了后,为了掩饰那时候的不自然,就顺着李长官的话语,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像是真的不想来一样。

但随后,他好似是想起了什么时,又向着李长官询问。

“李长官,凌云街怎么人这么少?难道有什么势力?”赵钟询问。

“你不是本市的人,看到那些商人生意不景气,是不是就以为有什么黑势力团伙捣乱,收保护费?”李长官说着,对着训练室里面的警员摆了摆手后,又带着赵钟走下了楼梯。

“凌云街是这两年新建的街道,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年轻人很少去那里。所以对比其它街道的时候,显得有些不景气。”

路过二楼,李长官让赵钟先等一下。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随着屋中的交谈声,赵钟看到他从屋中拿出了一份城市地图。

“咱们警署现在管理的街道,一共有二十多条,加起来是两个区。”

他向着赵钟,比划了一下城市地图上靠近右下角的区域,“虽然是两个区,但是咱们已经监管了本市五分之一的地域。工作量很大,需要的警员也很多,这下,你也知道为什么咱们警署这么大,配的设施这么齐全了吧?”

李长官说着,停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你别看工作重,但是能干的好,功绩也是远远超过其它的警署。所以,我才怕一个小小飞车贼,影响到你的前途,背上一个故意伤人的罪名,或者处分。要知道你现在还不是警察,刚才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他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带着赵钟下了楼梯。

到了一楼后,李长官没有说话,直接带着赵钟向着右边走廊走去。

七八十米长的距离,他们路过了几间审讯室后,就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处房间,停下了脚步。

赵钟看到,这个房门上面挂着审讯室的牌子,同样也是一间审讯室。

“进来吧,帮你处理一些杂事,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就算是冲动,也不能在大街上乱搞。有那么多人看着,一人一句,传到上面的耳朵里,可比摄像头管用多了。”

李长官拿出钥匙,“咔嚓”一声,房门打开,赵钟一眼就看到椅子上瘫坐着一人。

仔细瞧去,可不就是那名飞车贼。

“长官..”

他看到赵钟两人进来后,有点生气,也有点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叫喊了一句,“您把我打了,现在又把我关起来,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打你?谁打你了?不是你自己摔的?”李长官拿出香烟,递给了飞车贼一根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根。

“不是,长官,那么多人看着的,我能骗您?您可不能这样说。”

飞车贼接过香烟后,以为赵钟两人要私了,语气也硬了一点,“我也不要什么,也不要钱,您能不能把医药费给...啊!”

随着一声痛苦的喊叫声,他手中的烟掉在了地上。

而他身前的李长官,则是空出的一只手按在了他膝盖下方的伤口上。

短短几秒,纱布就渗出了鲜血。

“年轻人,你的路还长,说的话也要仔细掂量,不然走过去的路,你回头望去,后面都是坑,不能回头,也不好填。”

李长官说话间,脸色阴沉,和之前和和气气与赵钟交谈的样子格格不入。

“我只想听实话,这伤是你不小心摔的,还是..”

“摔的..摔的..”

飞车贼双手被手链拷着,不停的晃动,扯打着手链“哗哗”作响,不等李长官把话说完,他就歪着脖子恳求李长官松开手。

“好。记好你说的,但也要把它写下来。白纸黑字,将来你也不容易忘,咱们也记得清楚。”

李长官松开手后,又望向了不知脸色是何表情的赵钟,“赵警官,值班室那边有纸笔,你拿来让他签字。”

“嗯。”

赵钟点了点头后,就打开门出去了。

但他走在拿纸笔的走廊时,心中却有些不舒服,虽然李长官是帮他伪证,但他还是感觉欺负一个可怜人,不是快意恩仇的英豪所为。

可,他还有一种思想,就是这样的人杀的越多越好,等杀干净了,世界才会平静。

就这样,他走在走廊时,两种观念一交织。

他仔细想了想,感觉自己其实就是太妇人之仁。

“刚才的血性去哪里了?如果这样的场面都见不了,那我的路,太窄..”

赵钟摸出了戴在脖子上的石头。

很普通,就像是自己小时候发现它时一样。

但现在,赵钟知道,其实它一点也不普通。

同样,他的路,也不能走一条狭窄的路。

“我的路不能越走越窄,得宽。不宽,就得用双手去推,拿铲子去铲。前面的坑,用东西去填,拿双脚去平。越宽越平越好,只有这样,才不会在一条小路上堵死..”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坚定了一个事,立下了一个梦想,就要斩去其它无用的零碎杂念,繁琐念头。

因为理想,就是要在所有的念头中独树一帜。

而这些杂念,除了沾染、干扰、理想的念头外,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