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纵横电影 > 第八章 训练室

第八章 训练室

赵钟定了心中的念头,握紧了手中的石头,打散了所有不该有的妇人之仁。

他穿过走廊,从值班警员那里取得了纸笔时,反身就向着审讯室走去。

“李长官。”

他伸出手,把东西递给了李长官。

李长官接过,把纸笔放在了飞车贼身前的桌案上。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写出来。写好,今晚就能出去,你还能回家吃个晚饭。”

说着,李长官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写不好,看守所里也有位置,不差你一个人的床铺。”

说完,他望了一眼赵钟后,就走出了审讯室。

赵钟看到后,也没有再看流着眼泪,写着事情经过的飞车贼,转身跟着李长官一块出了房门。

“赵钟,你是不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感觉我这件事做的不对?有点残忍?”

李长官看到赵钟出来后,“咔嚓”一声,把审讯室的门一关,像是解释刚才的事情。

“你要知道,你要想做一个好警察,首先你的官职要大,大到没有人能压得住你。这样,你才能清缴那些被人包庇的罪犯。”

“可是,你要是有处分,有过错,那么你将来获得的功绩也会大打折扣。尤其是现在想升官的人多了,总有人,或你的竞争对手,会一直抓着你的这个事情不放,当做一定的打压筹码。”

李长官自顾自的说着,也没管身后的赵钟听没有听进去。

反正他该做的事情也做了,承不承情,也是赵钟自己的问题。

“你体能好,人年轻,将来能走到哪一步,这个谁都无法预料。为了一个贼?不值。”

他说着,回身笑了笑,“要不是听到你的脚步声,看到你的人,我还以为你听不了我的唠叨,从走廊外的另一头跑了。”

李长官这话一落,赵钟听到后,也打散了紧绷的想法,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多听,多想,少问,不言。这是自己琢磨的。但是我总觉得现在用上这几个词后,虽然不会犯上什么大错,但也做不来什么大事。”

“事在人为,多做也是好的。有实践经验。”李长官看到赵钟没有在意自己先前的做法时,脸上笑出了一朵花,又伸手拿出了香烟点上。

“李长官,一天几包?”赵钟望了一眼香烟的牌子,发现自己没有见过。

“平常两包。值班,有任务,三包。提神。”李长官吐了个烟圈,看起来..耍帅的很老套。

“你工资够吗?不会是贪污吧?”赵钟来了兴趣,也知道这个有意栽培自己的李长官,有没有发财的门路,能不能提携自己一把。

“才来了一天,都开起长官的玩笑了。”

可李长官听到后,却脸色一板,也没有再理会赵钟。

不过,两人在走到大厅中时,李长官却随意拉着了一个警员,指了指旁边跟着的赵钟后,对他嘱咐道:“这是新来的赵警官,你去带他到三楼训练室的仓库内,给他配身警服。”

李长官说着,看到两人要走时,好像想起了什么后,又望着赵钟道:“你在www.00kxs.com这里有没有住处?”

“才来,没有。”赵钟实话实说。

但李长官听到后,却再次对着那名警员吩咐道:“给赵警官准备好警服后,再去四楼我屋里拿一床被子,让赵警官自己选个宿舍住。”

李长官说完,感觉到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交代时,就走出了大厅,向着自己的商务警车走去。

“李长官这是要去哪里?”

大厅内的赵钟,看到李长官上了车子就向着远方开去后,转身向着旁边的警员询问。

“长官今天是巡逻值班。”警员望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才五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吃饭的时候,李长官才会回来。”

“这么晚下班?加不加工资?”赵钟边上楼梯,边询问一些相关琐事。

“他在这里住,所以就晚了些。平常我们都是六点下班。当然,除了值班的兄弟。”警员如实回答,“还有,李长官工作勤勤恳恳,人也挺不错的,对兄弟们很好。”

人好?

赵钟想到了审讯室的一幕后,心中摇了摇头。

但他仔细想来时,感觉警员的这句话也对。

而这个好,是个相对词。

是他好,兄弟们好,别人不好。

就如比,还在审讯室中哭着脸,写“真实”悲惨经历的飞车贼。

他现在,连杀赵钟的心都有了。

可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关键的,就是他偷偷摸摸可以,但是说到杀人,他就没有这样的胆子。

“这条街是没法待了,等老子写完了这份经历书后,就离开这条街..”

飞车贼一边写着经历,一边在不会写的字上,空出了一个位置,用笔帽画了一个圆圈,等待李长官的回来后,再添上相应的文字。

而赵钟也在警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警署三楼的左边,来到了其中一间训练室的门前。

“为了减少警员的训练噪音下,门是关的。”

警员解释了一声后,随着“咔嚓”声落,房门打开。

赵钟走进去后,看到训练室的面积很大,将近一千多平方,里面拉力器、跑步器、哑铃等,满满当当的健身器材,占据了房屋的四角。

训练室中间,是几个沙袋,还有一个简易的擂台,用几个皮垫子组成,上面正有两个身穿便装的警员,你来我往,施展着一些擒拿动作。

但出手很慢,能看得出他们正在比划练习。

“那是擒拿术,一般警校都会教学员练习。但是你是特招的,应该没有见过吧?”

赵钟身边的警员,看到了赵钟感兴趣的目光后,介绍道:“可是他们的这些擒拿动作,有的是学校教的,但也有的是李长官通过一些实践、打斗,自己琢磨后教给我们的。”

警员说着话时,屋内这两名警员也停下了动作,望向了赵钟。

他们一看,就知道这人是刚才李长官领的。

“这是新来的兄弟吧?刚才见李长官带他巡逻了一圈,是不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在上班期间偷懒?”其中一名自来熟的警员笑着,从沙袋上拿下搭着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与胳膊上的汗迹后,伸手向着赵钟道:“陈永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