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帝霸 > 第2916章我很贵

第2916章我很贵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也意识到,李七夜与他们并不是一个层次,并不是像他们一样是个学生,【零零看书00ks】他只不过暂时是个学生,和他们呆在一起而已。

试想一下,至尊果是怎么样的价值,李七夜随便就送了他们一人一颗,不要说李七夜与他们非亲非故,就算他们最亲的人,也不一定会出手如此的大方。

李七夜随手便送了他们如此多的至尊果,这是何等阔卓的手段,这是何等宽广的胸怀,只有传说中的奇人才能做得到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明白,李七夜的境界,远远不是他们无法企及的,甚至可以说,是他们一辈子无法企及的,可以说,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乃是世外高人。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已,坦然地受了赵秋实他们的大礼。

“好了,至尊果,我就暂时代你们保存了。”杜文蕊看着赵秋实他们,郑重地说道:“等你们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后,便可以服用至尊果,所以,你们都奋发努力吧,不要辜负了李公子的一番厚意,只要你们奋勇前行,总有一天,你们会闯出一片属于你们自己的天空!”

杜文蕊这样的话,顿时让赵秋实他们心里面剧震,在这刹那之间,就好像是一道曙光照入了他们的生命一样,在这个时候,他们不再迷茫,这一道曙光好像是在照耀着他们前行一样。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紧紧地握着拳头,未来不论是多么困难,他们都会奋勇前行,闯出一片天空,不会再被人嘲笑,不再被鄙视,在未来,他们将会以自己出身于洗罪城为傲,以自己是洗罪院的学生为傲。

一时之间,赵秋实他们都不由热血沸腾,不由满怀的豪情壮志。

“走吧,我们去圣兽园看看。”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继续前行。

赵秋实他们回过神来,都纷纷跟了上去。

但是,当李七夜他们刚才山上走下来的时候,还没有踏入圣果园的时候,便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拦住李七夜他们去路的,乃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全身是宝光吞吐,好像他身体里面有着一个无上的宝藏一样,这也使得他身上所吞吐的宝光乃是贵气十足,如同是宝石所散发出来的一样。

与此同时,他周身还腾气了宝气,这让一看便知道,这个人身怀重宝了,只有身怀重宝的人,才会散发出如此的宝气来了。

这个青年不仅仅是全身散发出宝气,而且,他身披着一件宝衣,这件宝物不知道是何材质所编织而成的,宝气十足,整件宝衣好像写着三个字一样“我很贵”,特别是宝衣上所嵌着的神石,闪动着光芒,那简直就是要闪瞎人的眼睛。

与此同时,这个青年脚下还踩着七色云彩,一般来说,一个人踩着七色云彩,会给人一种很飘逸的感沉。

但是,这个青年脚踩着七色云彩的时候,这让人感觉这七色云彩都像是用最珍贵的宝物所铸造的一样,云彩之间,隐隐间好像可以看到三个字“我很贵”。

“谁叫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他们去路之后,这个青年神态冷默,冷冷地说道。

“我。”李七夜看了这个青年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这个青年打量了一下李七夜,有些意外,然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李七夜背后的洗罪剑,冷冷地说道:“那就没错了,就是你了。”

说到这里,这个青年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我宝源真神,今日找你……”

“你叫宝源真神?”李七夜打断了他的话,上下看了这个青年一眼。

这个青年不满,冷声地说道:“怎么,是不是被我的威名吓住了……”

“不,你想多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我以为你的名字叫做‘我很贵’!”

“你——”宝源真神被气得脸色涨红,不由怒视李七夜。

“这不能怪我。”李七夜无辜的模样,耸了耸肩,说道:“我看你身上的衣服、脚下的七色云彩,都好像是写着‘我很贵’,所以,我以为你的名字叫做‘我很贵’,看来,这是我误会了,误会,误会。”

宝源真神被气得哆嗦,差点被气得吐血,他一身宝衣、脚下七色云彩,乃是彰显他的身份,并非是说“我很贵”!这样的说法,听起来那是俗不可耐。

“好了,我很贵,你找我有什么事呢?”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抱了抱拳,笑吟吟地说道。

这番景象,都让赵秋实他们想笑不敢笑,只好憋在肚子里。

“你——”宝源真神被气得抓狂,有杀人的冲动,他好不容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一凝,冷冷地说道:“我王伟源,今日来便是要告诉你,你的命,我要定了!”

“哦,我很贵,我们有仇吗?”李七夜意外,瞅了宝源真神一眼。

“因为,你杀了邓老师,所以,杀人偿命!”宝源真神冷冷地说道,当作没听见李七夜给他取的外号。

“邓老师,哪位邓老师?”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杀得人多了,记不起哪位邓老师了。”

宝源真神王伟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就是邓壬森。”在这个时候,杜文蕊提醒李七夜。

“哦,你说的是邓壬森。”李七夜点头,说道:“没错,是我杀了他,当然,这不能怪我,当时我是想救他的……”

“不需要任何理由。”宝源真神冷冷地说道:“杀人偿命!你杀了邓老,你就必须偿命,所以,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你的命,我要定了,不分什么时候,不分什么地点,我都会找机会取你性命!”

“哦,原来这样。”李七夜恍然,然后笑吟吟地说道:“不过嘛,你要知道,他是死在洗罪剑之下的,你就不怕也同样死在洗罪剑之下?”说着,拍了一下洗罪剑。?宝源真神看着李七夜的洗罪剑,他不由目光收缩了一下,他知道洗罪剑的威力,因为当年他看过圣霜真帝拿起洗罪剑的情景,他对洗罪剑的威力深有印象。

如果不是洗罪剑,他就不会说这样的话,现在就已经出手要了李七夜的性命了,就是因为忌惮洗罪剑,他才会前来警告李七夜。

这也就是意味着,以后宝源真帝会不择手段来斩杀李七夜。

“哼,兵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它保护不了你一辈子。”宝源真神冷冷地说道。

“好吧,你的话我记住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点头,说道:“既然你会提前来警告我,也算是光明正大,算你走运,现在我就不取你狗命。”

宝源真神脸色难看到极点,他好歹也是一尊十万世的不朽真神,现在在李七夜眼中,好像成了死人一样。

“我北院与你的恩怨,今天起,就结下了。”最后,宝源真神冷冷地说道。

邓壬森是北院的老师,宝源真神也是北院的学生。

“如果你能代表北院的话,我欢迎呀。”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你们北院不知死活来找我麻烦的话,我会不介意屠光你们的。”

“哼——”宝源真神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驾着七彩云飘然而去。

“我很贵,如果我杀了你,是不是可以剥走你身上的衣服,抢走你七彩云,我看,它们都很贵,应该能当点钱花花。”李七夜对着远去的宝源真神大叫。

驾着七彩云远去的宝源真神被气得哆嗦,全身摇晃了一下,差点从七彩云上摔下来。

不管如何说,在宝源真神离去之时,李七夜都没出手,那怕是宝源真神冒犯了他,他也没有立即出手斩了宝源真神。

这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不管以后宝源真神如何不择手段,现在他前来警告,也算是光明正大。

“这个宝源真神,有点妖。”看着宝源真神远去,杜文蕊笑了笑,说道:“他当年拜入北院,天赋不算是杰出,后来成为了邓壬森的学生,受到邓壬森不少的照顾,所以,对于而言,邓壬森有恩于他。今日,他在北院众多学生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传闻,他曾得到了一个奇迹,让他道行宝飞猛进。”

“吃下了一块宝源。”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让他心有宝气,所以,他使用的东西,看起来就像贵气十足。”

当然,这些事,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李七夜的一双眼睛呢。

杜文蕊只是笑了笑而已,并不为李七夜的安危担心,虽然说,宝源真神的确是有点妖,但是,与李七夜相比起来,那根本就不足为道。

在杜文蕊看来,宝源真神,为邓壬森报仇,是为了报恩,也算是勇气可嘉,可惜,他却选择了人,他与李七夜为敌,注定是自寻死路。

“好了,走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看一下‘我很贵’有什么手段来杀我,说不定,前面会更热闹。”说着,往前行,也没放在心上。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才敢笑出声来,想到李七夜给宝源真神取了一个“我很贵”的外号,就忍不住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