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再见

第六百三十八章 再见

    极短的时间之内。

    快速想好这一切,布置好这一切,不得不说那个地下党能力很强。

    而且最重要的是将余惊鹊和剑持拓海都骗了过去。

    能骗过余惊鹊还好说,因为余惊鹊当时负责桥本健次的任务,可是连剑持拓海都被骗了,这就不是简单的运气原因。

    最后剑持拓海能反应过来,是因为他们弄了失物招领,如果他们不弄失物招领,而是警员将失物全部拿回来,剑持拓海恐怕到现在都反应不过来。

    看到剑持拓海带人去行动,余惊鹊对一旁的万群问道:“我还去吗?”

    “你去什么去,你今天晚上的功劳已经够多了,让他自己去吧,而且他可能找到的已经是尸体了。”万群笑了笑,重新坐回车上。

    现在根本不需要余惊鹊去抢功劳,而且万群觉得也没有功劳,余惊鹊去了反而是自讨没趣,不如不去。

    “是股长。”余惊鹊点头答应下来。

    看着万群的车子离开,余惊鹊也快步离开,他现在要去见陈溪桥。

    之前不知道组织的人是谁,余惊鹊也没有办法,可是现在知道了组织的人就是那个神棍,剑持拓海已经派人去抓,余惊鹊当然要通知陈溪桥了。

    来不及找木栋梁,余惊鹊亲自跑去找陈溪桥。

    来到陈溪桥这里,余惊鹊敲门进去。

    进去之后,余惊鹊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看到陈溪桥的房间里面还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鼻青脸肿的样子,鼻孔用纸团塞着,好像还在流鼻血。

    如此面目全非,余惊鹊还是认出来了,这不就是神棍吗?

    余惊鹊下意识的双眼去看神棍的两腿之间,神棍看到这一幕,急忙将自己的双腿加紧。

    “看什么看,我护住了。”神棍不满意的说道。

    余惊鹊没有理会神棍,扭头对陈溪桥问道:“你都知道了?”

    神棍既然先到了,陈溪桥当然已经了解情况,也就不需要余惊鹊说什么。

    而且神棍已经安全,余惊鹊其实算是白跑了一趟。

    不过让余惊鹊奇怪的是,这神棍到底什么身份,陈溪桥看起来很信任他。

    不然他在房间里面,陈溪桥是不可能让余惊鹊进来的,那不是等于说将余惊鹊的身份,告诉面前的神棍吗?

    “坐吧。”陈溪桥先让余惊鹊坐下。

    “这就是我一直和你说的惊雷。”陈溪桥介绍了一句。

    神棍打量了余惊鹊一下,笑着说道:“你说他能力很强,今天还不是被我骗了。”

    这神棍年纪不小,说话倒是气人,可是你让余惊鹊怎么反驳,确实被骗了。

    “辛亏你来的早,已经有人去抓你了。”余惊鹊不服气的说道。

    “已经晚了。”神棍满不在乎的说道。

    组织还有这样的人吗?

    “既然他知道你这里,为什么还要安排人去接头?”余惊鹊对陈溪桥问道。

    既然神棍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还要安排一个人去接头,现在出了乱子。

    不等陈溪桥说话,神棍就开口说道:“我知道雪狐这里,是因为私人关系,和组织没有关系。”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我是不能自己过来的,你明白吗?”

    陈溪桥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神棍的话。

    “这位是神父。”陈溪桥给余惊鹊介绍了一句。

    “神父?”

    “我看是神棍吧。”余惊鹊觉得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神父的。

    “代号,神父。”陈溪桥解释了一句,也跟着笑起来,因为他同样不觉得面前的人像是一个神父。

    看到陈溪桥和余惊鹊一起笑话自己,神棍忍不住说道:“我以前真的做过几年神父的好吗?”

    “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余惊鹊对陈溪桥说道。

    来这里就是为了神棍的事情,现在眼看事情已经解决,余惊鹊自然是要离开。

    不过陈溪桥却拦住余惊鹊说道:“不着急,先坐下。”

    看样子今天的事情还没有说完,余惊鹊只能坐下。

    神棍皮青脸肿的看着余惊鹊,让余惊鹊好笑的问道:“你怎么从那群人手里跑掉的?”

    “想跑就跑了。”神棍说这句话的时候,如果不是脸上因为疼痛一抽一抽的咧嘴,余惊鹊可能会更加相信。

    神棍这个人,长相忠厚老实,正直慈祥,不过性格跳跃,年纪大了还和一个年轻人差不多,让余惊鹊没有那么多的距离感。

    “想不想知道我今天怎么脱险的。”神棍急忙开始转移话题。

    不过说句实话,余惊鹊确实挺想知道的。

    “怎么脱险的?”余惊鹊问道。

    神棍开始口若悬河起来。

    听完神棍的自吹自擂,余惊鹊算是明白,当时电光火石之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军统开枪之后,神棍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他想要立马离开。

    可是剑持拓海带人已经控制住了神棍所在范围,不给神棍任何的机会离开。

    当时慌乱之中,很多人都在逃命,现场一片混乱,神棍代号神父,身上自然会有神父的衣服,立马穿上。

    而且还从地上捡到了一张佳木斯过来的车票,如果捡不到,神父也会偷,会偷一张对自己有利的车票。

    但是仅仅只是这样的伪装,神父认为还不足以脱险,所以就开始偷东西,造成了后面的事情。

    说完之后,神棍看着余惊鹊,想要等待余惊鹊的崇拜。

    可是谁知道,余惊鹊下一句就问道:“你以前是扒手出身吗?”

    听到余惊鹊非常认真的一句话,陈溪桥在一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神棍脸色一黑说道:“什么扒手,你给我好好说话。”

    “那你这技术?”余惊鹊问道。

    “我从敌人身上偷情报行不行。”神棍说道。

    陈溪桥出来笑着说道:“行了,你多大年纪了,还是这性格,不改改以后要吃亏。”

    “改不掉的。”神棍毫不在乎的说道。

    不过余惊鹊看的出来,神棍看似好像不靠谱,其实是个高手,不然不可能在剑持拓海还有自己的眼皮子低下脱身。

    年纪大确实有经验,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完成这么多,余惊鹊被骗的心服口服。

    只是余惊鹊还是不明白,陈溪桥留自己下来干什么。

    难道是打算将神棍的任务告诉自己?

    这不符合纪律啊。

    陈溪桥和余惊鹊还是有默契的,看到余惊鹊的眼神,立马就明白余惊鹊想要问什么。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