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低调大明星 > 【071】小看了我张扬

【071】小看了我张扬

随着赵括的话语,围观的学生不约而同地转头,朝张扬看了过去,他如今在学校里面早非无名之辈,即便许多人没见过他,对这个名字也绝不陌生。

在有人小声说出“张扬”的名字后,一些看了眼就收回目光的学生立即再次转头看了过来,一双双的眼睛里闪耀着好奇求知的光芒。

张扬虽然表白被拒,但与林依然依旧是同桌,且林依然在《诗词大会》帮张扬扬名,无疑证实了两人关系依旧很亲近的传言。

更有人听说两人一个被特招,一个提前录取,都将进入皇家学院……

不论怎么看,张扬追到林依然的可能性都要远大于赵括。

这种情况下,赵括想要趁着离校前最后一天,又恰是林依然的生日,再次公开表白,张扬居然悄无声息地混在了围观人群中……

他想干什么?

许多人都有一种看连续剧大结局的兴奋与期待感。

赵括曾多次去班上找林依然,若说不认得张扬,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他这会儿以「同学」相称呼,显然是有意的。

张扬却只扬了扬手机,笑了笑没有说话,却忽然瞥见周帆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围观的人群外,朝自己挤眉弄眼,又往水池那边打手势,不知道啥意思。

赵括见神态自若,即不接招,也无局促尴尬,不肯罢休,又问:“你刚刚拍什么呢?”

张扬笑道:“毕业在即,难得还能遇见这样的场面,所以拍下来留个纪念。”

这样说着的时候,就看到周帆趁着所有人都被自己吸引了注意力,偷偷摸摸地走到了赵括他们藏在水池旁的大喇叭处。

张扬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赵括注意到了,却显然想到了别处,冷笑道:“你是提前通知林依然避开吧?”

张扬盯着赵括看了两三秒钟,才叹了口气,道:“赵括,讲实话我以前虽然不大喜欢你,但对你的才华多少还是有些佩服的,没想到……”

他说到这儿,表情略有些失望,不过顿了一顿,并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而是洗了口气,表情郑重地看着赵括,说道:“我们两个是情敌不假,但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这一点你清楚,我也清楚,再者,咱们两个多少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些同学……”

张扬伸手指了一下围观的人群,“他们围观在这里,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恶意,但他们并不理解你花费时间精力筹划表白的辛苦和心情,甚至可能还有人心里嘲笑你上次公开表白被拒,现在又来一次,不知进退,不知死活……”

说到这儿,他声音提高,情绪激动,掷地有声,“但是我不一样!”

“就像我表白被拒之后,依然写「一轮红日起,依旧与天齐」、「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一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明白你的感受……”

“如果你表白成功了,我会很难过,但最终会祝福,哪怕不是祝福你,也会祝福林依然。”

张扬看到周帆朝周帆朝自己比了个搞定的手势,长长地舒了口气,语气萧索,“你这样看我,未免小看了我张扬。”

偌大的围观人群一时鸦雀无声,赵括表情逐渐舒缓下来,而后又转为凝重,抱着吉他朝张扬欠了下身,道:“你说得对,是我小人之心了,我……”

说到这里,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话筒居然没声了,于是“呼呼”地朝面前的话筒吹了两下,依旧没有反应。

赵括转头看向负责设备的朋友,已经有人先一步发现异常,伸手一指正要溜走的周帆,大喝一声:“周帆!”

大喇叭旁边的人几步跑过去一看,朝赵括喊道:“他把线扯断了!”

周帆拔腿就跑,不忘大喊一声:“是张扬指使我干的!”

“卧槽!”

张扬骂了一声,也转身就跑,身后响起赵括恼怒的喊叫:“给我抓住他!”

还有人在喊:

“好像是林依然的车。”

“林依然来了!”

……

赵括听到,转头往校门看去,果然看到早已经记熟了号牌的那辆黑色团龙车驶入校园,他下意识地吹了吹喇叭,才反应过来被周帆给弄坏了,同时意识到林依然不下车,肯定是得到了张扬的通知,愈发恼怒,又气又急。

但这会儿的当务之要,显然不是找张扬或者周帆算账,他站在玫瑰花心中间,等林依然的车靠近过来,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林依然!”

“我知道你性子低调,不喜张扬!”

“我原本是想在毕业欢送会上把这首歌唱给你听的,但是我被刷下来了,没有办法,只好出此下策……”

黑色团龙车自他旁边的校道上缓缓驶过,赵括瞪大了眼睛,可惜他自认有望穿秋水的意志,却没有办法望穿车玻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远去,匆忙拨动吉他。

然而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着急之下,已经练熟了的歌居然忘了该怎么弹,只好随手拨动几下,扯着嗓子开唱:“记忆深处的那一天……”

这句歌词还没唱一半,就看到林依然的车开始减速,赵括精神一振,心里一定,感觉也回来了,刚找到调,就见减速的团龙车掉了个弯,缓缓停在张扬身旁。

赵括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还是抓住这宝贵的时间,努力让自己的嗓音更悦耳,更有磁性一些,继续唱:“我在人群中,看到你的脸……”

后车门打开,伸出一只纤白细嫩的手掌。

赵括心里一抽,尤其是看到张扬居然摆手拒绝上车之后,更觉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强忍着不适,继续唱下去,却隐隐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背景音乐?

“轻一眨眼,触动我心弦……”

张扬也没想到林依然居然直接杀到了自己面前,但赵括还有一大群人都在那边看着呢,自己这会儿上了林依然的车,这算是怎么回事?

“上来呀?”

林依然探出半个身子,又朝张扬招了招手,“你想被他们抓到啊?”

张扬瞥了眼刚被车子隔开的两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了车,林依然往旁边挪了挪,张扬关上车门,她才有些好奇地问道:“他们干嘛追你啊?”

张扬无奈道:“赵括要给你唱歌,弄了个大喇叭,周帆那货趁人不注意,把线给扯断了,结果被人发现,人家追他,这货撒腿就跑,还扯着嗓子喊,说是我指使的……”

林依然听到周帆把人大喇叭线给弄断了,就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又听周帆嫁祸,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她今天刚好满十七周岁,自张扬出院再见,近一年来长成不少,张扬不由自主地乱瞟了一眼,不便多看,见她贴在靠背上,还笑个不停,无奈道:“你别这么夸张好不好?”

林依然好容易止住笑,望着他道:“你们两个也太损了吧?”

张扬笑道:“听这意思,我还多管闲事了?”

林依然敛起笑意,抿唇横他一眼,轻轻哼道:“反正跟我没有关系。”可那眸子波光盈盈,欢喜之情似要从眼神里满溢出来,瞎子也看得出来。

张扬觉得事情好像有点超出自己的预料,正想着,车停了下来,张扬往外看了一眼,已经在寸金湖附近,于是跟司机道谢,与林依然一左一右地下了车。

林依然极少让车直接进入校园,但她自身的关注度在那摆着,还是有许多人认得这车,且神龙集团旗下三大豪车品牌,银蛇、神龙、团龙,价格和定位都渐次往上,团龙车并不多见,本就引人注意,两人一下车,更是成为了来往学生瞩目的焦点。

林依然有些害羞,但反正都要毕业了,心态比往日要放松的多,掩住羞意,向张扬道:“走啦。”

张扬伸手一摆,林依然嫣然一笑,当先沿湖岸旁的鹅卵石小道往教学楼走去。张扬跟在她身后。

时近端午,学校里面都已经换了夏装,林依然身上是她设计的那款旗袍式学院风校服,为符合学生定位,风格偏于清新简约,并不如普通旗袍款式那样彰显身材,可穿在她身上,依旧难掩婀娜优美的身段。

走出鹅卵石小道,林依然往前两步,给他留出站立的位置,这才停下,转过身来,那双晶晶闪亮的眸子望着他,问道:“今天是我生日哎。”

张扬未及说话,听到一旁传来周帆的声音:“张扬!”

林依然悄悄地翻了个白眼,随后立即恢复了一贯的恬淡笑容,与张扬一块站那等着周帆过来,张扬原本想直接走的,见她站着等着了,只好也跟着等,笑道:“放心吧,礼物早就准备好了,回头给你送去。”

林依然嘴角露出甜甜笑容,又很快抿住,以示自己没有那么开心,轻轻“嗯”一声,嗓音化在掠过寸金湖水拂来的风中,带着淡淡水润和草木香气,软软的,暖暖的,甜甜的。

周帆走了过来,有些不满地对林依然道:“你就只能看到张扬啊?我才是最大的功臣好不好,还好我跑得快,不然被文学社的人抓到,搞不好又得打一架。”

林依然脸颊微红,张扬已道:“你提前跑那么远,要是被抓到,只能说你蠢……别在这站着,先去教室。”

周帆并没有当电灯泡的觉悟,自卖自夸的说起自己刚刚的聪明机敏,以及赵括发现话筒不能用之后的懵逼,隐有一种「我多仗义,单枪匹马拯救了你们俩的爱情」的自豪感。

林依然抿嘴微笑,张扬却有点郁闷,觉得下午欢送会之后就要与林依然分道扬镳,最后这点独处时间也被周帆给搅和了。

不过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结束,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了。

走进教室之前,张扬站在三楼走廊瞥了眼蔚蓝的天空,想起下午要唱的歌,心中有淡淡的惆怅。

————

我也惆怅,新书期每章稳定三千字以上的有几个呀~~这么好的作者你们还总威胁弃书,蓝瘦(^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