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卷 海阔凭鱼跃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家宴

第二卷 海阔凭鱼跃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家宴

    听了陈雨的话,张富贵也恼了。

    “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还来挖工匠,这不纯属恶心人吗?”

    “也不完全是恶心人,一个镇守太监,不会这么无聊。”陈雨冷静了下来,继续分析,“他觊觎东面这些卫所的军田,想要变成他的私产,然而有我在,威海卫这一带他就很难插手。威海卫如此,周边的成山卫、靖海卫、大嵩卫、奇山所等卫所都会观望,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像百尺崖的冯守义那样毫无顾忌,把军田白菜价拱手让人。估计在他们看来,只要撬走了工匠,让我的部队无枪炮可用,一蹶不振,我失去了话语权,他就能慢慢想法子收拾我,摆平威海卫,搞定成山卫等地方也就轻而易举了……”

    张富贵嗤之以鼻:“这对太监父子未免想得也太简单了,以为弄走几个工匠就能让咱们元气大伤。他又哪里知道,大人你受皇帝宠信,即便把工厂都搬走,他一个皇帝的家奴又能把你怎么样?”

    “宠信谈不上,但是还算信任重用吧。”陈雨摆摆手,“曹不修此举,无非是跳梁小丑罢了,暂时不去管他,以后总有机会收拾他们父子的,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能让几个渣渣怀了好心情。”

    陈雨转身对吴大海说:“赵大人说你铁面无私、六亲不认,今天本官算见识到了。现在本官即将接管威海卫和组建中的铁山卫,你愿不愿意做两卫的总镇抚官,执掌军纪?”

    吴大海虽然没有听过所谓的“总镇抚官”一职,但是掌管两个卫的军纪却听明白了。他虽然刚正耿直,不善于逢迎,但并不代表没有进取心,闻言没有丝毫犹豫,拱手作揖:“大人厚爱,下官敢不从命。”

    “很好,明日你跟我一起去卫城,我会调整指挥使司的人事分工,包括你在内。”

    “遵命。”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陈雨决定现在不进兵工厂了,既然规矩立起来了就要遵守,自己不能带头破坏,想要了解生产情况,其他任何时候都可以。

    他抬头望了望自己宅邸所在的方向,对左右说:“公事暂且到此为止,回府。”

    回到青砖红瓦的宅邸大门口,陈雨心情有些激动,也不知道怀孕的苏颖怎样了。这四个多月自己一直呆在异国他乡,算起来,十月怀胎,也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

    张富贵带着其他人留在门外,安排护卫,顾影则非常自然地跟着陈雨走进了大门。

    一个使唤婆子看到了陈雨,先是一愣,回过神后拔腿就往后院跑,一边叫唤着:“老爷回府了!”

    后院一阵喧哗声,然后苏颖在几个婆子和丫鬟的簇拥下,捧着肚子慢慢走了出来,冲陈雨甜甜一笑:“相公回来了?”脸上洋溢着即为人母的幸福,往日女海盗的狠劲全无踪影。

    陈雨笑呵呵迎上去,轻轻抱了抱她,然后蹲下,贴着她的肚子,口中说道:“听听小家伙的动静。”

    苏颖笑道:“这家伙皮得很,小心他踹你。”

    “被自己孩子踹,我愿意。”陈雨贴着肚皮问,“这么大,快生了吧?”

    “稳婆看过了,应该就是这几日了。”

    陈雨一喜:“那我回来的及时,赶上了。”

    顾影挽住苏颖的胳膊,亲切地问:“苏姐姐,挺着这么大肚子,真是辛苦你了。”

    “呵呵,姐姐吃得好睡得好,又有人服侍,不辛苦。”苏颖笑吟吟地望着她,“倒是你跟着相公在外奔波,还碰过鞑子,才是真辛苦。瞧瞧,都晒黑了……”

    顾影有些惊慌,摸着自己的脸问:“真的黑了吗?”

    苏颖伸手去捏她的脸蛋:“怎么都不会比姐姐我黑,还是那么俊,姐姐一个女人看着都动心……”

    顾影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羞涩,跺脚道:“苏姐姐真坏!”

    陈雨贴着苏颖的肚子,抬头看着两个女人,心里憧憬着大被同眠的情景,越想越得意,忍不住笑出了声。

    两个女人闻声同时看着他,顾影鄙夷地说:“苏姐姐,你瞧他那猪哥样,肯定没想好事。”

    陈雨不动声色地擦了擦嘴角,笑眯眯地站起来,“不想些羞羞的事情,你苏姐姐的肚子怎么会大起来?”

    顾影啐了一口,不接这话茬。

    晚上设家宴,为陈雨接风洗尘,顾影和苏颖分坐陈雨左右。

    苏颖亲自给陈雨和顾影斟酒,顾影推辞道:“苏姐姐,我平日滴酒不沾,父亲从不准,说是女人不能喝酒,酒后放浪形骸,伤风败俗。”

    苏颖看了看陈雨,陈雨满不在乎地说:“风尘仆仆跑回来,家宴上喝点小酒又有何妨?你爹那套三从四德的理论在我这不好使,以后听我的,不必听你爹的,喝!”他知道这个年代的酒度数远不如后世的高纯度白酒,能用碗干的,喝一点对女孩子来说没有多大影响,主要是微醺之后的气氛更好。

    顾影平日一幅别惹我的女汉子模样,现在被陈雨训了两句却不敢回嘴,乖乖地端起了酒杯。

    苏颖也劝道:“喝酒助兴,相公准许的,你就喝点没事。想当初,姐姐我也是喝了酒之后,才会和相公……”

    虽然没说完,但顾影也知道后面是什么内容,顿时脸红心热,慌慌张张地把杯中酒一口喝完,然后苦着脸说:“辣……”

    陈雨和苏颖哈哈大笑,仿佛看见了第一次喝酒时的自己。

    苏颖继续劝酒:“第一口是这样,多喝就好了。”

    顾影抗拒地望着酒杯:“这么难喝,亏得你们还当做琼浆玉液……”

    ……

    酒过三巡,陈雨和顾影脸上都红彤彤的,只有苏颖因为怀孕没有喝酒,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斗酒。

    “好家伙,一端杯就停不下来了。”陈雨瞪着顾影,“这习武之人果然与众不同,第一次喝酒,就能把我逼到这份上,要是喝惯了,还不把我灌趴下?”

    顾影喷着酒气说:“怎么,怕了?有种再喝……”话没说完,的一声,重重地趴在桌上,随即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两人面面相觑,这就断片了?

    “相公,我现在有身子不方便,你送她去客房呗?”苏颖眨巴着眼睛,眼神意味深长。

    陈雨此刻有些上头,没有发现苏颖的眼神另有深意,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自己的女人,又不好让别的男人扶。”说着吃力地横抱起顾影,往客房走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