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076 精疲力竭

1076 精疲力竭

站立,仅仅只是站立这一个动作,在人类的起源历史之上却具有重要的意义。从爬行到站立,从人猿到人类,直立行走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标志着人类的真正进化和演变,生命体也从一个微小的草履虫发展到了多细胞的复杂结构,并且开始拥有智慧。

一个脚印,一个迈步,一个前进,那深深烙印在肌肉记忆之中的动作,却在每一个脚步之中诠释出了不同的含义,他再次经【零零看书00kxs】历了生命的诞生,他也再次经历了生命的迸发,那种冲破重重阻碍的艰辛和困苦,一点一滴都蕴藏在了肌肉之中,灵魂开始激荡起来。

脚步是如此沉重,但他却没有回头,坚定不移地离开了那一片米灰色的光晕,朝着眼前的黑暗大步大步前行,越走越坚定,越走越执着,越走越欣喜,那种欢快和幸福正在对抗着地心引力,他几乎就要跑步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死里逃生,更因为他重新感受到了地心引力,重新感受到了生命力量,重新感受到了……自由!噗通,噗通,那跳动的声响是如此沉稳而有力。

那种喜悦,充斥着整个胸膛,眼眸就这样渐渐明亮了起来,仿佛伴随着每一个脚步,他正在成长为苍天巨人,顶天立地,高高举起右手,就可以摘下夜空之中的漫天星辰。

思绪的探索边界正在越来越辽阔,穿过了萨里,穿过了英国,闯过了欧亚大陆,穿过了大西洋,穿过了地球,穿过了宇宙,达到了黑洞的深处,无止境地开始探索整个太空的秘密。

如此恢弘,如此磅礴,如此浩瀚,似乎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撬动整个地球。

他忘记了自己,也忘记了梦境,更忘记了现实,蜕变而升华到了另外一个层次。一切都是如此美好,惊心动魄得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猛地,脚步就来到了大门口,没有犹豫,他就直接推开了旁边提供个人进出的小门,伴随着手掌的动作,一道月光洒落下来,穿过了整个宇宙,穿越了数个光年,落在了脚步的前方,浓郁的夜色犹如滚滚气浪一般迅速消退,只留下了一片皎洁的月色,勾勒出那抹宁静背后的动人。

世界,在这一刻前所未有地绽放出了万丈光芒!

……

鲁妮-玛拉安静地端坐在摄影棚的门口,细细地回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这无疑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对于角色,对于剧本,对于故事,对于世界和宇宙,蓝礼的视角是如此独特,不仅带有天文、地理、社会、文化等多种属性,还掺杂了时间流逝与人生感悟的交错纠缠,他真正地赋予了瑞恩-斯通这个角色生命,同时也在不经意间赋予了“地心引力”整个故事灵魂。

这些细节可以窥见蓝礼的世袭贵族背景,同样还可以窥见蓝礼的表演天赋。

鲁妮相信,阿方索-卡隆对于剧本的打磨和主题的构思,堪称天才;但她也相信,阿方索与蓝礼的交流碰撞,同样是火花四射,浓郁的化学反应给予了阿方索灵感,对整个故事的发展脉络和升华方向都有了更加清晰的思路。

如此神奇,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思议。

但真正地亲身经历之后,鲁妮才知道,不是传闻太过神奇,而是想象太过贫乏。“蓝礼是一名演员”,这从来就不是说说而已,即使是成为了影史之上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帝,他的拼搏和努力也从来不曾动摇过。

作为旁观者,也作为参与者,鲁妮的脑海之中迸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化学反应,她不由开始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思考艾利克斯-科沃斯基这个角色,思考她与瑞恩-斯通之间的关系。

对于鲁妮来说,表演不是一场竞争,没有胜负可言;而是一场切磋,彼此不断提升自己的状态、提高自己的实力,在对手戏之中摩擦出火花,赋予角色、赋予作品更多的能量。现在,蓝礼正在竭尽全力进入角色状态,鲁妮的灵感也呈现出了井喷的状态。

对于瑞恩和艾利克斯来说,他们是朋友,也仅仅只是朋友。在空间站之中,也许比起其他人来说,他们之间拥有更多默契,但仅此而已。不是因为异性相吸的化学反应,而是因为内心深处都感受着相似的孤独。

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掩饰着自己的孤独。

瑞恩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之中,废寝忘食,仿佛全世界就只有工作值得依托,为了更加远大的事业而牺牲了自己的个人,最后渐渐遗忘了自己,也就遗忘了自己的羁绊和牵挂。在生命绝望的关头,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选择了放弃,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极致的孤独和落寞。

艾利克斯以幽默和玩笑来当做自己的面具,总是不断打趣着自己的过去,念念不休地分享着那些根本不好笑的故事,哪怕其他同僚们都已经听得耳朵长茧,但她依旧没有停下来。因为一旦摘下了这副面具,隐藏在背后的真实就是如此脆弱,一碰就碎。

孤独的人,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气场和味道。

他们从来不曾交流过,也不曾分享过,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秘密,也守护着彼此的秘密,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安静地坐在彼此的身边,不需要对话也不需要言语,仅仅只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陪伴,驱散那缓缓渗透到骨子里的孤寂和失落。

所以,当面临生死存亡时刻之际,她也不是那个勇敢者,不是什么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也不是什么视死如归、英勇就义,仅仅只是因为瑞恩的机会更好,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落在了后面,仅仅只是从概率数字角度进行客观分析,比起她来说,瑞恩的生存几率更好。

在内心深处,她还知道——

仅仅只是因为,她放弃了。

在危急关头,瑞恩选择了放弃,因为了无牵挂;同样,艾利克斯也选择了放弃,似乎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犹豫,放弃就是如此简单,他们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眷恋和牵挂。

归根结底,在骨子里,瑞恩和艾利克斯都是同一类人,他们着实太过相似了,总是可以在彼此的灵魂深处寻找到自己的影子。

同样,在他们的血液里,生存的本/能和家庭的羁绊,依旧根深蒂固,只要能够唤醒这股冲动和欲/望,他们就将再次鼓起勇气,冲破束缚,寻求生存下去的一线生机。瑞恩是如此,艾利克斯也是如此。

于是,弥留之际,恍惚之间,瑞恩和艾利克斯在幻想之中再次相遇了。如果他们的位置颠倒过来,她相信,情况也是一样的,她会看到瑞恩,她会鼓起勇气,她会背负着瑞恩的生命继续走下去;现在,这是瑞恩的机会。

唯一的不同,也许就是他们内心深处的伤口。

那么,艾利克斯的伤口到底是什么呢?

鲁妮的思绪渐渐开始发散了开来,这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配角,而是一个拥有独立灵魂、完整人生的真实人物,更是一个与瑞恩-斯通相印相通的志同道合小伙伴,还是一个坚强而伟大的女性,脱离了性别的桎梏之后,朝着生命的更高形式敬礼。

艾利克斯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但,她的丈夫和女儿却在一场车祸之中去世了。那是她的动力,也是她的支柱,更是她的精神,却轰然倒塌,刹那间就蛮不讲理地摧毁了她与生活的所有联系。

然后,她开始武装自己,悄悄地模仿着丈夫的幽默、回忆着女儿的过去,反反复复、念念叨叨地讲述着那些不好笑的老梗,竭尽全力地留住那些回忆,那些属于他们属于自己的回忆,唯恐稍稍松懈片刻,它们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多时候,回忆就是定义自我的唯一途径。

那么,回忆的故事具体应该如何呢?

思考着,思考着,时间就这样流逝了,时不时地,鲁妮就回头看看身后的摄影棚,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声响,除了隐隐约约的舒伯特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不知道蓝礼的体验课程到底进展如何。

转眼之间,午餐过去了,晚餐也过去了,夜幕渐渐降临了下来,现在距离十点已经不远了,再一个小时,他们就可以打开大门,欢迎蓝礼出来了。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打断了鲁妮的思路,她猛地转过头,条件反射地站立了起来。

然后,鲁妮就看到了大汗淋漓、浑身狼狈的蓝礼,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出现在了眼前,手腕之上还有隐隐约约的斑斑血迹,湿透的衣服和头发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身体散发着氤氲的蒸汽,梦境和现实之间的界线刹那间就变得模糊起来。

“蓝礼!”鲁妮紧张地呼喊了一声,慌张地迎了上前,然后就看到蓝礼转过头来,那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庞之上,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莫名地,心脏的跳动就开始失去了节奏,这让鲁妮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但下一秒,蓝礼就浑身失去了力气,明亮的眼神瞬间失去了所有光彩,轰然倒塌,鲁妮一个箭步冲了上前,奋不顾身地用肩膀顶了过去,“蓝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