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091 一眼万年

1091 一眼万年

一个强烈的冲撞效应,同时撞击在瑞恩和艾利克斯身上,相互作用力的反弹效果,让两个人朝着彼此开始移动,瑞恩正在缓缓前进、艾利克斯正在缓缓停止,前冲的力量似乎总算是平稳了下来,使得发生在艾利克斯身上的作用力渐渐消弭。

心脏强烈收缩之后,瑞恩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嘴角无意识地上扬了些许,眼神之中闪烁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欢快,“抓住你了!”他低声呢喃着,但那股庆幸还没有来得及涌动开来,下一秒,瞳孔深处的慌乱和恐惧就在一起氤氲开来。

艾利克斯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绳索,用力挣扎、用力控制,试图利用手臂的力量进一步削弱恒定的冲撞力量,以瑞恩的手臂力量为支撑点,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重新回到静止状态,赢得一线生机,但收效甚微。

手臂无法收缩、双脚无法发力,无论手掌如何用力,她也没有办法通过拉伸的作用力传递到手中绳索之上,将下滑势头完全遏制下来。

迅猛的推力似乎终于开始减缓了,但还是在持续拉扯之中,艾利克斯就这样缓缓地、缓缓地继续漂移,并且拖拽着瑞恩晃晃悠悠地开始一起远离身后的空间站,那股持续坠毁般的能量让内心深处的恐惧开始爆发开来。

艾利克斯正在移动,瑞恩也正在移动,两个人正在一点一点滑向死亡深渊。

置身于太空之中,笨拙的动作没有太多施展空间,更不要说借力点了,手臂和身体之中的力量根本无法做出有效回应,电光火石之间,两个人都只能牢牢地抓住手中的绳索,仿佛抓住仅有的一条生命线,但这样的力量只是作用于绳索之上,手掌收得越来越紧,却依旧无法阻止身体持续坠落的势头。

本来,瑞恩的左腿缠绕在悬浮降落伞的伞绳之上,没有施加任何力量,仅仅只是漂浮在太空的无重力环境之下;现在,艾利克斯的重量和推力却正在拉拽着瑞恩一点一点滑入深渊,于是,伞绳开始收紧,最后死死地捆绑住了左腿,并且在强大的拖拽力之中收紧到了极致,然后开始脱落——

因为宇航服的表面缺少足够的摩擦力,伞绳难以找到足够的附着点。

一直到伞绳缠绕住了瑞恩的脚踝,脚掌作为障碍物而存在,终于将伞绳控制住,也终于将瑞恩的下坠势头遏制了下来,连带着,艾利克斯也终于停止了前进——或者说下坠和冲撞,两个人之间的绳索绷得笔直。

好不容易,惊魂一幕似乎终于找到了平静。

瑞恩闭上了嘴巴,但鼻翼之下的呼气却依旧在起起伏伏,灼热的气息扑打在头盔之上,氤氲出一片薄薄的雾气,忽隐忽现,两个人之间的景象也变得模糊起来,“抓住你了。”瑞恩轻声说道,目不转睛地看着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涯的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只觉得心脏的狂跳根本停不下来,急剧起伏的胸口似乎随时都可能会炸裂开来,绝处逢生的喜悦在胸膛里缓缓满溢,抬起头,她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瑞恩,耳机里传来瑞恩的低声呢喃,然后就看到了瑞恩嘴角的那一抹笑容,浅浅的,淡淡的,却充满了温暖。

连带着,艾利克斯的嘴角也不由上扬了起来,下意识地,她就想要开一个玩笑,但视线余光随即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险情——

捆绑在瑞恩脚踝之上的伞绳正在缓缓地、缓缓地脱落,无比缓慢,但一点一点地,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脱落。

随即,艾利克斯就意识到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快速撞击和坠落的附着力量依旧残留在她的身上,没有完全消www.00ks.net失。

如果现在瑞恩抓住了一个固定把手,又或者是依附在空间站的某个部位之上,只需要单手能够抓住一个固定物体,那么他就可以通过自己的手臂力量,将减弱的冲撞力量全部抵消;但,现在维系着瑞恩身体的只是一团随意缠绕的伞绳,一点都不牢靠。

这股具有摧毁能量的强大冲撞力,正在拖拽着她滑向太空深渊;而她和他之间的绳索则正在拖拽着他一起走向死亡。

他们的背包里都已经没有燃料了,一旦离开了空间站,就再也回不来了。

笑容就这样停驻在了嘴角,艾利克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瑞恩,渐渐地醒悟过来,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也明白即将发生什么,无奈和唏嘘之间,一股绝望就涌上了心头,眉宇也连带得变得凝重起来。

她就这样安静地注视着瑞恩,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迸发出了一股坚毅,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坚毅;他的左手紧紧地抓住绳索,指尖完全收拢,即使隔着厚厚的宇航服都可以感受到他正在爆发出全部力量。

他说,“坚持住,我……我现在拉你过来。希望我的健身效果此时能够显现出来。”

他说了一个不好笑的冷笑话,停驻在艾利克斯嘴角的笑容再次上扬了起来,她认认真真地打量着瑞恩的脸庞,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双眸子之上。

间隔着头盔,间隔着雾气,间隔着太空,但她还是看到了那双眼睛,在微光之中泛起微微涟漪的眼睛,狭长的眼睛似乎总是隐藏在浓密修长的睫毛之下,悄悄地将自己的所有情绪都遮掩起来,只能隐约地从微蹙的眉宇之间,捕捉到深深地埋藏在冰山皮囊之下的孤单和落寞。

一直到现在。

她第一次真正地窥探到了那双眸子,深褐色的瞳孔深处似乎倒映着漫天星辰,在浩瀚的宇宙之中迸发出一片惊心动魄,甚至比此时身后的太空还要光彩夺目。那是深褐色的,不是湛蓝色的。

“你知道,也许他们确实应该因为你的眼睛而批准样机实验。”艾利克斯轻声说道。

但这一次,艾利克斯没有调侃,瑞恩没有反驳,两个人的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一丝哀伤,在绝望和痛苦到来之前却想要否认现实的哀伤。时光,在这一刻就停止了下来。

……

这不是第一次了,鲁妮说出了剧本之上没有的台词,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同样,对于蓝礼来说也是如此。

尽管如此,剧组工作人员还是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第一时间都纷纷朝着阿方索望了过去。可是,阿方索没有中断拍摄。

通过IRIS机械臂镜头传递过来的画面之上,阿方索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蓝礼的眼眸,还有鲁妮的眼眸——这是两台不同摄像机从不同角度捕捉到的画面,却浑然天成地融为一体,不由自主地,阿方索就进入了瑞恩的世界,也进入了艾利克斯的世界,那双眼睛里的光彩,着实让人沉迷。

在自己意识到之前,阿方索就打了一个冷颤,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在艾利克斯的眼睛之中,他读到了绝望和放弃,瞬息万变之中的杀伐果决,狠狠地斩断了自己所有的生机。

而在瑞恩的眼睛之中,他则读到了痛苦和悲恸,哪怕没有一言一语,哪怕艾利克斯此时正在不合时宜地开玩笑,但他还是阅读出了她的话语背后隐藏的真实情感。

就在这一瞬间,当艾利克斯说出这句玩笑话打趣的瞬间,瑞恩的眸子深处迸发出了涌动的光芒,死死地、牢牢地锁定住了艾利克斯,然后轻轻地、轻轻地摇了摇头,在艾利克斯内心话语出来之前,就已经强烈地开始否认。

那种悄然涌动的默契,倒映着彼此灵魂的形状,一点一点勾勒出相似的轮廓。一直到生死交错的瞬间,他们才找到了彼此,在浩瀚宇宙的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与自己完美契合的彼此,仿佛自己投影在对方瞳孔之中的身影就这样深深地烙印在了灵魂之中。

但才刚刚找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残忍的现实就已经强硬而冰冷地将所有的迤逦和纠缠全部斩断。幸福的形状还没有能够成形,就已经支离破碎、散落一地。那股撕心裂肺的绝望着实太过汹涌,以至于两个人的话语都失去了意义,也失去了色彩。

只剩下眼神。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仅仅只是注视着彼此,注视着彼此瞳孔之中属于自己的倒影,时间和空间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失去了意义,哪怕仅仅只是千分之一毫秒的视线交流,仿佛也已经过去了万年之久,沧海桑田的哀伤和无助,在视线交汇之中暗暗涌动着。

一直到现在,阿方索才真正明白蓝礼和鲁妮的意图。

那股强烈的化学反应在空旷而荒芜的冷光之中蔓延氤氲着,美妙得让人沉醉其中,但笑容之中的酸涩和苦楚却不知不觉泛起了涟漪,生离死别的相知和相遇,平添了一股命运式的哀伤和恢弘,无形之中就打破了宇宙的浩瀚,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仅仅只是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阿方索浑身上下的毛孔就全部打开了。一眼万年,难以想象,原来一眼万年是真的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