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10 忘我瞬间

110 忘我瞬间

左手指尖触摸到粗糙生涩的岩石颗粒,透过薄薄的防滑粉颗粒,可以隐隐感觉到石头表面渗透出来的水汽;右手专心致志地塞入岩石之间的缝隙里,那狭窄的缝隙仅仅只允许指头的部分进去,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寻找到最好的位置,然后试探了几下,最后将指头塞进去;双脚此时踩在一条悬崖的凸起上,说是凸起,其实只不过一根手指宽,脚趾头透过轻薄的鞋子底面用力,保持着m.00kxs.com重心的稳当。

头顶上火辣的太阳肆无忌惮地释放着能量,整个天空都被照的透亮,灼热的空气似乎变得粘稠浑浊起来;后背的汗水已经被衣服完全湿透,额头滑落下来的汗水滴进了眼睛里,但却没有时间去擦拭;一阵狂风呼啸地穿过峡谷,狭窄的通道让风势变得更加强劲起来,不仅感受不到炎热,而且还可以感受到丝丝的寒冷,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就冒了出来。

炎热和寒冷,摇晃和稳定,汗水和寒颤……矛盾而和谐地融为一体,仿佛可以清晰地听到大自然和自己指尖的交流对话。

深呼吸一下,右手指尖往内用力,小臂到大臂再到肩膀集中发力,重心一沉,脚尖猛然发力,整个人就轻盈地跳跃了起来;左手往斜上方舒展,抓住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凸起,可是由于用力过猛,估量的方位偏离了一些预期,指尖呼啦啦地就滑过粗糙的岩石表面,甚至来不及感到疼痛,左手就稳稳地抓住了凸起;双脚踩住下方的悬崖表面,一阵沙土颗粒扑扑地往下掉,感觉脚底有一些打滑,似乎踩不到重心。

危急时刻,双手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拉着身体硬生生做了一个引体向上式的拉臂动作,将下坠的身体硬是往上拉了拉,而后脚底板往上抬了一些,直接踩住墙壁,膝盖顶部差一点就撞到了胃部,不过处于绝对紧绷的肌肉险之又险地避过了,但还是如同预期一般,脚底没有踩住支撑物,开始往下滑,不过他比原计划抬高了一些,双脚往下滑的摩擦力让下坠的趋势缓和了下来,薄薄的鞋底几乎感受不到,脚尖冷静地摸索着,最后在身体完全伸直之前,终于停止了下滑的势头,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呼,呼……”深深地喘了两口气,让沸腾的血液稍微平复平复。

肾上腺素的爆发让大脑完全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只能凭借着身体的本/能、直觉的指引和训练的功底进行回应,短短一毫秒的时间,浑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高速运转着,所有杂念彻底消失,只是专注于这片悬崖,只是专注于下一个凸起和缝隙,只是专注于控制身体,仅此而已。

低头看看脚底下,此刻他距离地面已经将近五十米了,那令人晕眩的高度在湍急的水流之中变成了无底深渊,仿佛张开的鲨鱼巨口,随时准备吞噬着一切生命;但他感受到的却是奔腾在血液里的刺激和亢奋,在这一刻,他真正地忘记了自己。

不在乎他到底是谁,不在乎演技的探索,不在乎梦魇的纠缠,因为在这一刻,所有一切都是如此真实,真实地活着、真实地呼吸着、真实地存在着,呼吸、心跳、血液、汗水……每一个细节都真实得让人沉醉。他是蓝礼还是保罗,这又有什么重要呢?重要的是,在这一刻,他可以清晰地触摸到岩石的颗粒、感受到风声的肆虐、呼吸到夹杂着水汽和苔藓气息的空气。

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就勾勒起来,他想要畅快地大喊一声,将胸口的浊气全部宣泄出来,可是,抬起头,看到头顶上的距离,他距离悬崖顶部至剩下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隐约可以看见之前那个中年男人悬挂着双腿坐在悬崖边上,风声送来那断断续续哼唱民谣的声音,惬意而悠闲,世界仿佛就在他的脚下。

亢奋重新回到了血液之中,注意力再次集中,左手抓了抓紧,右手放进腰后的口袋里抓了抓防滑粉,掌心和指尖的汗水顿时消失,然后沿着刚才那条裂缝,缓缓地往上摸索着,不断尝试着切口,试图寻找出一个适合手指发力的位置。

这一片的悬崖十分平缓,几乎没有太多的石块凸起,大部分都是砂石,不仅没有借力点,而且砂石太过松散,容易打滑,所以十分危险。幸运的是,侧边的这条裂缝提供了借力点,但还是需要再三地谨慎。

右手完全舒展开来,手肘微微弯曲,留下了一点点发力的空间,确认好位置之后,开始寻找着左手的借力点。可是,找了一个遍,平滑的墙面上都让他无功而返,小石头的凸起着实十分多,但即使是脚尖借力都太过困难,更不要说手指了。

耐心地寻找了好几遍,确认没有其他途径之后,他深呼吸了一下,让浮躁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显然他还是经验不足,在上来的过程中,挑选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或者说艰险的道路,但这本身也是徒手攀岩的魅力之一,所有的未知都在等待着自己的探索,只有遇到了之后,才能够明白大自然的原貌。

当机立断,他决定继续沿着这条缝隙攀爬,这对于重心和平衡的把握提出了严苛的要求,但却是通往悬崖顶端的唯一通道。

左手也开始重复刚才右手的工作,仔细探索了一番,最后在右手下方找到了一个稳定的位置,由于双手都放在了一起,这对发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不能太贪心,每次前进一点点,保持稳步上升。

左手渗出了一些汗水,放进口袋里捻了捻防滑粉,然后掌心也捏了捏,重新塞进了缝隙里,确认两只手的发力点之后,双手猛地用力,整个人再次腾空起来,不过这一次双脚没有着急着离开墙面,而是踩着砂石一点一点地往上攀爬,丹田提气之后感觉到了那种身轻如燕的状态,原本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还是成功地再次上前了一大步。

没有时间欣喜,右手再次放进口袋里抓了抓防滑粉,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枯燥无味的过程却让神经完全紧绷起来。

肆虐的狂风从手臂、胸前、双腿之间呼啸而过,仿佛随时都可以把他直接吹走,然后狠狠地砸到地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半空中,仅仅只是依靠着双手的力量抓住一条缝隙来控制身体,脚掌底下的砂石不断持续地在松动掉落;咆哮的波涛声响和凄厉的老鹰鸣叫越发反衬出大自然的寂静空旷,他知道下方和上方都有同伴们,但此时此刻,这就是一个人的战斗。

枯燥?他一点都不枯燥,完全进入了忘我状态,所有纷杂的思绪都微不足道,只剩下眼前这面光滑如镜的悬崖峭壁。

吸气,提身,腾空。

他再次往上攀爬起来,可就在此时,左手抓住的缝隙岩石突然发出了一声脆响,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左手就抓住了一块碎石片松了下来,由于双手发力到了极致,左手顺着惯性就往后飞了出去,右手的指尖可以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指尖狠狠发力,愣是把下坠的身体停顿了一会,肩膀可以感受到剧烈的重力在拉扯,双脚连忙开始踩着墙面利用摩擦力停止下来,但瞬息万变的情况下,脚尖微微一泄劲,大脑立刻就意识到,他估算错了空间感,一阵狂风吹来,他距离墙面还有不到一根发丝的距离,然后脚尖就发力,结果就是……踩空了。

呼。

整个人就猛地往下坠,地心引力的强大拉扯力量根本停不下来,然后右手指尖感受到巨大的撕扯疼痛,即使如此,依旧没有能够拉住,因为已经失去了发力的空间,于是整个人就这样……掉落了下去。

自由落体的力量让心脏忽的一下就往上冲,狠狠地撞到胸腔里,紧接着腰际的绳索就狠狠地往上拉,强有力地阻止了继续下坠的势头,澎湃的力量几乎就要把身体拦腰折断,五脏六腑都翻滚起来,胃部被紧紧地勒住,翻滚的酸水差一点就要吐出来。

安全绳索救了他一命,但如果是真正的徒手攀岩,他今天就葬送在这里了。这可比”活埋“里保罗的处境要糟糕多了,他甚至来不及害怕,一切就已经结束了,更不要说躺在那里悔恨、害怕、恐惧和绝望。不管是保罗还是蓝礼,在这一刻,他都应该庆幸:他还活着,他还有资格去后悔、去挑战、去碰撞。

他就这样放松四肢悬挂在半空,没有着急重新控制身体,放任地心引力拉扯着四肢往下掉,浑身的力气都撤掉,血液开始往大脑流窜。他觉得这有点好笑,于是,他就笑出了声。

“伙计,没事吧?”

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关切的声音,蓝礼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没事,我还不想死,所以保护措施做的足够到位。”

那自嘲的话语让对方沉沉地笑了起来,而后,蓝礼双手重新抓住绳索,将身体的控制权拿回来,轻轻荡了荡,脚尖勾出了一块石头凸起,看起来像是之前用手抓住的支撑点,然后将身体平稳了下来。

此时,他才有时间去打量同样在攀登的伙伴,不过,不是刚才那个中年男子,而是一个和蓝礼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家伙,“霍尔?”对方率先惊呼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