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244 神奇之旅

1244 神奇之旅

“最佳音乐剧男主角的得主是……蓝礼-霍尔,’悲惨世界’。”

马修-沃楚斯的声音通过话筒的扩音效果,在整个英国皇家大剧院荡漾了起来,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在每一位观众的耳边炸响:历史,就这样诞生了。

准确来说,这不仅不是一个意外,甚至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的结果。

去年,约翰-科德版“悲惨世界”在阿尔梅达剧院正式首演之后,蓝礼的表演就受到了狂热的赞誉浪潮,以横扫千军的姿态在整个伦敦西区浩浩荡荡地蔓延了开来。

在这个实力为王的圈子里,这位年轻的演员打破了年龄的桎梏,在戏剧之中诠释出了冉-阿让漫长一生的颠沛流离和波澜壮阔,并且在现实之中挣脱了偏见的枷锁成功地赢得了业内人士的一片好评。一切都是关于表演的,也只是关于表演的。

从去年到今年,蓝礼的绝对实力可谓是一骑绝尘、无人能及,甚至还强势地席卷了全球各地,即使是迈克尔-鲍尔,在蓝礼的强大声势面前也甘拜下风,除了年龄之外,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蓝礼在奥利弗奖之上的登顶。

但考虑到蓝礼的年轻,人们还是难免保持着一些迟疑的态度。

即使赞誉再癫狂,即使追捧再炙热,即使实力再出众,归根结底,蓝礼终究只有二十三岁。属于蓝礼的演艺生涯还无比漫长,即使蓝礼在四十岁就选择了告别舞台和屏幕,那么他的艺术生涯现在也才刚刚起步而已。

表演与其他艺术一样,讲究着天赋,年纪轻轻就展现耀眼光芒,“出名要趁早”,这并不是一句虚言;但更讲究沉淀,岁月的打磨、经历的沉淀、经验的雕刻,往往能够赋予艺术更丰富的层次。历史上,年少成名的马龙-白兰度和朱迪-福斯特备受赞誉,但更多还是陈酿香醇的杰克-尼科尔森和梅丽尔-斯特里普。

可是,历史之所以被称为历史,意义就在于颠覆和改变;奇迹之所以被成为奇迹,意义就在于创造和开拓。

今晚,一切预言成真了!

在自己二十三岁零一百五十九天的时候,蓝礼-霍尔收获了自己的第一座奥利弗奖,尽管这还不是EGOT,却也已经足以震撼,他也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在三十岁之前就完成了横跨戏剧、音乐、电影和电视领域全面得奖的演员!

放之全球范围之内,蓝礼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历史。

仅仅在英国本土,“爱疯了”斩获英国学院奖,“悲惨世界”登顶奥利弗奖,双双登顶电影和戏剧最高奖项,蓝礼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历史上完成如此壮举最年轻的演员,不分男女。

另外,“堂吉诃德”在去年的全英音乐奖之上也收获颇丰,最佳男歌手和最佳英国专辑两座奖杯,嘉奖了他在音乐方面的成就。换而言之,虽然不是EGOT,但蓝礼也在英国实现了自己的全满贯。

以二十三岁之姿,完成其上的任何一项成就,势必都值得大肆庆祝,而蓝礼却成功地完成了大包大揽的横扫!任何语言、任何赞叹、任何形容都显得黯然失色,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壮举,甚至可能是后无来者的奇迹。

最重要的是,在最保守最严格最专业最苛刻的戏剧领域,伦敦戏剧协会却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大胆和果敢、专业和投入,值得所有艺术从业者们起立鼓掌。

也许有人反对,也许有人质疑,也许有人吐槽,也许有人厌恶,但没有人可以否认,历史的前进车轮已经不可阻挡,他们正在见证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启。

卢克-崔德威称雄最佳戏剧男主角、汤姆-霍兰德收获最佳音乐剧男配角,现在,蓝礼-霍尔也成功摘下最佳音乐巨额男主角,三位年轻演员的胜利,标志着西区真正地向年轻一代敞开了大门!再次展现出了戏剧行业无与伦比的魄力!

观众席之中的约翰-科德第一个就站立了起来,以炙热而响亮的掌声,送上了最真诚的祝福和最崇高的敬意。

作为“悲惨世界”的导演,约翰一直相信着,这座奖杯是蓝礼实至名归的奖赏;而作为蓝礼的导演,约翰始终坚信着,蓝礼就是天生属于舞台的,站在舞台之上、站在镜头之前,他的眼神都变得截然不同起来,他无法想象,缺少了蓝礼的表演世界将会失去多少色彩。

这一切都是蓝礼应得的。

约翰的起立鼓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几乎是同时同步,英国皇家大剧院之中的嘉宾观众们全部都陆陆续续起立,不约而同地送上了最热忱也最真挚的掌声,雷鸣般的声响在剧院之中激荡出一波又一波的回音,重叠在一起之后,音浪和能量居然又更上一层楼,整个剧院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即使是威尔-扬、汤姆-钱伯斯、迈克尔-鲍尔也不例外。

因为蓝礼创造了历史!更因为蓝礼折服了众人!

全场肃然起敬,只有掌声,没有杂音,作为戏剧舞台标志性的“掌声时刻”,在这一刻更是发扬光大,轰轰烈烈的声浪层层叠叠地不断攀升,正当人们以为达到高/潮的时候,丹田深处居然又一次爆发出匪夷所思的能量,将这股浪潮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

气势磅礴的震撼,www.00kxs.com让每一个独立个体都变得无比渺小起来,那股恢弘和壮阔穿透了剧院的石墙,如同涟漪一般,一圈一圈地激荡出了难以想象的深远影响。

……

汤姆-霍兰德也终于回过神来,跟着站立了起来,又哭又笑地,眼泪和笑容双双绽放,将自己的奖杯放在了座位之上,用力地拍打着双手,如同海豹一般,激动地鼓掌着,泪眼朦胧地朝着蓝礼投去了仰慕而敬佩的目光,满心欢喜。

他所担心的情况终究没有发生。

万众瞩目之中,蓝礼迈开了脚步,拾阶而上,朝着马修走了过去。

马修主动送上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轻轻地拍打着蓝礼的后背,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在见证历史的时刻,他作为颁奖嘉宾,揭晓了得奖结果,并且亲手授予了奖杯,成为了史册之中的重要注脚,这确实是一份荣幸。

蓝礼眼底的笑容翻涌起来,谦逊而礼貌地说道,“谢谢。我会永远铭记这一刻的。”

投桃报李的回答,让马修欢快地大笑了起来;而后,转过身,从司仪手中接过了奖杯,马修亲自交递给了蓝礼,这才正式完成了颁奖流程,马修退后了两步,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将这片舞台交给蓝礼。

低下头,那座奖杯就进入了眼帘。

这是一个面具式的奖杯,由著名雕像大师哈利-弗兰切蒂(Harry-Frai)根据劳伦斯-奥利弗在1937年版的“亨利五世”之中的装扮为原型设计打造,呈现出了一名历史厚重的国王,也呈现出了一位名垂千古的演员,更重要的是,呈现出了一段源远流长的传承。

沉甸甸的分量,比想象之中压手,透过手掌心,清晰地传递到了胸膛之上,准确地感受到心脏跳动的频率和节奏,噗通,噗通,仿佛血液再次开始翻滚沸腾起来,脑海之中不由就想起了在阿尔梅达剧院演出的那些岁月。

原本因为汤姆而放松下来的心神,重新变得感慨万千起来。

那些全神贯注投入表演的日子,那些挥洒汗水忘乎所以的时刻,有喜悦,有悲伤,有愤怒,有痛苦,有欢喜,有疲惫……但所有的所有都凝聚成为了舞台之上的幸福和满足,充盈着整个胸腔,尽情而肆意地喷薄而出。

他几乎就要忘记了,表演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经过“悲惨世界”的冗长考验,经过“地心引力”的自我透支,经过“醉乡民谣”的无法自拔,蓝礼迎来了倦怠期,身心俱疲的困顿和沉重,如同捆绑在脚踝之上的枷锁,沉甸甸地撞击而至,彻底拖垮了所有的坚持和努力。

在这个漫长假期之中,一丝/欲/望和冲动都提不起来,只是想要完全远离舞台、远离表演、远离镁光灯、远离喧闹、远离人群,张开双臂在苍穹之中自由翱翔。即使是不久之前的红地毯之上,依旧心如止水、古井无波,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动静。

一直到此时此刻。

掌心的重量缓缓地、缓缓地往下拉拽,肩膀之上可以感受到那股压迫感,内心深处的渴望正在重新苏醒,脑海之中涌动的记忆碎片,不是那些收获的时刻,不是掌声也不是奖项;而是那些辛苦的时刻,那些痛苦到几乎想要放弃、挣扎到几乎想要逃跑的片段。

为了体验活埋的经历,将自己封锁在棺材之中;为了唤醒绝望的记忆,模糊了上一世和这一世的界限;为了感受孤独的恐惧,独自一人受困在灯箱之中……

那些为了表演而疯狂、为了表演而炙热的岁月,色彩是如此鲜艳而明亮,大片大片的红色和黄色,大片大片的绿色和蓝色,浓妆艳抹地点亮了他的人生。

也许,他就是一个疯子,为了表演而存在的疯子,因为表演而闪耀的疯子。

汩汩沸腾的血液再次倾听到了灵魂深处的召唤。他知道,他是属于镜头和舞台的,刹那间,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