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386 所谓专业

1386 所谓专业

梅丽莎在紧张,紧张到几乎反胃的那种,她的眼神开始剧烈地震动着,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闪避蓝礼的视线,不要说对视了,就连沐浴在蓝礼的视线之中都是一种可怕的煎熬,内心深处那种落荒而逃的想法正在越来越强烈,一点一点吞噬着她的理智。

这场戏,所有重量都落在了安德鲁身上,他的局促、他的紧张、他的青涩,与后面故事形成了强烈反差,对于角色的塑造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但对于妮可来说,却没有太多难度,充满青春活力的甜蜜笑容就是她的招牌。内心深处,她也对安德鲁留下了印象,尽管还没有到喜欢的程度,不过她也十分乐意与安德鲁出去,进一步了解彼此,终归,约会对于年轻人来说着实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妮可是相对轻松的那一方,肌肉放松、表情放松、神态放松。她甚至还有精力捉弄了安m.00kxs.com德鲁一把。

现在,梅丽莎却无法轻松下来,紧张得就好像是发条娃娃已经上到了极致,发条几乎就要折断弹簧了,眼神和动作都僵硬得可怕,与妮可的状态相去甚远,就连一句最为简单的台词都说不出来,这是一场灾难。

可是,梅丽莎却无法控制自己,注视着眼前的蓝礼,她总是忍不住想起五天前的那场交锋。那种恐惧和后怕正在蚕食着她所有的注意力,就好像……就好像双脚踩在一枚地雷之上,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它爆炸,根本不敢轻易动弹。

达米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蓝礼可以感受到达米恩的挫败感——因为这场戏并不困难。

“达米恩,给我们一点空间。”蓝礼转过头,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和梅丽莎需要沟通一下这场戏如何拍摄,不需要太过紧张,只是需要一点点默契而已。”

达米恩终究还是年轻,难免有些浮躁。

更重要的是,“爆裂鼓手”本来就是一部无人问津的独立作品,现在却成为了整个北美万众瞩目的项目,因为蓝礼的加盟,昨天和今天的拍摄现场之外,都熙熙攘攘聚集了至少四十名记者,如此阵仗让人不由亢奋起来。

但亢奋过后呢?

压力就开始一点一点地侵袭而来。现在达米恩就渐渐地感受到了肩膀上的重担,又是青涩又是拘谨,不由就无所适从起来,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可能触动达米恩的敏/感神经。

“你确定?”达米恩的潜意识告诉他,不需要怀疑蓝礼的话语,但不由自主地,话语就这样脱口而出。

但蓝礼却毫不介意,微笑地点点头,“我确定。给我们十分钟。”

达米恩犹豫片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十分钟。”

剧组工作人员纷纷开始后退,清空出一个空间,留给蓝礼和梅丽莎展开交流,周围一时间就安静了下来。

梅丽莎深深地认为,她就要吐了,反胃的感觉正在越来越汹涌。

果然,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她就这样被留在了原地,和蓝礼独自面对面,这就好像把她和鲨鱼关在了同一个笼子里一般。这不公平!

她应该怎么办?

她还能怎么办?

“你知道演员到底意味着什么吗?”蓝礼开口了,梅丽莎不由愣了愣,眼底流露出了一抹迷茫:如此深奥的话题?没头没脑的?真是一个怪胎。

蓝礼捕捉到了梅丽莎眼底的错杂光芒,却毫不介意,嘴角的笑容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弧度,“演员就意味着,进入角色的世界之后,我们就必须暂时把个人世界留在镜头之外,全心全意地呈现出角色的人生。”

梅丽莎依旧一脸茫然,完全不知所云;又或者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她总觉得蓝礼即将发起惩戒,她失去了思考能力,注视着眼前的蓝礼,除了恐惧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不仅仅是独立电影,即使是爱情电影或者喜剧电影也是如此。”蓝礼眼底流淌过了一抹浅笑,如果是平常,他也不会和梅丽莎讨论这样的事情,因为梅丽莎看起来就不像是热衷于此的类型,但过去这几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已经影响到了“爆裂鼓手”的拍摄,所以他还是不得不主动发声。

“我的意思是,即使痛恨彼此,但是在角色需要的时候,还是必须表现出深深地坠入爱河的样子。不仅要让观众信服,还要让自己相信。这叫做表演,也叫做专业。”蓝礼更进一步地解释到。

对于外行人来说,演员工作似乎并不困难,只需要站在镜头面前,然后进行表演,这就是全部了,尤其是那些喜剧或者恐怖或者爱情电影,更是如此;但演员真正的职责却远远不止于此。

历史上最伟大也是最经典的作品之一,“乱世佳人”,如果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这部作品依旧是至今为止美国票房最高的作品——它的票房数据经过调整之后应该是十八亿美元,无人能及;电影之中,郝思嘉和白瑞德的惊世一吻,一直到七十年之后,依旧是大屏幕之上最经典的吻戏之一。

但事实上,在拍摄这场戏的时候,两位演员费雯-丽(Vivien-Leigh)和克拉克-盖博(Clark-Gable)却深深地憎恶着彼此。

对于费雯来说,她认为克拉克粗鲁低俗,而且脾气暴躁,无端耍大牌,在合作过程中,百般折磨她,即使她身体不适,依旧必须坚持辛苦的拍摄,几乎消耗了她所有精力,以至于出现了精神分裂的前兆,她甚至多次向制作人和导演抱怨,认为克拉克要折磨她致死。

对于克拉克来说,费雯却是一个自我为中心的女人。彼时,费雯和劳伦斯-奥利弗正在热烈之中,两个人难舍难分,于是劳伦斯干脆来到了剧组,整天缠/绵在一起,费雯绞尽脑汁想出各式各样的借口逃离剧组,与劳伦斯耳鬓厮磨。这对于克拉克来说简直是不可理喻的。

当时,克拉克已经是红遍全美的顶级巨星,而费雯仅仅是刚刚从英国漂洋过海前来美国发展的无名小卒。郝思嘉的角色前前后后有超过一千四百名女演员参与竞争,制片方还对女演员人选做出了民意测试,费雯只得到了区区两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克拉克心底就排斥与费雯的合作,百般挑剔;而费雯也拒绝妥协,更是得寸进尺地用劳伦斯来给剧组施压。两个人的的确确就是憎恨着彼此。

拍摄这场吻戏的时候,两名演员都十分不情愿,克拉克故意不断吸烟,因为费雯之前认为克拉克有口臭,向制作人抱怨;而作为报复,费雯则故意吃了一堆大蒜,这才投入拍摄。所以,这是一个香烟与大蒜混杂味道的吻。

但,这一个吻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地成为了影史经典。

这就是所谓的专业。

在拍摄过程中,不可能总是遇到自己合拍的对手戏演员,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需要和自己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任何想法的演员谈情说爱,并且表现出为对方沉沦的模样,说服观众相信整个故事和角色。

有人认为,这是虚伪,以至于认为演员都是带着面具的伪君子,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想法;但还有人则认为,这是表演,当演员真正进入角色的时候,与角色契合在一起,彻底忘却自己的喜好,他就将进入表演的另外一个层次——

这并不妨碍演员脱离角色之后,几乎讨厌对方。

蓝礼需要梅丽莎保持专业,因为对于他来说,对手戏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他可以完全进入状态,但他需要梅丽莎也暂时忘却那些烦恼,真正地进入角色。这不应该是一件难事,也不应该成为一个阻碍。

注视着眼前始终不曾开口的梅丽莎,蓝礼微不可见地闪烁了一下,滑过了一丝无奈,他没有足够的耐心继续纠缠下去,因为纠正梅丽莎的表演,这不是他的工作。

“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决定暂时不要追究这件事,专心投入作品的拍摄之中。不要让我后悔我的决定,更不要让我现在改变主意。”蓝礼没有再多说什么,点到为止,而后就转过身,离开了电影院的售票柜台,将空间留给了梅丽莎。

这一句话应该就已经足够了。

梅丽莎不是一个聪明人,却也不是一个笨蛋。

她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相信地看向了蓝礼:她就知道,他始终还铭记着,他还在试图威胁她,她知道,她就知道!

可是,她还能怎么办呢?

梅丽莎相信蓝礼的能力,如果蓝礼现在临场更换掉她,这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正是这种恐慌让她失去了分寸,始终无法安定下来,投入表演。那么现在呢?蓝礼证实了她的想法,她的担忧成真了,那么她应该如何选择?

干脆就转身走人?

不,不能,她花费了多少心思多少努力都争取到了这次机会,她绝对不能轻易松手!她绝对不能缴械投降!

握拳,再握拳,梅丽莎强迫自己挺直了腰杆,尽管内心深处依旧没有底气,但她还是会持续奋斗下去。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这仅仅只是她进入好莱坞之后的第一个门槛而已,她必须坚持下去!

既然开始了,那么就要走到底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