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392 细如发丝

1392 细如发丝

安德鲁的嘴角正在轻轻上扬,他很努力地掩饰自己的得意和亢奋,但十九岁的青涩依旧让微微抿起的嘴角无所遁形,那种雀跃那种激动那种青春少年正当时的朝气,在眉宇之间舒展了开来,仿佛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坐在了架子鼓面前,安德鲁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关注视线,但紧张的情绪却已经不翼而飞,他相信着自己是特殊的,他相信着弗莱彻看到了自己的天赋,他相信着自己能够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他相信自己就是天才!注定将要闪耀舞台!

此刻,就是他的发光瞬间。他甚至可以想象自己表演结束之后闪耀全场、掌声雷动的画面。

“很好,帮派们,’鞭打’。”弗莱彻走进了教室里,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松弛放松的姿态,示意了一下大家,而后朝着安德鲁投去了视线,“节奏放慢点,好吗?内曼?尽力就好。”他的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与刚才那个恶魔般的形象相去甚远,如沐春/风,展现出了父亲般的慈祥,似乎他对于安德鲁就是另眼相看。

安德鲁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微微有些羞涩,努力地试图表达自己的谦虚,但眼底深处的骄傲与得意还是无法抑制地翻涌起来。

但随即,安德鲁还是抓住了鼓槌,做好了准备姿势,他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弗莱彻确定他的准备完毕之后,这才收回视线,正式说道,“开始。”

所以,他的确是特别的。

“五六七……走。”

弗莱彻的一声令下,安德鲁收回了所有的注意力,开始击打鼓点,刚刚开始的部分并不是太困难,安德鲁无意识地在喉头深处喃喃自语地数着拍子,“2-3-2”,手部肌肉稍稍有些紧绷,节奏感也就比较干脆,稳稳当当地踩着拍子。

整个节奏均匀而稳定,严格按照曲谱完成,如此一来,就缺少了一点个人特色和风格,也缺少了一些情感注入和演绎,可以说是中规中矩,更加接近于教学模板的演奏方式。但安德鲁却丝毫不敢放松,在最开始的时候,确保自己的节奏准确,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不经意间,耳边就传来了弗莱彻的声音,“这里打一点过鼓”。

字面意义来理解,这句话就是“加花填充”,意思就是,在过门的时候,架子鼓节奏加个花儿,不要死板地坚守节奏形态,赋予表演更多的技巧和情感,而不是冷冰冰的乐符旋律,直观一点理解就是注入个人特色,而不是规规矩矩的基础演奏。

安德鲁视线余光轻轻一瞥,然后就看到了弗莱彻的动作,示意他在这里加一点点花样。这让安德鲁回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在下课之后的练习室里独自反复练习,却意外遇到了弗莱彻,当时弗莱彻没有多说什么,却点点头给予了肯定。

还有刚才休息时间弗莱彻的那些鼓励话语。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天赋和才华才是弗莱彻最为看重的?属于他自己的特点和色彩才是弗莱彻选择自己的原因?

安德鲁的信心不由上涨。手腕动作和手指抖动都稍稍加了一些机灵的变化,稳定的节00kxs.com奏顿时就开始变得跃动起来。

他抬起头,用视线余光看了看弗莱彻,就如同正在寻求主人关注的犬类动物一般,隐隐还是带着一丝不确定。

弗莱彻用右手支撑住自己的左手,左手托腮,脑袋轻轻打着节拍,似乎正在享受着这一次的演奏,舒展开来的眉宇和上扬起来的嘴角都显得无比放松,就好像普通观众倾听爵士演奏一般,真正地沉浸其中自由徜徉。

弗莱彻的反应,让安德鲁得到了极大的鼓舞。

于是,安德鲁使出了浑身解数,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花招都使了出来,完完全全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绽放舞台,因为肌肉太过发力,以至于肩膀和上半身也都跟着晃动起来,就好像整个人都沉浸在爵士乐的海洋之中,那种如鱼得水、浑然天成、融为一体的滋味产生了一种错觉:乐符就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错觉。

在这一刻,安德鲁就觉得自己是主宰乐符的上帝!

弗莱彻大大地摊开了双手,连连惊叹到,“这简直是巴迪-瑞奇化身啊!”

安德鲁嘴角的笑容不由就上扬了起来,他是巴迪-瑞奇!他就是巴迪-瑞奇!年轻气盛的勃勃生机如同早晨十点的金色阳光,灼热耀眼、光彩夺目,就连阿波罗都黯然失色,那股得意和骄傲在眉宇之间徐徐地漾了开来,但他还是告诉自己:谦虚,我必须保持谦虚。

于是,安德鲁努力地收敛起自己的笑容,再次专心致志地投入演奏之中,越来越卖力,也越来越花哨,使出浑身解数来展示自己,仿佛这就是他的个人演奏会,其他乐队的队友们似乎都沦为了背景,衬托着他的闪耀光辉。

但弗莱彻的笑容却在嘴边停顿住了,突然之间就抬起了右手,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掐断了整个乐队的演出,只有安德鲁的鼓点依旧在响着,仅仅只是慢了半拍,安德鲁也暂停了演奏,不解地看向了弗莱彻。

弗莱彻用力地抿起了嘴角,似乎正在认真思考,然后语气温和、态度友善地指点到,“刚刚那儿有一点问题。重新回到十七小节。”

十七小节?安德鲁不明所以,他的演奏难道不是得到了赞美和认同吗?

随后,弗莱彻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指挥席,抬起了右手,扫视了一下全场,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安德鲁的身上,“准备。五六七……走。”

安德鲁再次投入演奏。

他的上半身一直在隐隐用力,似乎只需要肌肉再用力一些,就能够把刚刚的“问题”纠正过来;但内心深处,他却有些不太确定,因为他根本听不出来问题在哪儿。于是,他的视线牢牢地锁定住了弗莱彻的身影:难道是刚才的花样太多了?还是刚才的力道不够准确?

可以明显地看到安德鲁的击打动作稍稍有些僵硬,控制力变得微弱起来,但他正在努力地做出调整,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修正。

但弗莱彻脸上的笑容却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然后,他再次握紧了右拳,中断了演奏。

弗莱彻将右手掐成了兰花指,仿佛用三个手指头掐住了无形的节拍一般,表情略显严肃,迟疑了片刻,语气依旧温和,循循善诱地说道,“和我的节奏不太契合。”

安德鲁微微愣了愣,得意和骄傲悄然地消失在了瞳孔深处,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和困惑:“我的节奏”?弗莱彻的节奏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应该怎么契合弗莱彻的节奏?

弗莱彻没有停顿,接着说道,“再来一次。五六七……走。”

安德鲁不得不收回自己的思绪,全神贯注,所有注意力都全部集中了起来,再次敲击着架子鼓,但第一个四拍都还没有结束,弗莱彻就再次握紧了右拳,中断了演奏,不知不觉中,弗莱彻的脚步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前迫近。

“第十八小节的第一拍把重音踩出来(Dow-On-18)。”弗莱彻手把手地进行传授,“再来一次。五六七……走!”

安德鲁有些无所适从,一些些害羞,一些些窘迫,一些些狼狈,但他还是假装满不在乎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而后就再次开始演奏了起来。

这次演奏完了第一个四拍,但弗莱彻却第一时间就开始摇头了,连连摇头,当第二个四拍刚刚开始的时候,弗莱彻就再次握紧了拳头,中断了演奏,“第十七小节,第四拍的第三个十六分音符(Bar-17,the-AND-of-4)。”

用英语细分四分音符拍子是十分有讲究的,“1-A-AND-D,2-A-AND-D,3-A-AND-D,4-A-AND-D”,其实就是把一拍分成了四个小点,每一个音节分别代表一个四分音符,如果放在完整的四节拍之中,那么每一个音符就是一个十六分音符。

在弗莱彻的话语之中,特指了第四个节拍的“AND”音节,也就是第四拍之中的第三个十六分音符,意思就是,这一个音符的节拍慢了。

之前提及过,“鞭打”这首曲子是七拍节奏,所以每一个节拍之中的排列组合都是不同的,两拍三拍两拍的循环排列组合,细分到一个十六分音符之后,节奏的控制都变得无比细腻起来。可以形象地形容为:

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空隙差别。

弗莱彻的话语让安德鲁更加紧张了起来,眉头无意识地微微紧蹙,脑海之中正在不断回响着无数个问号:

第四拍的第三个十六分音符到底应该踩在什么点子上?更紧凑?还是更拖沓?等等,刚刚弗莱彻不是称赞自己是巴迪-瑞奇吗?那么现在又到底出了什么差错?糟糕,在乐队其他成员的面前出糗了,就好像刚才的首席长号一样,他不会也那样吧?

“五六七,走!”

弗莱彻再次发号施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