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444 怦然心动

1444 怦然心动

风声,猎猎作响;夕阳,熊熊燃烧;气息,萦绕鼻翼。

耳膜之上清晰地传来了心脏撞击胸膛的声响,噗通,噗通,似乎每一次撞击都让指尖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血液之中清晰地流淌着多巴胺涌动的节奏,咕噜,咕噜,不知不觉地皮肤就开始微微发烫起来。

蓝礼注视着鲁妮。

鲁妮注视着蓝礼。

嘴角依旧保持着上扬的弧度,却正在一点一点平复下来,因为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了彼此的眸子之上,那清澈的瞳孔倒映着夕阳的璀璨和绚丽,本来的色彩正在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金色,朦朦胧胧地勾勒出五官的印记和脸庞的轮廓。

突然之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彼此,感受着夕阳的温度在眼波流转之间氤氲开来,缓缓地,属于彼此的气息就开始在鼻翼底下萦绕涌动,如同晨曦之下缭绕的薄雾,若有似无、神秘莫测,却顺着毛孔一点一点地钻入血管之中,然后就开始慢慢地沉醉其中。

那股隐藏着荷尔蒙味道的气息徐徐地将两个人牵引过来,朝着彼此汇合。

当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嘴角的笑容就再次上扬起来,他的弧度映照着她的弧度,相似的曲线勾勒出相似的悸动和浪漫。

刹那间,恢弘夕阳就在两张脸孔之间绽放开来,然后伴随着两个身影的靠近而渐渐消失,越来越少、越来越暗、越来越浅,最终,彻底消失,光影勾勒出两个脑袋紧紧贴在一起的轮廓。

轻轻的一个碰触。

然后,唇瓣就分了开来,有些羞涩,有些笨拙,有些谨慎,还有些雀跃,夕阳再次穿过两张唇瓣的缝隙,耀眼地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隐隐约约地看到嘴角的弧度肆意而张扬地上扬起来,泄露了内心深处的甜蜜和喜悦。

而后,再次靠近彼此,唇瓣找到了唇瓣,密不可分地纠缠起来,介于彼此之间的夕阳光芒就这样彻底消失,一丝一毫的缝隙都没有留下,只剩下光影之中的一个剪影,仿佛可以捕捉到气息缠绕的紧密与贴切,还可以捕捉到皮肤靠近的滚烫与炙热。

就这样,怦然心动。

久久地,就这样久久地,一直到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两个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彼此,额头抵住额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经意间,视线就这样交集在了一起,眼底的笑意开始汹涌地翻滚起来。

“所以,你现在还在想着胡桃夹子吗?”蓝礼轻声问到。

“那么,你现在还在想着费比斯博士吗?”鲁妮也轻声问到。

然后,鲁妮就看到了蓝礼流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她不由就轻轻咬住了下唇,但忍不住的笑意还是上扬了起来,“你现在是需要思考吗?”

“嗯。”蓝礼没有否认,顿时就让鲁妮无可奈何地轻笑了起来,但真正无语的部分还在后面,“是的,我正在想着费比斯博士,你知道,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电影……”

不知不觉,鲁妮和蓝礼就这样缓缓分开了彼此,重新坐直身体,面对面地注视着彼此,越来越绚烂、越来越瑰丽、越来越浓烈的夕阳完全笼罩住了两个人,在哈德逊河岸边上构建出了一个属于他们的世界。

鲁妮微蹙起了眉头,又是诧异又是好奇,“你在高中时候是什么样的?你是不是超级搞笑?又或者是超级活泼?再不然就是天才型的学霸?还是和现在一样,都是这样……令人难以捉摸?”

“你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吧?”蓝礼笑盈盈地说道,“是不是一个书呆子?”

“这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鲁妮立刻举起了双手做出投降状,但忍不住的笑容却已经泄露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蓝礼认真回忆了一下,“不,我高中时候和现在也差不多。事实上,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好像X教授一般,默默地站在背后,控制全场。如果你询问马修的话,他应该说用’邪恶’来形容。”

“邪恶?我以为万磁王才是邪恶的。”鲁妮居然也认真地讨论了起来,“但……啊,我明白了,就好像现在一样。上帝,你真的是X教授!”

“等等,这句话为什么有点不太对劲,我现在还没有光头,好吗?而且,我们家族也没有发际线的烦恼,不用担心我的头发会像威廉那样掉光。”蓝礼的解释让鲁妮狂笑不已,根本停不下来,这让蓝礼也有些无奈,“有机会的话,我可以介绍亚瑟给你认识,你就知道了,我们真的不需要担心头发的问题。”

“亚瑟?”鲁妮好奇地询问到。

“亚瑟-霍尔。”蓝礼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鲁妮顿时就品味出了细细的差别来:蓝礼没有提起乔治,而是提起亚瑟。论起遗传基因,显然父亲才是更加合适的比喻,但显然,蓝礼避开了乔治。

不过,鲁妮不打算询问,因为她自己就感同身受,在玛拉家族内部,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仅仅只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头疼,如果有人询问她,她也不太愿意回答。

反而是蓝礼主动说起,“如果你好奇霍尔家的事情,你可以提问。”

鲁妮眉尾轻轻一扬,流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

蓝礼接着说道,“但我不见得每个问题都会回答。”

“哈哈。”鲁妮欢快地大笑了起来,“我喜欢这个回答,也许,下一次我会借用。”

“希望不是这个问题。”蓝礼顺势接过话题,“你在高中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呢?”

“嗯……”鲁妮的五官完全挤了起来,然后用力咬住了下唇。“你确定我不能借用一下你刚才的回答方式吗?”

蓝礼摇摇头表示了否定,然后兴致勃勃地询问到,“你是不是被评选为最冷漠?最高傲?还是最难以相处?”

“所以,这就是你眼中的我?”鲁妮恍然大悟地收着下颌,同时还故意开始磨牙,做出了威胁的表情,但很快就破功了,认真地回忆起来,“我被评选为最引人注目的。”

“听起来不像你。”蓝礼有些困惑。

鲁妮自己也笑了起来,“的确,不太像我。那时候叛逆期,我总觉得家人不理解我,我处于一个漫长的低潮期,然后就开始了哥特装扮,然后我还烫了一个夸张的发型,就为了气凯特,故意让她在她男朋友面前出糗。”

凯特-玛拉(Kate-Mara),鲁妮的亲姐姐,同样是一名演员。出演过“断背山”、“火星救援”、“神奇四侠2015”、“钢铁侠2”、“127小时”、“纸牌屋”等多部作品。

“哥特?”蓝礼认真想了想,“‘www.00ks.org龙纹身的女孩’那样?”

“是,就是那样,没有那么夸张,但妆容确实就是那样。”鲁妮连连点头,“其实,大卫就是看到了我以前高中时期的照片,这才决定与我合作’龙纹身的女孩’,他认为,我的骨子里就有那种叛逆的气质。”

“即使没有看到你高中时期的照片,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蓝礼轻轻颌首说道。

鲁妮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蓝礼的表情与神色,“不,不不,你现在正在拿我开玩笑,你的眼神看起来不太对。”

蓝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鲁妮。

鲁妮的脸颊不由就微微发烫起来,狼狈不堪地垂下眼帘之后,依旧没有办法完全摆脱,最后干脆就闭上了眼睛,“上帝,蓝礼,你知道吗?你这样注视着别人,真的很容易让人紧张。”

“我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这样告诉过我。”突然,蓝礼的低沉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把鲁妮吓了一大跳,但惊呼声还没有来得及呼喊出来,唇瓣之上就再次印下了一个轻柔而滚烫的吻,鲁妮不由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细细地、细细地沉浸其中。

一直到唇瓣离开之后。

鲁妮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一眼看到了蓝礼那双盛满了夕阳的眸子,近在咫尺,她的慌张她的羞涩她的窘迫她的悸动她的欢快她的幸福她的喜悦,全部的全部都倒映在了那清澈见底的瞳孔之中,不由自主地,脸颊就飞上了两团红晕,又羞又恼。

鲁妮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垂下了视线,掩饰着自己的狼狈,将脑袋埋在了蓝礼的肩窝里,脸颊可以感受到那滚烫滚烫的温度,让她的心跳再次慌乱起来。

可是,她却舍不得离开,只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那种淡淡的木质香气在鼻翼底下萦绕,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开始欢呼起来,似乎就连夕阳的恢弘都变得黯然失色起来。

鲁妮不由轻轻咬了咬舌尖,那股酥麻的感觉却依旧没有能够让雀跃的心跳平复下来,她知道,这一次,她栽了,就这样栽在了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里,束手就擒、缴械投降,输得彻彻底底,毫无保留地深陷其中,甚至比自己预料之中还要更加深沉。

在意识到之前,就已经无法自拔。

但,她不后悔,她也不在乎,因为她知道,这就是她所渴望的。

悄悄地抬起下巴来,鲁妮就这样注视着蓝礼的侧脸,凑到了那红润的嘴角边上,轻轻印下了一个吻。

一个,然后再一个、又一个,如同小鸡啄米一般,一点一点地靠近着探索着,但男人却没有给她太多机会,抬起右手,重重地摁住了她的后脑勺,紧接着,一个浅吻就变得深一些,再深一些,更深一些,最后再也无法分开。

漫天夕阳在缓缓燃烧着,潺潺流水在静静流淌着,呼吸纠缠、十指交缠之间的亲密正在一点一点地探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