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558 恭贺新禧

1558 恭贺新禧

阿尔伯塔省坐落于加拿大的西南角落,与美国的蒙大拿接壤,是加拿大的草原三省之一,赫赫有名的班夫国家公园、贾斯珀国家公司等四个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的世界自然遗产地就坐落于此,恢弘壮阔的落基山脉横穿过整个省份,美不胜收的自然风光成为了一张天然明信片,一年四季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景,吸引着全世界各地的游客抵达这里。

无疑,这是加拿大的一张名片。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税收最低的省份之一,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貌景观,这吸引了大量好莱坞剧组专程前来此处完成拍摄工作,借此来降低电影成本。在这之中,包括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与狼共舞”、成/龙进军好莱坞的作品“上/海正午”、李/安执导的“断背山”等等,全部都选择了这里作为拍摄基地。

得益于出色的地理条件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农业和畜牧业格外发达;同时,这里的教育水平遥遥领先,尤其是高等教育人群的比例位居加拿大第一,现在阿尔伯塔省正在成为加拿大最为富裕也最为年轻的一个省份,就如同美国的马萨诸塞州和纽约州的结合体一般。

“星际穿越”选择了阿尔伯塔省作为拍摄基地,除了税收优惠之外,最重要的还是看重了这片土地的独特地貌,克里斯托弗-诺兰希望在这里拍摄故事之中地球的景观——那是遥远未来之后饱受摧残的地球,不是世界末日,却是残破荒芜,符合如此要求的地点着实不多。

最终,剧组选择了阿尔伯塔省的最大城市卡尔加里,在城市南部的奥克托克斯地区找到了理想中的拍摄场地,早在数个月之前就已经前来这里完成前期置业,等待开拍。

结束宣传期之后,www.00ks.net蓝礼就抵达了卡尔加里。

秋天的落基山脉有着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星星点点的黄色和红色在连绵不绝的翠绿之中铺陈开来,深蓝色、藏蓝色、天蓝色、湛蓝色、浅蓝色等淡雅的色彩一层一层地氤氲开来,或浓或淡地勾勒出那些鲜艳的颜料盘,辽阔的天空和广袤的大地让心胸彻底开阔起来。

不需要特别的停留,视线所及之处全部都是景色,让人忍不住想要张开双臂,翱翔在那一片宽广天地之中。

蓝礼想着,如果可以在这里踩着滑板,一路飞翔,就如同在这一片蓝色和绿色之中徜徉般,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呼啦啦”。

就在此时,一辆车子从眼前经过,扬起了泥土路之上的大片大片浅黄色烟尘,内森不由就剧烈咳嗽起来,打断了蓝礼脑海里的幻想画面,然后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明媚阳光的甜美声音,“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涌动的烟尘渐渐散去,若隐若现地勾勒出坐在副驾驶座里的那名年轻女子的面容轮廓——

肌肤胜雪、唇红齿白、明眸善睐、顾盼生辉,一头干练的深棕色短发在微风之中凌乱地飘散起来,她随意地抬起右手将遮挡住了视线的头发梳整到后面,嘴角的曼妙弧度就显现了出来,金色的光辉隐隐地落在红润的唇瓣之上,如同泛在湖面之上的粼光,白皙的脸庞瞬间就明亮起来。

“嘿,安妮。”蓝礼微笑地打起了招呼。

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安妮-海瑟薇。

这位新生代女演员凭借着“公主日记”而广为人知,而后通过“断背山”、“穿普拉达的女王”、“爱丽丝梦游仙境”等作品累积了深厚人气,渐渐在商业领域攀登高峰。

不仅如此,2008年的“蕾切尔的婚礼”之中,她奉献了细腻而压抑的表演,顺利赢得了自己第一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2012年的“悲惨世界”饰演芳汀一角,更是让她在今年年初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之上斩获最佳女配角小金人。

去年,安妮受邀出演“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之中的猫女,美/艳而高傲、狡黠而坚韧的表演再次为她赢得了诸多好感;今年,安妮再次接受了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邀请,出演“星际穿越”,她将饰演探险船员之一,与男主角库珀一起进行这场星际穿越,寻找适合人类生存的其他星球。

蓝礼和安妮在不同场合多次碰面过,不能算是至交好友,却也是相识相熟的普通朋友。

安妮也正在前往剧组拍摄基地的路上,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车子抛锚的蓝礼,于是就主动停下了车子,提供援手。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安妮的助理负责开车,于是她从副驾驶座转过身来,和蓝礼开始闲聊起来。

蓝礼耸了耸肩,摊开双手,“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只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的左前轮胎就陷入了沟壑里,再就是爆胎,然后引擎就熄火了。老实说,我不是专家,但我知道那辆车子正在抗议。”

坐在旁边的内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要说安妮了,就连蓝礼也注意到了,于是落落大方地说道,“具体情况,询问内森可能会比较清楚一些。”

安妮还以为刚刚开车的是内森,不由投去了礼貌的询问视线。

内森调整了一下坐姿,面对着安妮和蓝礼,絮絮叨叨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我正在开车,一切妥当;然后蓝礼表示,接下来电影拍摄期间,库珀需要在这条道路上不断来回,所以他最好提前熟悉一些道路,于是我们就交换了位置。”

“但他开着开着,方向盘就这样打歪了,然后就开到沟里去了,我也很无奈,我也很困惑。我下车检查,车子就莫名其妙熄火了,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内森的话语滔滔不绝,显然是有着无数怨念,但是,他又不敢向蓝礼抱怨,只能现在面对安妮大吐苦水。

整个过程都显得非常无解,内森简直是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蓝礼把他们两个人带沟里,然后只能停靠在路边,给剧组致电,等待工作人员过来接送,而后车子还需要送修——如果卡尔加里的租车行得知,租赁车子才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抛锚了,那些工作人员到底会是什么表情?

说完之后,内森偷偷地瞥了蓝礼一眼,低声嘟囔着,“难怪马修说,最好不要让你开车。”

蓝礼确实不常开车。

虽然美国是车轮上的国家,前往任何地方都是以自驾为主,平均每个人都拥有将近两辆车;但蓝礼的生活确实不太经常开车,工作期间全程都有司机,平时日常生活的话,要么选择滑板要么选择大众交通,再不然就是如同在英国一般,还是有司机陪伴。

事实上,蓝礼在纽约都没有自己的座驾。

尽管如此,蓝礼偶尔还是会选择自驾出行,虽然次数不多,但上路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蓝礼对于机械知之甚少,再加上方向感意识薄弱,跟着导航前行都能够走错路,如同鬼打墙一般不断绕路,不仅没有轻松简便,而且还更加耽误时间。

一般来说,外出的时候,马修都不会让蓝礼坐在方向盘的后面。

面对内森的吐槽,蓝礼也没有反驳,而是静静地投去了视线,慢慢地、慢慢地,内森的心底就开始不安起来——

他这样吐槽真的好吗?

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内森总是粗手粗脚,经常犯错;而且,他的反应速度也稍慢一些,需要更多时间进行消化和理解,这使得他总是战战兢兢,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自己犯错。后来,为蓝礼工作之后,得到了越来越多鼓励,他才渐渐放开了手脚,并且慢慢地显现出自己本来的性格。

可是,关键时刻,内森还是忍不住紧张:自己是不是得寸进尺了?自己是不是得意忘形了?自己是不是冒犯禁忌了?

说着说着,后面的话语就消失在了喉咙之中。

但下一秒,蓝礼就轻笑了起来,“你必须庆幸,旁边不是悬崖,否则现在就不是如此局面了。”

内森满头黑线。

安妮忍俊不禁。

蓝礼的思路果然异于常人。

紧接着蓝礼摊开双手坦然地承认了,“这确实不是我所擅长的领域,但我保证,我一直在努力。”

安妮也是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理解!你已经是一名如此优秀的演员了,如果还是一名超级优秀的驾驶员,那就太让人嫉妒了。”那表情着实太过认真严肃,喜感就这样油然而生,车厢之中就不由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显然,安妮也是一个幽默感十足的。

“对了,虽然我想已经无数人都说过了,但我还是必须表示,恭喜!”安妮忽然想起了什么,主动开口说道,却看到了蓝礼满脸困惑的表情,她不得不补充解释到,“电影的票房!恭喜票房取得了如此惊人的成绩,我必须承认,我专程前往电影院观看了两次,唯一的感觉就是:哇哦!”

蓝礼露出了礼貌得体的笑容,“谢谢。我会把这份称赞转述给阿方索的。他的作品能够得到大家认可,这着实再好不过了。”

如此回应,让安妮轻轻颌首,眼底流露出了微微的惊讶,但随即就化作了笑意,“我也是这样认为的。”